Hornbill Skyline 生 活, 爱 与 大 妈 犀鸟天地

 

生 活, 爱 与 大 妈
            

婆罗洲文化局第十八届征文比赛优胜作品.(1977年)

 
目录: (一) 生活 ----- 志群著 (二) 爱 ----- 苑菁著 (三) 大妈 ----- 凯 著

苑菁著
      离婚, 离婚, 躺在床上的李文美, 满脑子都是离婚这两个字.夜已深沉,伤 心欲绝的她, 泪已流尽, 只是躺在床上发呆. 虽然没有吃晚餐, 可是, 并没有 饿的感觉, 离婚这两个字已经烦扰了她一段日子, 她怕听这两个字, 更怕它成 为事实, 可是, 她却避不开, 摆不脱, 眼看它就将成为事实, 她实在不知道该 怎么办? 早上, 丈夫临出门时对她时的话竟然是那么绝情, 他说: "你再考虑一次, 如果你答应离婚, 我每月付瞻养费, 两个孩子归你抚养, 我也可以正式和白玲 结婚, 这样对彼此都有好处, 如果你不答应, 那你可别怪我, 我不再回到这个 家来, 也不再供给你们生活费, 你自己决定你要走那一条路." 选择----摆在眼前的只有两条路可走, 看来是非离婚不可的了, 两年的花 前月下, 五年的共同生活, 就这么结束了! 他, 竟然也不留恋过去, 孩子也不 要了, 男人, 难道是那么狠心? * * * 七年前, 她刚结束学生的生涯不久, 经父亲的一位朋友介绍, 而进入永新 商号当文员, 它是独资生意, 老板是年轻的叶伟生, 他是继承父叶, 早年丧母, 父亲也於去年弃世, 他是独子, 理所当然的, 必须继承父亲遗志, 由他继续经 营. 可以说是缘, 他俩都有相逢恨晚的感觉, 一个是年轻英俊, 一个是文雅娴 静, 彼此吸引着对方. 过了两年的恋爱时光, 双十年华的她, 终於披上白色婚沙, 比她年长八岁 的新郎站在她身边,令她有着安全感. 婚後一年, 他俩的爱情结晶----一个可爱的小婴孩, 来到他们的家里, 他 是他们的第一个儿子. 孩子给家里增加了不少欢笑, 也令妈妈增加了许多工作. 伟生怕妻子过分 操劳, 特地找了一位女佣回来. 甜蜜的时光是过得那么快, 一恍就五年, 大的孩子已经四岁, 小女儿也快 满二岁了. 但是, 时间到底是过去了, 往日的欢乐只能回味, 再也不会在这个 家出现. 他本不是一个喜欢沾花惹草的人, 却在半年前, 为了生意上的应酬, 在某 夜总会中结识了一位本地歌星----白玲, 虽说不上是美人, 却有一股妖冶的气 质, 自此被她吸引住了, 他开始对家, 对妻子感到厌倦, 对孩子, 也失去爱心. 只几个月时间, 他就变成另一个人, 一直闹着要离婚. 开头,李文美一直 忍让着, 希望丈夫只是逢场作戏, 过一段日子就会事过景迁, 再回到自己和孩 子的身边来. 可是, 希望最终变成了绝望, 丈夫的心已经整颗移向白玲. 她还 能等什么? 能留住他的人,却留不住他的心; 何况现在连他的人也快留不住了! * * * 害怕发生的事终於还是发生了, 一个月後, 他俩终於协议离婚了. 能怎样 呢? 拖着彼此痛苦, 不如早点解决. 但她还是那么爱他, 虽然他令她伤透了心, 可是, 他既然认为离婚才能找回他的幸福, 和白玲结婚才会快乐, 为什么不成 全他呢? 只要他真正得到幸福, 牺牲自己的幸福也是值得的, 因为她爱他太深 了. 伤心的她, 带着她那一颗破碎的心, 两个孩子, 离开那本属於他和她的家, 回到娘家居住. * * * 不顾亲友的反对, 劝告和非议, 叶伟生和白玲终於举行结婚礼了. 由於亲 友们多对甜蜜的行为不齿, 所以, 到场观礼的甚少, 他俩也在当天下午飞往外 地度蜜月. 蜜月期间该是最甜蜜的, 但是, 他俩间中却发生过不少次的争执. 每次争 执都是为了白玲的贪婪, 苛求而起. 她似乎对每样东西都感兴趣, 每到一处都 有买不完的东西. 只要她想要的, 就非得到不可, 否则, 闹个不完不休. 对於 住, 食方面也挑三剔四的. 嫌这样不好, 嫌那样不是的. 有时令做丈夫的难堪 万分, 对她劝说几句, 她则大吵大闹, 在公共场合也不例外. 每次都是伟生忍 气吞声的再三赔不是, 才肯干休. 他也想到, 当过歌星的人, 当然不与普通人 一样. 而且年纪还轻, 带着任性的孩子气, 他以为再过一段日子, 她自然会慢 慢的改变过来. 所以, 他一再的对她忍让. 蜜月归来, 伟生每天又忙着他的工作, 而白玲每天则无所事事, 家务有女 佣照料, 因为她说她根本不懂得料理家务, 她也不肯做这种操劳的工作, 所以, 每天邀人打牌, 搓麻将. 从此她每天不是出外打牌, 就是邀人到家里来作雀战.他每天工毕归来,不 不见不到她的面, 就是看到她坐在牌桌边, 几个女人粗言粗语, 令他觉得心烦 不已. 有时候, 他也试着劝她别终日以打牌作消遣, 也别和那种粗俗的女人在一 道, 她却凶巴巴的指着他说: "你终日不在家, 我不打牌,那我该做什么? 我打 打牌你就不高兴, 要来干涉我, 还亏你口口声声说爱我. 我告诉你, 我生来就 爱打牌, 这是享受, 我嫁你主要是为了享受, 你虽然不是大富大贵, 可是, 小 富却称得上. 我选择你, 就是看上你能够让我舒服的生活. 而且你又肯为了我 和妻子离婚, 你也还年轻英俊, 这样总比嫁给那些大富大贵的老头子好! 可是, 你别想干涉我, 我爱怎样就怎样. 如果你想管我的行动, 我就去找一个比你更 有钱的, 看你能怎样?" 他常常会为了她的泼辣而感到气结, 可是, 最终他还是原谅了她. 因为他 对她有着深沉的爱, 他希望她能够早点有个孩子, 这样或者能把她的注意力转 移到孩子身上, 她就会过正常的家庭生活. 不辜所望, 孩子终於来到这个家, 来得令他既惊且喜, 因为来的不是一个, 而是一双, 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 哥哥比妹妹早到说分钟而已. 她一点也没有做妈妈的喜悦, 产前就一直咀咒那累人的大肚子, 令她行动 不方便, 在牌桌边坐久了又腰酸背痛, 早就恨不得把大肚子扔掉. 产时的痛苦, 更令她对孩子咀咒不已. 孩子出世了, 她顿觉无比的轻松, 就像身上的肿瘤被 拿走一样. 至於孩子的模样儿是什么样子, 她根本就不关心, 她只关心什么时 候又能过其自由自在, 打牌搓麻将的日子. 赌, 如果说它是一种娱乐, 它却不知害了多少人, 毁了多少大好家庭! 孩子并不能把白玲的爱心从牌桌上拉回到这个家来, 她又恢复往日的生活, 眼里心里只是个赌字, 对两个孩子根本就不加理会, 好像没有他们的存在一样. 他对她这样的行为感到气愤, 少不了对她说上几句. 结果却被她闹个鸡犬 不宁, 更骂他宁可把钱拿去养那两个野子和那个老妖精(指他的前妻和两个孩 子), 而她拿他一点钱打牌就那么看不开, 何况钱还有一半是她的,她更提出不 准他付给他的前妻瞻养费, 否则要他好看的. 总算她天良未泯, 也可能他已开始知道自己是错了, 每月的瞻养费都没缺 过. 他已开始後悔, 後悔不该一开始就对白玲言计听从, 把产业都给了她, 店 里的生意也变成了两个人的名字. 他以为爱就该不分彼此, 他的等於她的, 她 的也等於他的. 所以, 当时为了爱, 她要什么他都听她; 今日他才发现, 她的 固然是她的, 她的却不是他的. 他已经快要被踩在脚下了, 她除了向他榨取金 钱, 追求她的物质及精神享受外, 她已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 他们的争吵次数越来越多, 後来,甚至打起架来.从 此, 这个家便没有安宁的日子; 夫妇俩把吵架打架当成家常便饭, 无辜的却是 两个孩子. 尽管父亲把他们当成宝贝, 可是, 他们的母亲对他们却从来没有表 现过母爱. 而且常常把他们当作出气筒; 还只是一岁多的孩子, 常常把他们打 得遍体鳞伤, 做父亲的虽然生气心疼, 可是, 却无可奈何. 满心以为得到了爱就得到了幸福, 想不到的这不是真爱, 它只是一份虚伪 的爱. 幸福飞走了, 留下的只是痛苦和空虚, 或者是人们口所说的"报应"罢. 自己把一个大好家庭给拆散了, 抛弃温婉娴淑, 而有深爱着他的妻子, 丢开两 个孩子, 不顾亲友的劝告, 去娶一个泼辣又没有学识的女人, 岂不自讨苦吃? 更苦的是有苦无处诉, 因为没有一个人会同情他, 知道的人都觉得他是自作自 受! 一再一次想到离婚. 可是, 她却不答应, 她说她觉得他还有被利用的价值, 到有那么一天, 他失去被利用的价值时, 她自然会和他离婚. 目前, 当她还不 想离婚的时候, 他也别想离婚. 一副沉重的枷锁, 压着他的人, 也压着他的心, 把他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 在忍耐, 忍耐, 希望有一天能摆脱它. 像一个不能醒过来的噩梦, 日子就在迷迷糊糊中过去了. * * * 又一个五年, 两个孩子已快要四岁了.由於在不正常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缺 乏母爱, 更没有人对他们好好的加以管教, 小小年纪就显得特出. 不是特别好, 而是特别坏. 兄妹俩之间没有友爱, 常常会为了一点小争执, 而闹得天翻地覆, 继而大打出手, 满口污言粗语, 令人不敢相信它是出自两个小小的孩子之口. 像两个野孩子, 没有人管, 没有人教, 目前的眼里没有他们, 父亲忙於工 作, 工余则常常借酒消愁. 而佣人更不管他们, 如果男女主人不在家, 她也变 得躲懒, 管他们闹翻了天. 孩子们的身心都在逐渐长大, 却得不到适当的管教,也没有正当的娱乐.每 天除了吵闹打架之外, 就不知该做什么了. 渐渐的, 他们懂得把佣人看过的漫 画, 连环图之类的书籍翻出来看. 这一来, 情形更坏了, 因为那些漫画, 连环 图之类的书籍, 都是一些对儿童有害无益的读物, 内容都是一些打打杀杀, 神 奇古怪的图案, 那么小的孩子, 就天天看这样的作品, 日久自然有样学样, 模 仿书中人物, 表演个飞天大盗, 李三脚, 超人等等. 因此常常摔得眼青鼻肿, 可是, 他们并不因此而害怕, 反而像是越摔越有兴趣似的. 终日把家当作战场, 幸亏住的是独立式的房子, 属於自己的地方都给围了起来, 他们不能自由离开 自己的家. 要不然, 问题会更多. 已经到了入学的年龄了, 他们被送到一家幼稚园, 过其学生的团体生活. 很快的, 学校的老师们发觉到他们是问题学生. 其顽劣行为令到老师们头痛不 已; 时常都有打同学的记录, 有时更毁坏别人的东西, 抢同学的点心, 偷同学 的零用钱, 真是无所不为. 老师们软硬兼施, 也收不到效果. 用软的, 他们就 常当作耳边风, 用硬的, 他们会以小手拍着自己的胸膛说: "我比你强,你来呀, 我踢死你!" 由於太难管教, 校方欲与其家长取得联络, 终於, 他们的父亲亲自到学校 去, 坦白说出其家庭情况, 老师们才知道这两个孩子为什么回如此, 不是本性 如此, 而是环境造成的. 老师们只好用爱心慢慢感化他们, 细心指导他们. 一 年下来, 已经有了进步; 虽然还没有到好的程度, 却已没有刚入学时的那么顽 劣. 第二年, 他们已是标准的小学生了, 他们转到一间小学念一年级. 一件意 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在这一年----有一天, 白玲邀了牌友在家打牌, 两个孩子 也在客厅里追逐嬉戏, 当天适值白玲手风不顺, 一直包输不赢, 输得心头火起, 碰巧两个孩子又发生争执而打起架来, 她便把怒气都迁到孩子身上, 顺手取来 一只鸡毛埽, 没头没脑的把两个孩子打了一顿. 不幸的, 她竟打中了她女儿的 眼睛, 她女儿一只左眼从此再也不能视物. 人说虎凶不噬儿, 这样冷血的母亲, 不知她到底是否还有人性, 为什么天下竟会有这么残忍的母亲? 她并没有後悔, 还是与没事情发生过一样. * * * 伤心, 寂寞的日子岁难捱, 但是, 转眼已捱过七年. 李文美离婚後, 带着 两个孩子一直住在娘家. 她父母虽然不富裕, 可也是中等人家. 有个弟弟在外 国念书, 哥哥则在 K 埠工作, 所以家中只有两个老人家. 做父母的看着女儿 的婚姻失败, 虽然难过万分, 却是爱莫难助. 要发生的已经发生了, 已经没有 挽回的希望, 只好让女儿回到自己身边来, 一来可以给自己作伴, 二来也好帮 着照顾两个小外孙. 文美因为有母亲替她照顾两个孩子, 她便打算出外工作, 结果在一间公司 里当文员. 这份工作一做就是七年; 如果没有什么变动, 可能就会这么一直做 下去. 她每天除了上班, 就时常做家务和督促两个孩子温习功课. 假日也会常 带孩子去逛公园, 或看一场好电影. 幸亏两个孩子都很听话很可爱, 唯一美中 不足的是----孩子常常会问起父亲去了那里? 怎么不回来? 这确实是一个大难题, 该怎样回答呢? 孩子这么小, 还是不懂事的年龄. 告诉他们: "爸爸不要你们了", 对孩子 的打击有多大, 恐怕会影响其心理, 长大後, 内心就会一直蒙上一层阴影. 为了爱孩子, 也爱那个已抛弃她的丈夫, 她只好暂时骗骗孩子, 对他们说 爸爸去了外国做生意, 要很久才回来, 所以带他们住在外婆家里. 她希望孩子长大後, 才告诉他们实际的情形. 那时, 可能他们会了解明白, 就不至於有严重的不良后果. 近两三年来, 伟生一直在後悔自己做错事, 而怀念已离婚的妻子和两个孩 子, 要求见面, 文美一直不肯答应; 她实在是用心良苦. 曾经有公司的同事, 不嫌她有两个孩子, 苦苦追求, 希望能与她同偕白老. 可是, 都被她坚决地拒绝了, 因为她爱她的孩子, 不愿给他们一个`拖油瓶`的 身份. 同时, 也难忘记她有生以来唯一所爱的人. 值得安慰的是, 两个孩子不只听话, 也聪明伶俐, 在学校功课好, 人品好, 可说是品学兼优的学生. 在等待中的小学会考终於公布了, 文美的大儿子----子新, 以优等的成绩 毕业了, 她的高兴实非笔墨所能形容. 正当文美在为儿子的优异成绩高兴时, 伟生却遭遇到巨变; 白玲离他而去, 房子已经被她变卖了, 所有的现款被她取去, 店里的生意也维持不下去了, 他 只好忍痛把它结束了. 一夜之间, 他变成身无分文, 连安身之处也没有. 他在 彷徨, 也在深深追悔与自责, 走错一步路, 几乎令他不能活! 爱, 令他失去了一切, 只检回一颗失落的心, 还有两个孩子. 为了两个孩 子他必须提起精神活下去, 因为他有未完成的责任. 好不容易的, 他终於找到一份工作, 他将要去工作了, 可是. 两个孩子怎 么办? 他考虑再考虑, 终於厚颜去恳求他的前妻, 恳求她和他重组家庭. 他知 道他错得不可饶恕, 但他希望她看在两个孩子面上, 原谅他一次; 可怜那两个 在没有爱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 若没有人给他们爱与指导, 将会变成无可救药 的不良少年. 他恳求她宽宏大量, 收容这两个得不到母爱的孩子, 使他们也能 得到家庭的温暖与母爱. 经过再三的考虑, 虽然已经破碎的镜子怎样也没办法令其回复原状, 但是, 海是可以检回来放在一齐. 为了孩子, 有对她的孩子们说的谎, 如果以复合来 作结果, 将是最好圆谎结局; 还有另外两个孩子也是无辜的. 为了对孩子们的 爱, 李文美在考虑之後, 最终答应了伟生的要求. 由一个家变成两个, 又由两个变成一个, 其中都是因为一个`爱`字, 今後, 这对复合的夫妇又是否能以一个`爱`字, 来使到曾经破碎的心灵回复原状呢? 看来, 这场在`人生剧场`上演的爱情剧,`还在继续著........
      接下页 <大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