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bill Skyline 小 楼 风 雨 犀鸟天地

 

小 楼 风 雨
            

婆罗洲文化局第十八届征文比赛优胜作品.(1977年)

 
目录: (一) 小楼风雨 韦洲著 (二) 海鸥 黄琳芬著 (三) 英吉利利 海洋著

海鸥

黄琳芬著
      东方的太阳慢慢地从山的那一边跳了出来. 停在岩石上的海鸥都醒过来. 唯有清还缩着头打瞌睡. 乔一看到此景, 无 名火起了三千丈. 乔看着海上的微波发出闪闪的金光, 便摇醒了清. "怎么了?" 清摇摇头, 展开它灰色的一双翅膀, 它朝乔一望说: "对不起, 我今天又起迟了." "还说呢!" 乔展开翅膀, 一跃而起. 清也跟着飞了起来. "乔!" 清飞在乔的後头: "你生气了是吗?" "你到底要发誓几次?" 乔有意指责清.昨天清还对他发誓说今天一定早起. "乔......" 清想了一会, 说: "昨天飞了太久, 今早满身还疼呢!" "好了! 好了!" 乔提高嗓子: "咱们今天到那儿去玩呢?" "我饿了." 清说着, 嘴笔直朝下, 下意识去捉几条鱼儿充饥. 乔老早就吃 饱了, 还捉了一条小鱼丢给一只又老又饿的老海鸥; 乔认为助人为快乐之本. 乔和清都是身披白灰色羽毛的海鸥, 乔就讨厌这原有的白灰色. 记得乔曾 经说: "我真希望我会有蓝色的羽毛, 像海那样!" "不行! 不行!" 清急切地说: "那你可要变成小河边的那一种捕鱼的鱼狗 了." "我不是!" 乔说: "我是海鸥! 蓝色的海鸥!" 清只用矛盾的眼光望着乔. 乔决不是一只平凡的海鸥. 它聪明, 好学, 思想敏捷. 清做任何一件事情 都很麻虎, 它骄傲, 懒惰, 幼稚. 比起乔, 清逊色多了! 但毕竟它是乔的好朋 友. 清不费九牛二虎之力就捉到一只瘦小的鱼. 离开乔到附近的岩石上大吃起 来. 乔不浪费时间吃小鱼. 它在飞翔, 飞翔着, 企图寻觅一些美妙的美姿. 它一造就练习飞翔. 它认为吃是无意义的. 它要以翅膀做出美妙的飞姿, 但清认为海鸥生有两只翅膀就是为了觅食. 乔时常夺取吃鱼的时间来练习飞行. 它是一只不寻常的海鸥. 清吃完鱼, 也不整理身上的乱毛就追上乔了. 清看到乔辛苦地做一些艰难 的姿态, 飞在乔後头说: "乔, 我真的不明白?" "......不明白?" 乔差点扭伤了翅膀. "你看你!" 清摇摇头, 飞在乔的身边: "你看你, 瘦得不像样." "我不介意瘦!" 乔倔强地说: "吃对我来说就完完全全的没有意思." "乔!" 清蛮有信心地安慰它: "你想想, 你不吃,那来的精力飞呀? 饿着肚 子飞也不一定飞得美." 这句话中了乔的要害, 它醒悟了. 清是对的, 饿着肚子飞也不定飞得美. 於是, 他们离开群众飞向北海岸. 乔眯着眼睛来看第一道阳光, 清很本领地捉到一只肥大的鱼. 他们飞到附 近的岩石上吃了起来. 一只瘦小的海鸥从他们头上掠过, 快乐地舞着双翅. 乔迷惑了. 那只叫莎菲亚的海鸥来自另一群的海鸥, 沙菲亚好奇地停在附近看乔和清. "奇怪!" 清转过头看着沙菲亚: "它用什么眼光来看咱们啊?" "唷唷乔......" 清想挡住乔, 可是乔已跃起飞向莎菲亚. 莎菲亚一跃而起, 乔跟着, 清在後面追. 三只海鸥, 飞成一线. 在海浪上 飞着, 莎菲亚努力地摆出美妙的飞姿. 乔静静地欣赏着, 清不耐烦地跟着. 穿 过巨浪, 清落在後头. 在海岸线附近的一些海鸥默默地飞来应接清. 乔与沙菲 亚在海面上, 向着弯弯曲曲的海岸线飞去. "我叫莎菲亚." 她自我介绍, 回转头过来向乔轻轻地一笑: "你是乔吧?" "是的." 乔飞到她的身边: "我就是乔." 莎菲亚沉默一会儿道: "乔! 这世界根本就不是天堂, 是不是?" "莎菲亚, 你又在学习了." 乔说: "告诉你,天堂并不是一个地方亦不是一 个时间." "那么是什么呢?" 莎菲亚问: "我一直在寻找这奇妙的答案. 乔,你能告诉 我吗?" "天堂, 这世界根本就不是天堂." 乔笑了笑: "天堂是当你做得尽善尽美, 沙菲亚, 你飞得很美......" "噢!" 莎菲亚呆了一会, 心忖着: 他在注意了, 他在注意了. 她又问: " 海鸥拥有一双翅膀就是为了觅食吗?" "莎菲亚, 听住." 乔沉默了一会说: "海鸥生在这世界上, 就是为了飞翔. 我们不能时时刻刻地在觅食. 世界在进步, 海鸥也在进步之中. 新思想, 新飞 行技术, 是我们所需要的." "是的!" 莎菲亚点点头道: "谢谢你, 乔." "我所梦想的就是有一个紫色的海, 绿色的天空和量个蓝色的太阳." 乔静 静地说: "我是一只蓝色的海鸥, 与日同飞." "夕阳是蓝色的." 莎菲亚接下去说: "日出是蓝色的......乔,我想哭了." "哭是一件美丽的事情." 乔说: "莎菲亚, 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乔, 到我们那儿去吧! 帮助我们那儿的海鸥. 飞得最高的海鸥看得最远, 他们离天空有一千哩远而连自己的双翅都看不见." 莎菲亚继续说: "我父母亲 原是好飞的海鸥, 他们也说过:`海鸥拥有翅膀是为了飞翔,飞翔!` 他们不是不 合群, 而是其他的海鸥怨恨他们的见解, 他们被逐出境了, 不知流落在何方, 天涯海角, 我该到那儿去找他们呢?" "莎菲亚, 我知道你的心情!" 乔不想给她太多的安慰, 相反的他说: "--- 让我们飞吧! 飞翔是艺术, 莎菲亚, 你不是想知道天堂吗? 艺术就是天堂!" 这一天, 乔和莎菲亚都在练习飞翔, 由北海岸飞回东海岸, 天南地北都被 他们留下细细的蜜语. 夕阳西下, 乔和莎菲亚伏在岩石上看艳丽的彩霞. 在乔的感觉上, 一年过 去,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夕阳留给他们披上金黄色的毛衣, 感觉里, 乔好像经 过了一百个人生. "人生是如此的短暂." 莎菲亚喃喃地说: "在这匆匆的岁月里, 我能做些 什么呢? 我又能带走些什么呢?" "莎菲亚," 展开翅膀迎着风说: "你就是那样的悲观, 人生不只是个名词, 也是时间, 它是靠你自己来创造有意义的人生." "我对人生想得太多了." 莎菲亚叹了一口气说: "人生的旅途上,大家都有 不同的表情, 喜, 怒, 哀, 乐在咱们的背上有一个大袋子, 里面盛满的是人生 的酸, 甜, 苦, 辣." "他们朝着最终的目的地前进." 乔说: "最後......安息!" 这时, 落日已渐渐地沉入水平线. 天际只剩下淡淡的紫红色. "夜将来临了." 乔看一看莎菲亚说: "你累了." "感到迷惘? 是不是?" 莎菲亚笑着说:"早上与你同飞的那只海鸥是谁呀?" "噢! 你说清是不是?" 乔摇摇头说: "你要我怎样说他呢?他是那么的幼稚! 可是, 他的乐天观念我倒欣赏. 对了, 他这一天是怎么过的? 他不在我的身边, 怕又在到处找我呢!" 那你就回去吧!" 莎菲亚起来说: "希望能再见到你, 乔!" "会的!" 乔飞起来说: "记住, 飞翔是海鸥的特权!" 莎菲亚点点头, 乔已消失在夕阳里. "也许乔是对的." 莎菲亚自言自语地说: "生命到底是美丽的一件事." 莎菲亚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埃平静的月光下,岩石上的海鸥安祥地睡着.遗 忘了一切, 只默默地希望明朝还有日出. 乔找不到清, 在月光下, 它还在练习飞翔. 海鸥从不在黑暗中飞翔的, 乔 不是平常的海鸥, 它有特别锐利的眼睛和聪明的头脑. 海鸥无需要用信心来飞! 忘地掉信心, 摒弃对海鸥无益的恐惧, 愤怒和对事不感兴趣. 乔发现自己办得 到了, 它的生命的确变得更美好! 这一夜里它学得很多, 它做过有史以来海鸥未做过的飞翔技术. 乔感到高兴地知道生命是美好的! 乔很晚才睡. 天刚破晓, 他又去找清. 看到清, 乔说他感到非常抱歉丢下他一个人在独自飞翔. 清起初很生气,後 来经乔轻言轻语地解释後, 清才发嗔地说: "以後再来一次, 我可不理睬你了!" 今天天气不好, 看来暴雨将要来临, 对气候有敏感的海鸥都不敢飞太远去 觅食. 可是乔和清却飞去找莎菲亚了. "乔," 清说: "说什么我也不能轻易放弃我自己的家庭. 你要我离开自己的 同胞而投向另一群与自己无关紧要的海鸥, 我死也不干." "清, 你怎么那样固执?" 乔差点叫了起来: "请你明白我! 当然我不会无缘 无故地离开自己的同胞. 可是你想想, 这一群海鸥里有几个会上进的? 有...." "你别说下去了." 清几乎在叫喊着. "清!" 乔和气地说: "清, 请听我说, 你的生活只是在乎捉鱼吃, 可是我不 行, 我要创造! 一切东西都在进化之中, 海鸥不能劳守着古老的规则,海鸥的翅 膀是为觅食而生的! 自後认识了莎菲亚, 我的生活就有了一个启示. 她给我力 量! 我们需要力量来说服所有的海鸥, 清, 你一直都是那么的幼稚. 想想看,你 总是那么的不接收别人的意见." "可是乔," 清顿了顿说: "唉! 你要我怎么说呢? 你不是不知道, 如果不尊 守现时的规则而闯了祸, 我们都会被逐出境的!" "你和其他的海鸥一样." 乔摇了摇头说: "怕什么? 反正被逐出境对我们的 好处多着呢! 我们可以创造新生活, 教育下一代什么才是海鸥所需要的." "........." "为爱而努力吧! 清." 乔说: "可怜的清, 你知道吗? 海鸥从来就忘记如何 去爱, 被爱和爱己的." "乔!" 清的心被动摇了, 他说: "要如何去爱呢?" "清, 谢谢你!" 乔几乎哭了起来: "你知道吗? 你正在爱了! 正要爱了!" 莎菲亚迎面飞来, 大家打了一个转又朝着同一个方向飞去. 莎菲亚好像很 慌张. 於是乔问道: "怎么了? 莎菲亚!" "救救我!" 莎菲亚的声音近如委求: "我......我被逐出境了. 让我知道, 我该怎么办呢?" "你是怎么被逐出境的?" 乔和清急迫地问. "由於," 莎菲亚顿了一会说: "由於和你们交上朋友, 你们是知道的, 我们 这两群海鸥从不交往的." "交朋友并无罪恶!" 清说: "你怎么不跟他们说一明白呢?" "还能说什么呢?" 莎菲亚流下泪来: "我走向我父母的道路了." "莎菲亚, 我一直在想着," 乔皱着眉头说: "这并非是我们的错! 这样子对 我们来说, 也许是个考验. 让我们共同创造新生活吧!" "暴雨要来了!" 清想了想说: "我们不怕狂风暴雨, 我们勇往直前, 让我们 同心和力来叫醒所有的海鸥吧!" "一言为定!" 莎菲亚说. 乔只是笑笑, 他自信会成功. 希望就在他的手上, 他要为爱奋斗到底. 黑云密布, 风紧紧地吹着. 乔, 清和莎菲亚在狂风中飞翔.那些下贱的海鸥躲在岩石下正在避雨.乔只 笑在心里, 莎菲亚有想下去鼓励他们飞的念头, 但她只默默地跟着乔飞. 清投 给那些海鸥不屑的一瞥, 尽量在狂风中保持身子的平衡. 乔的飞行技术的确很高, 它能一连翻转数次或从高空向大海以九十度的姿 势插下, 慢慢地, 岩石旁的海鸥开始交头接耳地表示惊异, 静静地, 一些海鸥 探出头来偷看乔的飞行技术. 暴雨来了, 他们还在飞行. 一些海鸥因犯错而被逐出境的, 在暴雨过後, 有十多只成为乔的新学生. 那是可喜之事, 雨国天晴, 乔以飞机下降式向凹凸 比平的海面下降, 海滩上留下了一行细长的足迹. 一群海鸥又吵又闹. 乔的学生越来月多, 他们都跟着乔飞到另他个海弯去. 莎菲亚应该为乔的成功而高兴地哭出来! 清高兴地向新学生大赞乔美妙的飞行 技术. 这一天就在紧张的气氛中过去了! 乔如昔日般, 眯着眼在欣赏日落. "乔," 一只名叫梅的海鸥走到乔的面前说: "......乔, 我要怎样才能像 你一样飞的那么好?" "小梅, 你只要努力就行了." 乔是很累了: "明天我教你如何去飞, 你喜 欢吧?" "嗯!" 梅点点头说: "我很愿意学的!......噢! 明天将是一个很美很美的 故事的开始." 另一只海鸥叫伊利的一拐一拐的走向乔, 它的一只脚残废了, 她很辛苦地 走动着. "乔!" 伊利垂下了头说. "孩子, 什么事?" 乔和蔼地说: "我知道你的痛苦,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依利." 伊利望着自己的脚说: "我是一只残废的海鸥." "不!" 乔走近他说: "你是不用你的脚来飞, 伊利. 听我说, 要坚强点,不 必垂头丧气, 只要你勇敢, 努力去学, 也许你飞得比我还要好!" "那里话," 伊利说着, 它以明亮的眼睛看着乔, 说: "乔,你是我所见过的 海鸥中最特出的一个. 我以前不知道, 飞行是不必靠信心的, 如今我知道了, 飞行是靠自己的努力!" "伊利, 你是对的!" 乔高兴地说: "努力还得加上勇敢, 孩子,我的成功也 是靠自己的努力和勇敢, 除此以外, 还得靠----爱!" "我明白了!" 伊利笑了起来, 然後又一拐一拐地走入海鸥群内, 他嚷道: "我明白了!" 乔也笑了. 由於太疲倦, 一会儿便入眠了. 他睡得很安祥. 他梦见它看见量个蓝色的太阳, 自己身披蓝毛, 紫色的海 和绿色的天空. 一只只蓝色的海鸥都是那么可爱, 它们都在天空中表演飞行技 术. 岩石上睡着围成小圆圈的海鸥. 月儿弯弯, 微微的晚风轻轻地吹着. 岸上的松树弯着身子, 好像在拾起什 么东西似的. 乔与一群的新生睡在爱神之怀抱里. 另一个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 乔对这一个开始感到无限的荣幸. 它细心地指这群导海鸥飞行. 舔息时, 学生围着它, 听它说: "海鸥如何才能飞得美!" 乔说: "海鸥需要信心去飞." 一天过一天, 乔的学生越来越多, 由十到百. 错觉里, 乔似乎觉得自己苍 老许多, 也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过了一百个的人生. 有一天, 乔病重了. 它召集所有的学生, 它们很有秩序地排立着. 乔说: "让我们平行地飞吧!" 话毕, 海鸥们都飞上天空. "你们要继续地发现自己." 乔说: "海鸥是没有限制的. 你们翅膀亦是你们 思想的全部." "老师!" 一只海鸥问: "海鸥真的要用信心去飞吗?" "孩子!" 乔说: "不要流连在他们对我的谣言之中, 或者, 把我当作是一只 伟大的海鸥, 我只是一只海鸥! 一只很爱飞行的海鸥." "老师!" 群鸥惊叫起来. 乔身子一软, 便由上空插下, 乔乘着最後一口气说: "海鸥是无限制的. 孩 子们! 继续为爱努力吧! 海鸥需要信心......" 乔消失在平静的海面上. 在海鸥来说, 这是一个伟大的故事!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