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b><font Point-size="6"></b></center>神 山 游 击 队(电台及广播剧本)
神 山 游 击 队(电台及广播剧本)
婆罗洲文化局第十七届徵文比赛优胜作品. (一九七五年)

作者:黄任芳




 电台广播剧本

             神  山  游  击  队  (上)

  人物:
      郑克强 : 神山游击队的首领, 华族青年.
      耶  申 : 神山游击队队长, 巫族青年.
      都  殿 : 神山游击队队长, 嘉达山族青年.
      李小妹 : 游击队联络员, 化名扬宝珠.
      游击队哨兵一.
      日本军官: 日本派驻北婆罗州长官.
      日本卫兵一.
      
  时代: 第二次世界大战, 联军胜利前夕.
  地点: 北婆罗州(现沙巴州)

       (音乐)
  说白: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日军南进, 北婆罗州也沦陷在日军的铁蹄下. 华
        族青年郑克强, 嘉达山族青年都殿, 马来族青年耶申, 他们都不愿受日
        军奴役, 乃组织神山游击队, 和日军对抗. 他们可歌可泣的事迹, 曾感
        动了无数北婆罗州的人民, 参加对抗; 也使日军丧胆. 这三位勇敢的青
        年, 在今天为了要抢劫日军的粮仓, 他们密秘约定在距离亚庇三十哩地
        方, 在担波罗里的山上集合, 商议对策.

       (音乐)

  耶 : 克强大哥, 你真知道敌人粮仓的地方?
  郑 : 耶申二弟,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 这里的人民都肯和我们合作. 今天请二
       弟和三弟会面,就是要商量一个好办法, 如果能抢得敌人的粮仓, 不但游
       击队的弟兄们可以温饱, 就是许多挨饿的人民, 也可以得到救济.
  耶 : 大哥, 其实不能说抢, 那些粮仓里的米粮, 还不是我们百性的! 所以应
       该说收, 我们一定要把粮食收回来!
  郑 : 对! (拍桌子声) 二弟, 三弟, 我们一定要把粮食拿回来. (突然有所发现)
       咦, 都殿三弟, 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对这件事有什么意见?
  都 : 大哥, 我在考虑......
  耶 : 三弟, 别吞吞吐吐, 时间很宝贵, 你平常说话都是很痛快的, 赶快说吧.
  郑 : 对了, 三弟, 你一定有独到的见解, 赶快说吧.
  都 : 我觉得这次行动非常重要, 必需全体游击队弟兄合作, 才能成功.
  郑 : 其实, 我们不是一向都合作得很好吗? 三弟, 你所领导的兵南邦弟兄, 耶
       申二弟领导的古达弟兄, 和我所领导的亚庇弟兄们, 一向是很团结的.
  都 : 大哥, 二哥, 我所指的不是我们三人的合作问题, 而是我们三队人马缺乏
       一个总领导人. 当我们想发动较大规模的作战时, 在三队人马的人事调动
       上,就有些困难. 也就是说, 我们容易化整为零, 但不容易即刻化零为整.
  耶 : 三弟, 你说该怎么办?
  都 : 我刚才就是考虑这个问题.
  郑 : 二弟, 三弟, 我想这是没有什么困难的. 我们三个人是结拜兄弟, 好像中
       国古代的桃园三结义一般, 这个故事我曾向你们说过的. 需要的话, 我们
       可以在三人中推举一位总领导人, 我们的作战就很容易统一了.
  都 : 对! 有了总领导人, 我们三队弟兄就有了统一的指挥.我看, 克强大哥很
       机智, 沉着, 又是我们的大哥, 就请你做总指挥吧.
  郑 : 不行, 二弟最勇敢, 他做总指挥好了.
  耶 : 那怎么行呢? 我年纪比你小, 我是老二, 克强大哥是老大, 我当然受大哥
       你指挥的.
  都 : 对, 谁也不许谦让, 大哥是刘备, 二哥是关羽, 而我就是张飞.
  耶 : 可是, 三弟, 我看你没有胡须, 一点也不像张飞. (大家大笑)
  都 : 别小看我, 二哥, 大哥说张飞当年在长板坡吓退曹军, 我都殿总有一天
       杀尽鬼子兵.(哈哈大笑)
  耶 : 三弟, 先别吹牛, 大哥也曾说过老二关云长当年斩颜良, 还杀....杀.....
       (笑) 对不起, 我不熟中国历史.
  郑 : 关云长斩颜良, 杀文丑, 过五关, 斩六将.
  耶 : (笑) 对, 对, 我要过九关, 斩十将!
       (三人同时大笑)
       音乐

       (远处隐约有脚步声, 风吹草动声越来越近)
  郑 : 二弟, 三弟, 说话小声点, 有人来了.
       (跑步声,哨兵上)
  哨兵:报告队长, 前面有一堆黑影, 好像有人要爬上山岗.
  都 : 真的, (惊) 有人要爬上来?
  郑 : 三弟, 别紧张, 我已经布置了三处哨站, 如果来的是敌人, 第一站哨兵就
       会来报告的. 我看来的一定是自己人. 我已经通知他们, 今晚要在这里开
       会, 分配任务.
  耶 : 据说, 大哥手下的人才很多, 回头我们又可以认识多一些英雄好汉!
  都 : 大哥, 我们现在正缺乏一个智多星吴用, 你部下有这样的人才吗?
  耶 : 三弟, 你不知道吗, 大哥自己就是个最好的参谋人才!
  都 : 真是的, 小弟有眼不识泰山, 还请大哥原谅. (三人大笑)
  郑 : 不敢当, 不过我所指挥的弟兄们, 都很服从命令, 会头我给你们介绍几位
       重要的弟兄. 今天, 他们都负有重要的使命的. 来, 你们先看看这地图,
       (翻纸张声音) 这里, 下南南, 吧巴, 京那律, 实必丹一带, 由郭益南指
       挥; 斗亚兰, 支那巴鲁, 兰脑, 担波罗里一带, 由赵良益指挥; 还有, 内
       陆的丹南, 根地咬由张国忠指挥.
  都 : 大哥, 这麽多地方, 又有这麽多的游击队员, 可见我们北婆罗州的人民都
       是有骨气和血性的!
  耶 : 凡是有血性的青年, 都宁愿打游击, 不愿做顺民.
  都 : 大哥, 这麽多人员, 他们都认识你吗?
  郑 : 只有队长或是重要的负责人认识我, 其他只知道他们的直接连络人或队长;
       日军到处搜捕我们, 没有必要, 是不能随便暴露身份的.
  都 : 可是, 大哥, 你平日怎么联络他们呢?
  郑 : 我有一个联络人, 是个女孩子, 她父母都被日本人活埋了, 她把日本人恨
       之入骨, 立志要为父母报仇.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 她迂见了我, 而我正需
       要一个人做联络工作, 她就加入我的队里来了.
  耶 : 大哥, 你说的是不是李小妹? 听说她很勇敢.
  郑 : 就是她, 不过, 她有一个化名叫做杨宝珠.
  都 : 我有点难以相信, 一个女孩子, 能做些什么事?
  郑 : 三弟, 别小看一个小女孩, 在游击队里, 没有人不知道李小妹的, 在日军
       那里, 只是有个杨宝珠. 她现在的身份是在日军军营里售卖蔬菜水果, 并
       替日军军官洗衣服. 她就借用下乡收购水果的名义, 和埋伏在山里的弟兄
       们联络. 我的命令, 弟兄们的报告, 都靠她传递消息. 她可以说是我们游
       击队里的灵魂.
  都 : 大哥, 你把她说得那么能干, 我倒想认识她.
       (音乐, 脚步声.)
  郑 : 二弟, 三弟, 听, 好像是他们来了.
  耶 : 他们, 是谁?
  郑 : 就是李小妹他们.
  都 : 大哥, 李小妹今天也来到这里? 我真有机会认识她了.
  郑 : 今天要分配给她最重要的任务, 她当然要来的.
  都 : (兴奋) 大哥, 你说李小妹长得漂亮吗?
  耶 : (开玩笑地) 三弟, 怎么啦? 听到女孩子, 老毛病就来了? 大哥, 我告诉
       你, 三弟什么都好, 就是一样不好. (大笑) 哈哈, 所谓`英雄难过美人
       关`. 大哥, 可要小心你的李小妹呵.
  都 : 二哥说什么话, 我都殿虽然爱女人,绝不会去爱上大哥的女朋友.
  郑 : 李小妹不算是我的女朋友, 我们只是志同道合的战友.
  都 : 大哥, 我不相信李小妹不是你的女朋友, 自古英雄爱美人, 除非李小妹是
       丑八怪! 哈哈!
  耶 : 三弟, 你以为每一个人都像你吗? 看见女人就忘记重要的事. 大哥是个顶
       立地天立地的抗日英雄, 怎么会为男女私情所困呢?
  郑 : 两位好弟弟, 别再开玩笑了, 他们就来了.
       (音乐, 脚步声更近)
  妹 : 大哥, 我来迟了, 害你久等了.
  郑 : 不迟, 不迟. 小妹来得正好, 来, 我给你介绍, 这两位是我的结拜兄弟, 
       这一位是老二耶申.
  耶 : 李小姐, 请多多指教.
  妹 : 别客气, 叫我李小妹好了.
  郑 : 还有这一位, 是我的三弟都殿.
  妹 : 什么? 大哥, 你说他的名字叫榴连? (大笑个不停)
       (笑声停)
  郑 : 小妹, 你笑什么? 他的名字叫是叫都殿.
       (小妹又笑个不停)
  都: (假装生气) 名字有什么好笑的?
  妹 : 大哥, 你说他的名字叫叫榴连, 可以吃的, 满身是刺, 还有一股怪味....
       (大家都笑个不停)
  耶 : (开玩笑)是,是, 他像榴连, 满身是刺,连日本鬼子都怕他. 以后就叫他榴
        连吧!
  都 : 哎呀, 你们的玩笑开够了吧?
  耶 : 三弟, 谁叫你刚才开大哥的玩笑呢? 这叫做`报应`.
  郑 : 小妹, 二弟, 别再开玩笑了. 三弟的名字叫都殿, 民族英雄汉都亚的都,
       殿军的殿, 就是汉都亚第二的意思. 小妹, 你该叫他三哥才是.
  妹 : 哦, 原来是民族英雄汉都亚的弟弟, 都殿三哥, 小妹这边厢有礼了.
  耶 : 三弟, 小妹向你行礼了, 还不赶快还礼?
  都:  是, 是, 小妹别客气.
  妹 : 大哥, 今天特地吩咐小妹上山,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郑 : 小妹, 今天特地通知你来, 就是为着抢劫粮仓的事. 我们的游击队兄弟,
       再过半个月就要断粮了, 还有, 许多百性在挨饿, 也需要我们救济, 所以
       我特地请你来协助我们.
  妹 : 大哥, 只要我做得到, 一定尽我的能力去做, 大哥只管下命令好了.
  都 : 对, 大哥, 现在就分配工作吧.
  耶 : 儿弟, 别急, 先听大哥的作战计划.
  郑 : 敌人的粮仓有三个地方, 一个在丹南, 一个在古达, 还有一个在下南南. 
       下南南的粮仓最大, 因为靠近日军司令部, 所以防守上比较松懈, 而且以
        地形方面来说, 比较容易进攻和撤退.
  耶 : 大哥的意思, 是要把下南南粮仓作为我们进攻的目标 . 
  都 : 可是, 大哥, 我们不熟悉下南南的地形, 恐怕会有困难.
  郑 : 不用担心, 我已经和郭益南兄弟联络和研究过, 郭兄弟是下南南人, 从什
       么地方进攻, 什么地方可防守, 什么地方可撤退, 他已经布署好了.
  妹 : 那么, 大哥, 我们要几时动手呢?
  郑 : 这就要借重小妹了, 小妹, 这次的任务很重要.
  妹 : 大哥, 我能做些什么呢?
  郑 : 小妹, 你知到离粮仓不远的地方, 就是日军司令部, 你不是常常到日军司
       令部帮那些军官们洗衣服吗? 你平常在晚上有没有到司令部去?
  妹 : 偶而也有在晚上送衣服去, 但不是经常.
  郑 : 这很重要, 只要你晚上曾去过就行了, 就不会引起日军的注意.
  都 : 哦, 我知到了, 大哥, 你是不是要用美人计? (笑)
  耶 : 三弟, 别打岔, 听大哥的吩咐.
  郑 : 三弟, 请你听清楚, 在过三天, 就是日本天皇的生日, 他们一定大大庆祝
       一番, 照过去的惯例, 他们凡是有庆祝会, 一定会喝酒喝得烂醉如泥的. 
       当天晚上, 小妹可以假装送衣服给他们, 然后潜伏在隐蔽的地方, 偷偷放
       一把火, 烧毁日军司令部!
  耶 : 大哥是不是用`调虎离山`的方法?
  郑 : 二弟猜对了, 我估计, 当日军司令部起火时, 在酒醉中的日军, 一定乱成
       一团, 而防守仓库的日军, 一定会赶去救火, 我们乘着他们大部分人去救
       火时, 攻入粮仓, 这样将以最小的损失抢粮, 也可以顺利地撤退. 小妹, 
       你的任务是最重要的, 关系着大家的生死存亡.
  妹 : 国仇家恨, 不共载天, 我一定誓死完成使命.
  郑 : 小妹, 做一个游击队员必须勇敢, 沉着和机警, 万一有不幸, 随时准备牺
       牲.
  妹 : 是, 大哥.
  都 : 大哥, 你怎么只给小妹任务, 不给我们任务呢?
  郑 : 别急, 就要轮到你们了. (略停) 抢粮的行动不是用正面攻取的,比须采用
       渗透的方法. 日本鬼子最近不是征招民夫建造营房吗? 二弟可以精选二十
       位马来兄弟, 三弟可以精选嘉达山兄弟二十位, 我这里再精选而十位华族
       兄弟, 一共是六十人, 化装成平民, 混进民夫工作队里, 参加建筑营房的
       工作, 这样晚上就可以睡在粮仓付近的工地上, 这样就不会引起日军的注
       意. 当天晚上, 只要看见司令部起火, 一听见暗号, 就立刻行动, 向粮仓
       冲过去.
  耶 : 大哥, 我属下马上可以派足六十人, 为什么要每一方面派二十人呢? 这样
       多麻烦.
  郑 : 因为不同种族的弟兄混在一起, 比较不会引起日军的疑心. 这就是三弟说
       的, 全体游击队兄弟必须不分彼此地合作, 现在, 我们和作的几会到了, 
       我相信, 我们一定能够打败敌人, 顺利抢到粮食的.
  耶 : 是, 大哥.
  妹 : 可是, 大哥, 进入粮仓比较容易, 得手之后,如何把粮食顺利运回山上呢?
  郑 : 小妹顾虑得很周到, 这回要借重二弟和三弟了.
  都,耶: (同时) 大哥只管吩咐好了.
  郑 : 二弟可带领一队兄弟, 等在通往剑山的路上, 那边有很多天然的岩石可以
       作掩护; 三弟也可带一队弟兄, 等在通往孟嘉达的山上, 那边有一片丛林,
       可作掩护, 抢粮的人得手后, 就会和你们两队人马会合,一起把粮运走.
  都 : 大哥不愧是个好参谋和好总指挥.
  郑 : 不, 我的话还没说完. 你们两人所负责的是第一站, 还有第二站, 第三站,
       一直到我们的大本营, 都必须布置妥当. 但是, 第一站最重要, 必须要敏
       捷, 勇敢. 如今由二弟, 三弟负责, 可以万无一失了. 到了第二站, 还要
       很小心, 等过了第三站, 大概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因为我们走的是小路,日
       军对地形不熟, 很难跟踪我们的.
  耶 : 大哥, 第二站由谁负责呢?
  郑 : 第二站由赵良勇, 张国忠负责, 二弟你必须与赵良勇会合, 三弟你必须和
       张国忠会合, 到时他们会来接应你们的.
  都 : 好吧! 大哥, 我们准备分头出发吧.
  耶 : 慢点, 大哥, 你忘了, 带领六十位弟兄抢粮的行动由谁来负责呢? 
  郑 : 二弟, 三弟, 这是最重要的任务, 必须由我负责. 我会化装成民夫, 杂在
       他们之中, 亲自指挥抢粮和撤退的行动.
  妹 : (大惊) 不行, 不行, 大哥你是总指挥, 不能亲临日军巢穴, 太危险了!
  都 : 大哥, 你身负重任, 不能随便冒险, 最好让我替你去指挥吧.
  耶 : 大哥, 三弟, 我比你们两更适合, 谁不晓得我巴冷刀王耶申的厉害!?
  郑 : 二弟, 三弟, 小妹, 这次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任务, 谁也不能替代谁,
       例如, 小妹的任务就不可能由我们替代的. 你们放心, 这次和我一起的还
       有郭益南兄弟, 他会协助我的, 不会有危险的, 万一有什么意外,你们必
       须顾全大局, 赶快安全撤退, 不必顾虑我, 我自有应付日本鬼子的办法.
  都 : 大哥, 你实在不应该亲自去冒险.
  耶 : 大哥, 万一你有意外, 由谁来领导我们?
  妹 : 大哥, 你准备和敌人拼命?
  郑 : 二弟, 三第, 小妹, 你们说过服从我的命令的.
  耶,都: (同时) 是, 大哥.
  妹 : 大哥, 我们没有忘记.
  郑 : 这就好办. 你们知道, 做为一个游击队员, 从参加工作的第一天起, 早就
       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 所谓`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 来, 让我们大家鼓
       起信心和勇气, 迎向胜利的朝阳吧!
       音乐 (雄壮)
   

     神  山  游  击  队  (下)

  音乐
  说白 : 神山游击队得到李小妹的协助, 纵火焚烧日军司令部, 用调虎离山的办
         法, 令日军一时不知所措, 乱成一团. 郑克强抓紧时机, 率领游击队攻
         入日本人的粮仓, 成功抢走一部分粮食. 可是在撤退时, 郑克强为了掩
         护他的结拜弟兄都殿和耶申等队员们脱险, 不幸被日军俘虏, 而郭益南
         勇士也在这次战斗中牺牲了.

  音乐

  兵 : 报告队长, 郑克强已经抓来了.
  官 : 带他上来.
  兵 : (立正声音) 是! (脚步声)
  官 : 嘿, 嘿, 嘿! 郑克强, 我以为你是三头六臂, 原来也不过如此. 我问你, 
       你是不是游击队的总指挥?
  郑 : (坚强地) 是又怎样? 不是又怎样?
  官 : (阴笑) 你敢不讲实话, 叫你知道我日本皇军的厉害! 嘿, 嘿!
  郑 : 少废话, 我郑克强早把生死置之都外, 要杀便杀吧!
  官 : 郑克强, 因为你专和我们大日本皇军作对, 今天落在我们手上, 必死无疑. 
       不过, 如果你肯老老实实, 说出游击队总部所在地, 以及你手下的藏身处,
       包括另外两个游击队长, 耶申和都殿的躲藏地点, 我答应可以不杀你. 
  郑 : 好吧, 让我告诉你.(冷笑) 游击队总部就在北婆罗州. 凡是北婆罗州的地
       方, 就有游击队. 所有的嘉达山人都叫都殿, 所有的马来人都叫耶申, 因
       为他们两个人已藏箬在每个人的心中! 你有本领, 就去找吧!
  兵 : 队长, 这家伙很顽固, 还是把他杀了吧!
  官 : 现在杀掉他? 太便宜他了, 看他能耐我们的折磨吗, 等他说出游击队的巢
       穴, 然后再慢慢收拾他!
       音乐  (脚步声, 喧哗声)
  官 : 外面发生什么事?
  兵 : 我到外面去看看.
       (喧哗声, 中间夹杂着一, 两声枪声)
  兵 : (立正声) 报告队长, 抓到个女间细. 我们见她行踪可疑, 可能是游击队
       分子.
  官 : 现在人呢?
  兵 : 就快送到司令部来了.
  官 : 带上来!
       (脚步声)
  妹 : (大声) 你们不能这样子乱抓人, 你们不能乱抓人! 我是来洗衣服的.
  兵 : 来来来, 见我们的队长.
  妹 : (突然发现郑克强) 大哥, 你......
  官 : 郑克强, 你认识这个女人吗?
  郑 : 不, 我不认识她.
  官 : (冷笑) 不认识她? 我看不见得吧, (大声) 他妈的, 她刚才叫你大哥, 你
       还说不认识她, 掌咀! (打巴掌声) 卫兵, 这女人是那儿抓来的?
  兵 : 报告队长, 刚才她在仓库付近, 鬼鬼祟祟的, 好像在等待什么人, 是山本
       参谋发现她后, 下令部下把她抓来见队长的.
  官 : 喂! 你这个女人, 你怎么会认识郑克强的? 你一定是游击队的分子, 和他
       们有关系; 还不从实招来!
  妹 : (决心要和郑克强一同牺牲) 好吧, 我就说吧, 我.......
  郑 : (不愿连累小妹, 立刻打断她的话) 你们不用问她了,倒不如让我告诉你们.
       其实, 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以前曾在政府的矿务局工作, 我
       时常和探测队到矿区工作. 它时常到矿区去卖些水果和零食, 因为我个子
       大, 大家都叫我做`大个`, 她也跟着大家叫我`大个`,刚才她就是叫我`大
       个` , 并不是大哥.
  官 : 你说你时常到矿区工作, 你说她不是叫你大哥, 而是叫你`大个`, 你说的
       都是实话?
  郑 : 我骗你做什么?
  官 : 好吧, 暂时把这女人带下去, 先把她监禁起两栖, 改天再审问她. 现在我
       有更重要的事, 先审问郑克强.
  兵 : 队长, 别听他胡说八道, 她是女游击队员李小妹.
  官 : (小声) 要你罗嗦什么, 我老早就知道了, 我自有处里他们的办法.(大声)
       把她给带下去.
  兵 : 是, 队长.
       (脚步声)
  官 : 郑克强, 刚才你说过矿区, 一定知道出产铜矿的地方. 我们知道, 这里的
       天然资源很丰富, 除了铜矿, 还有金矿和石油, 都是未经开发的矿藏.如
       果你能告诉我这些矿藏的地点, 就是我日本的大功臣, 你不但可以保存性
       命, 而且还可以得到一笔奖金呢.
  郑 : (冷笑) 哈, 你的条件倒很吸引人. 对! 本州是一个资源丰富地地方,不论
       是地上, 海里, 山里, 都有取之不尽, 用之不竭的宝藏; 内陆省的丹南, 
       根地咬盛产树胶, 咖啡; 东海岸的山打根, 拿哈那督出产木材, 近海出产
       鱼,虾, 珍珠; 还有斗湖适宜种植可可, 还可以......
  官 : 够了够了, 别说些不管用的东西, 本地人都知道的事情还用得着你说吗?
       我要问的是, 你老实告诉我, 出产铜矿的地点, 确实的地点. 你说还是不
       说?
  郑 : (笑) 队长先生, 我还没说完呢, 你急什么? 你该知道, 凡是有山的地方, 
       就有铜矿.
  官 : (拍桌子) 他妈的, 你这家伙, 大概活得不耐烦了.
       (枪声, 脚步声)
  兵 : 报告队长!
  官 : 什么事?
  兵 : 又抓到了两个游击队.
  官 : 枪毙!
  兵 : 是! 枪毙.
  官 : 慢点, 等一等, 枪毙太便宜了他们了.
  兵 : 是, 队长.
  官 : 准备今天活埋五十个人, 带来了没有?
  兵 : 带来了, 队长.
  官 : 叫他们自己挖坑, 给自己活埋. 那两个游击队也一样, 叫他们自己挖坑,
       然后埋自己! 嘿, 嘿, 明天再活埋一百五十人, 看他们还敢反吗?
  兵 : 是, 队长!
  官 : 立刻去办!
  兵 : 是!
       (一片人潮声, 哭声)
  官 : 郑克强, 听见吧? 这些将被活埋的人, 就是不服从皇军命令的结果. 这
       是最好的教训!
  郑 : (愤怒) 你们太没良心了! 你们也有父母, 你们也有兄弟, 你们这种没人
       性的残忍行为, 一定会得到报应的!
  官 : (大笑) 郑克强, 你说我们残忍, 其实, 只要你们肯做顺民, 不反抗皇军
       的命令, 日本皇军一定会仁慈地对待你们的.
  郑 : (大骂) 去你的! 
  官 : 郑克强, 别太过冲动, 今天的活埋行动只是小小的惩戒, 明天还有更大规
       模的活埋, 如果你再不改变, 不告诉我们铜矿的所在地, 哼, 明天你也一
       样跟他们同一命运. 那时, 你后悔也莫及了.
  郑 : 哼, 我就是不说, 你又能怎么样?
  官 : 何必呢? 这样对你一点都没有好处.郑克强, 如果你肯告诉我们铜矿的所
       在地, 可免一死, 还有奖金一万元, 如果你告诉我们游击队的总部, 可得
       奖金八千元, 如果你帮我们抓到都殿和耶申, 可得奖金五千元.想想看,这
       麽多好处, 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
  郑 : (冷笑) 你们倒替我设想得很周到, 除了奖金, 还有别的优待吗?
  官 : 哈, 哈, 真所谓`重赏之下, 必有叛徒`, 郑克强, 你终於动心了吧?
  郑 : (大声) 别废话了! 如过我不要奖金, 用别的条件交换, 你答不答应?
  官 : 你先说说看.
  郑 : 我要你释放今天和明天准备活埋的两百人, 我就说出铜矿的所在地. 这就
       是我合作的条件.
  官 : 你愿意放弃优厚的奖金, 来换取那些和你毫无关系的人的牲命,有钱也不
       拿, 太奇怪了.
  郑 : 如果你不肯交换, 那也就算了.
  官 : (沉思) 好, 你先说出铜矿的所在地, 我就放了他们.
  郑 : 那麽, 我先说出一部分铜矿所在地, 你立刻放了他们, 不可食言. 然后我
       再把详细的地图划给你们.
  官 : 好! 就这样决定吧. 不过, 郑克强, 如果你敢欺骗我们, 哼! 不告诉我全
       部铜矿和石油的详细地点. 当心你的狗命.
  郑 : 你怕我骗你?
  官 : 谅你也不敢! 快说吧.
  郑 : 铜矿的所在地就在丹南的珍山, 石油就在亚庇对面的加雅岛. 等你把全部
       人都放了, 我自然会把详细的地图交给你.
  
     
       (音乐, 急促的脚步声)
  兵 : 报告队长, 总部来电报, 消息对我们很不利.
  官 : 参谋部怎么说?
  兵 : 参谋长说, 联军已采用`逐岛跃进`的战术, 节节挺进. 敌军头子麦克阿瑟
       已由新几内亚攻入菲录宾, 我们必须准备撤退.
  官 : 好, 先准备好, 不过在撤退之前, 先把那两百人活埋掉! 
  兵 : 队长, 你不是答应郑克强释放他们的吗?
  官 : 别提那个混旦的郑克强, 这家火可恶极了, 他说的全部都是骗话, 丹南珍
       山根本就没有铜矿, 加雅岛也没有石油. 可恶, 把他跟那两百人一同活埋
       掉!
  兵 : 队长, 几时开始行动?
  官 : 准备好就把他们活埋掉! 越快越好.
  兵 : 是, 队长.
     
      音乐
      (人潮声, 枪声)
  兵 : 队长, 不好了, 联军已开始登陆了, 恐怕来不及活埋的行动了, 怎么办?
  官 : 立刻下令撤退, 全军撤退.
  兵 : 是! (大声) 全军立刻撤退!
  官 : 慢点, 先提郑克强出来, 这个狡滑的家伙, 留下来是祸根, 让我送颗粒子
       弹给他!
  兵 : 队长, 郑克强带到!
  官 : 嘿, 嘿, 嘿, 郑克强, 念在你是一个汉子分上, 我今天就送你一枪, 让你
       死个痛快吧.
  郑 : 哈, 哈, 哈, 你以为我怕死? 来吧, 我死了, 神山游击队的精神永远不会
       死的. 你们的末日到了!
  官 : 哼, 死到临头还咀硬, 送你一枪, 看你还能咀硬吗!
  郑 : 神山游击队万岁, 打倒日本侵略军!.....
       (枪声, 人倒地声, 脚步声)
     
        音乐
  人潮声: 联军登陆了, 联军登陆了!
  都 : 二哥, 我们真的胜利了!
  耶 : 当然胜利类, 还会是假的吗?
  都 : 老百姓真可爱, 他们把剩下的一点点粮食都拿来送给我们游击队, 太感动
       了.
  耶 : 他们说, 如过没有我们神山游击队, 会死调更多人.
  都 : 日本鬼子太残忍了. 二哥, 不知大哥现在何处, 会不会有危险呢?
  耶 : 很难说, 赶快去找吧. 我们去日军司令部找看, 快点去.
  都 : 有人说, 大哥经不起酷刑, 已经告诉他们铜矿的所在地.
  耶 : 别听人乱说, 大哥是硬汉, 没这麽软弱! 一定是大哥用缓兵之计, 拖时间
       骗日本人, 如果不是他, 那二百人恐怕已经被活埋了; 这是那些逃出生天
       的人讲的.
  都 : 对, 还是大哥有办法, 拖延时间让联军登陆, 能及时救出那两百人.
  耶 : 还是大哥机警, 能随机应变. 希望能快点找到大哥.
       (音乐)
  都 : 二哥, 你看, 躺在那边的是大哥, 呵, 他满身是血. 大哥!
  耶 : 大哥, 大哥! (稍停) 三弟, 大哥伤得很重, 快来帮我扶起他.
  都 : 二哥, 大哥会不会死了?
  耶 : 大哥, 大哥.
  郑 : (没力地) 二弟, 三弟, 想不到还能见到你们, 日本鬼子呢?
  都 : 大哥, 日本鬼子逃走了, 联军登陆了, 我们终於胜利了.
  耶 : 大哥, 你受伤很重, 三弟, 快找人来救大哥.
  郑 : 胜利就好了. 唉呀, 日本鬼子走之前, 还放了我一枪.
  都 : 大哥, 来, 看你伤在那里, 让我替你裹伤口.
  耶 : 三弟, 大哥伤得很重, 还是赶快送他进医院吧.
  郑 : 二弟, 三第, 来不及了. 我的伤恐怕不会好了, 我只希望你们不要离开我,
       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都,耶: (同时) 大哥!
  郑 : 二弟, 三弟, 游击队的弟兄们都好吗?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都 : 大家都好, 我们听见联军登陆, 立刻赶下山来, 一路还杀了许多日本兵.
  郑 : 听你们这么说, 我就放心了. 小妹呢? 她被日本兵抓来, 我曾在日军司令
       部见到她, 可是, 后来就没有消息了.
  耶 : 大哥, 小妹, 她.....她牺牲了.
  郑 : (大惊) 呵.... 你说什么?
  耶 : 大哥, 小妹是受不了日军的重刑而死的, 听说日军要她招出游击队的总部,
       可是小妹宁死也不肯说出来, 她牺牲得很光荣!
  郑 : 唉, 小妹, 你真是游击队的灵魂, 你太伟大了!
  都 : 小妹.....(哭泣)
  郑 : 小妹,......, 哦..... 二弟, 三弟, 我恐怕不行了......(呻吟)
  耶,都: (哭) 大哥, 你不能死.
  郑 : 我不会好了, 二弟, 三弟, 别年难过, 神山游击队员是从不流泪的!
  都 : 大哥, 你不能死, 我立刻去叫医生来, 你忍耐一下.
  郑 : 不必, 我知道, 我伤在要害, 医不好的. 我只要你们记住两件事, 第一,
       铜矿在兰脑的马末地方, 而石油是在纳闽的海底.
  耶 : 那么, 大哥以前说给日本军的都是假的?
  郑 : 那是我骗日本人的. 为了要救那些被活埋的两百人, 我只好想出这个方法
       骗日本人, 拖延时间, 所以日本人恨死我, 临走之前要置我於死地.
  都 : 大哥, 你太伟大了!
  郑 : 我临死前将铜矿和石油的所在地告诉你们, 我死后, 你们可以去报告给政
       府, 将来开采后, 一定能造福本州人民的.
  耶 : 大哥, 我们一定会按照你的话去做.
  都 : 大哥, 你还有什么吩咐?
  郑 : 是的, 还有一件事很重要, 二弟, 三弟, 请别忘了我们是结拜兄弟, 我们
       要做华, 巫, 嘉三族的模范, 今后大家要互相帮助, 像兄弟姐妹一般和睦
       相处, 永远和.....和平....相...相处.......
  耶,都: (大哭) 大哥......(音乐, 悲伤)
  耶 : 大哥, 你放心去吧, 我们一定听你的话.
  都 : 大哥, 我们一定和平相处.
      音乐 (悲壮)                            (完)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