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鸟巢
大河盡頭上卷 溯流

The End of the River, Volume I: Upstream Voyage




              
作者:李永平
出版日期:2008 年08 月 08 日 


獻給 Maggie──守護這趟大河之旅和這本書的寧芙 

上卷 溯流

序曲 花東縱谷

招魂──朱鴒,歸來!



昔我往矣……今我來思。

倏忽,咱倆暌違已三年,丫頭別來無恙?

妳還記得台北天空乍然飄起的那片綺麗的雨雪嗎?古早、古早曾經汎漫燕趙大地,漭漭滄滄,那天晌午,好似變魔術一般,當我們在
台北市一間小學門口結緣時,驀地裡,悄沒聲,紛紛灑落在熱烘烘鬧市街頭的那一場雨雪?

妳瞇起眼睛,指著那坐落在回歸線上東海中的台北城,笑道:瞧,雨雪霏霏四牡騑騑。

於是就在那天晌晚,我們大小兩個展開了一趟奇幻迷離的台北旅程。

妳,丫頭,一個名叫「朱鴒」那時才八歲的小女生,揹個大紅書囊,秋日穿得一身土黃卡其長袖上衣和黑布小裙,朔風中,聳著一頭
蓬草樣焦黃髮絲,睜住兩隻烏亮眼瞳子,趿著一雙破球鞋,拖拖沓沓,亦步亦趨只顧追隨我,穿梭在那滿城飛雪裡,迎向北台灣淡水
河口觀音山頭的落日,從古亭國小出發,踩著人行道上的方格子紅磚,走下長長一條羅斯福路,踢躂,踢躂踢,來到了壽而康川菜館
,歇歇腳打個尖,叫店家現殺現烹一尾生猛的肥大鯉魚(我的恩師,湖南大漢顏元叔教授,生平最愛品嘗的壽而康豆瓣鯉魚喔),丫
頭,妳邊吃魚邊噙著淚,怔怔地聽我講述一則發生在南洋的悲慘童年往事,聽完故事吃完飯又揹起書包,伸出妳那隻油膩的手爪子,
瓟梳了梳妳脖子上那刀削般齊耳的一把短髮絲,踢躂踢走出店門,繼續與我行走。雨雪霏霏,婆羅洲赤道地平線上一輪火紅的日頭下
,台北市滿城一蕊一蕾四下綻放的七彩霓虹燈中,妳迎著荒冷的朔風,邊走邊聽故事,似懂似不懂,時而質疑我的南洋童年,時而皺
起眉頭繃住臉孔,悶聲不響,只顧低頭走自己的路……就這樣咱兩個一路從城南走到了城西,淡水河畔,那一窟燈火妖紅鬼影幢幢人
頭飄忽、繾綣纏綿哼哼唧唧、哀聲四起的寶斗里盤絲洞……踢躂踢哩躂啦,妳趿著兩隻破球鞋一口氣行走個把鐘頭,腳都起水泡啦。
拜託,我們在華西街夜市逛一逛吧。於是我就找一家海產店,邀妳在臨街檯子旁坐下來,喝生啤酒,一邊觀看隔壁蛇店老闆殺蛇宰許
,活斬龜頭,血淋淋操刀弄棍指指點點,嚇唬那一夥摟著台灣女子的小腰肢、腆著大肚膛、呆呆圍聚在蛇店門口伸長脖子窺望的阿凸
仔米國人,一邊扯起嗓門,比手畫腳口沫橫飛亢奮地向妳訴說,沙共游擊隊在婆羅洲雨林出生入死的事蹟。兩大杯啤酒下肚,故事也
講完了,我一把揪住妳的髮根,拖著妳,丫頭,走出華西街國際觀光夜市,登上河堤,觀音山頭一瓢月光下,白雪雪滿江九月芒翻飛
呼嘯聲中,揹著妳,一步一蹭蹬,只管沿著烏臭的新店溪跋涉,溯流而上,探索山中一窟活水源頭,尋訪那群棲息在黑水潭底,而傳
聞中絕滅已久的台灣純種原生魚──庵仔魚……

庵仔魚。妳聽!潑剌剌一聲迸響,晨曦中只見千百隻銀白的魚,撲突撲突鼓脹著紅灩灩的肚腩,成雙成對互相追逐著,交纏著,輪番
竄出黑水潭,迎向天邊一枚殘月,喝醉酒般迸迸濺濺癲癲狂狂自顧自捉對兒戲耍起來啦。

丫頭終於記起來了?這可不是一趟奇幻至極的旅程、千古難逢的際遇麼?一個秋日傍晚,台北市驟然飄起那場古老的北方雨雪,咱兩
個,一大一小一男一女來自天南地北,邂逅於這座東海的孤城,於是結起伴來,踢躂★迌,朝向海峽波濤半瓢月,竟然就在那城開不
夜的台北街頭相偕遊逛到天明。丫頭甩著髮,趿著鞋,拱起肩膀揹著妳那只沉甸甸的大紅書囊,頂著荒冷的風,只管緊緊跟隨我,一
路央我講述我在婆羅洲的童年──我怎會不知道,丫頭,妳心裡真正想聽的是熱帶叢林版的天方夜譚,阿拉丁、辛巴達水手之類新奇
有趣、充滿魔幻冒險情節的故事呢?可是不知怎的,故事剛開始雖還有點好玩,但每次一講到我的傷心處,那則童年往事就會被我扭
曲成變調的夢囈般的〈懺情錄〉,淒楚、陰森、殘忍,連我自己聽了都禁不住毛骨悚然,渾不似丫頭妳期盼的有趣童年,但妳始終按
捺住性子,並沒向我提出抗議,只默默垂下頭來躑躅在我身後,任由我向妳吐露一件件埋藏心底多年的罪過和祕密,聽到後來,丫頭
心腸軟了,撲簌簌流下淚來啦,竟扮演起母姊的角色──而妳只是個八歲大的小學女生──溫言撫慰我、開導我,月光下蒼白著一張
小臉子,耐心地讓我訴說完我成長過程中那一樁樁,喔,難以啟齒,卻又不能不一吐為快的悔恨和懊惱。

台北夜遊,至今已三年了,而今妳也消失了三年。朱鴒,別來無恙否?念甚──真的很想念,終日牽腸掛肚,否則我今天隻身寄寓在
花東縱谷這一座十億台幣打造的美麗新校園,半夜驚醒,也就不會霍地起身,呆呆坐在書桌前,面對居南邨窗外月下的嵯峨大山,心
中忽然酸楚,眼圈紅啦,於是抓起一支原子筆,以筆代香,再攤開一疊稿紙權充紙錢,朝向中央山脈北端台北城那一簇無比燦爛荒冷
的紅塵燈火,月下開始呼喊丫頭,招丫頭妳的魂──

魂兮──

丫頭終於聽到了?記得了?那一夜在台北霓虹街頭給妳講完十二則婆羅洲童年故事,天也亮嘍,我長長伸個懶腰,揉揉我那兩顆血絲
斑斕的眼珠,扠著腰,望著一輪紅日頭從東海波濤中翻湧而出,直想扯起喉嚨,仰天狂嘯一番,因為那壓在我胸口的千斤石擔,今晚
被妳這小小姑娘一手卸落了,我那緊繃好多好多年的心,倏然一鬆,我竟狠起心腸來以最冷酷的方式報答妳,我最忠實最體恤、最聰
慧善解人意的聽者──我又給鬼迷住心竅了啦,就像當年我們七兄弟姊妹突然集體抓狂,爭先恐後咬牙切齒,紛紛拿起石頭,活活砸
死我們家那隻忠誠的老狗……丫頭哇,三年前那晚我對妳做出了一件極冷血、極不可饒恕的事:咱倆一大一小互相扶持,歷經一夜跋
涉終於走到了河溪上游,這趟溯源之旅完成了,妳親手把我這個浪子給帶回家了,我便把妳留在終點站,將妳放逐到那一窟陰冷幽深
千年不見天日的黑水潭,頭也不回,自個揚長而去啦。放逐妳,這個素昧平生、與我有緣在台北街頭相聚一夜的小學女生,朱鴒。我
心裡原本盤算,這麼一來,我就可以永遠擺脫心中那隻獸,可以一了百了把那幅貼在我們李家大門口幾十年的妖婦符咒,給揭掉嘍,
可是,萬萬沒料到,丫頭妳這一走我整個人反又失落了啦,我的心頓失依託,三年後,從台北市飄蕩到東台灣的鄉野,從東吳大學逃
遁到東華大學──我一度甚至懷疑自己得了失語症,終日懨懨,懶怠開口,只因為我已經習慣對妳講話,絮絮叨叨呢呢喃喃,透過講
故事的方式,向妳這個陌生卻又覺得十分熟稔、彷彿前世結緣過的小姑娘,毫無顧忌地陳訴心事……三年前那晚,陪伴我走了一趟溯
源之旅,丫頭,妳終於把我帶回到了家門口,可近鄉情怯哪,我,這個老遊子,還需要妳伴我走這最後一程,帶我跨過家門口那道門
檻。所以今夜中宵夢醒,坐在花東縱谷一盞檯燈下,對著窗外那守望在奇萊山巔、笑吟吟、三年前曾經俯瞰我們一大一小兩個人跋涉
在觀音山下黑水河中的月娘,我終於鼓起勇氣,厚著臉皮召喚妳:魂兮歸來,朱鴒。

十月的新店溪,潭水冷冽,妳莫在潭底留連太久。我深知妳的性情,即便被囚禁在一座暗無天日的水牢,縱使形體早已化為一條魂魄
,可妳這個好動的丫頭兒呀依舊會圓睜著妳那兩隻清澄的充滿好奇的眼瞳,張開雙臂扭動腰肢,長髮漫漫(三年了,水底下沒人幫妳
剪頭髮,妳那刀削般、西瓜皮式的齊耳短髮如今已留長了吧),好不逍遙快意,自管游弋在那黑水潭中,喜孜孜地探索潭底的世界,
東張西望,試圖尋找它守護多年,終能不讓人類知曉的重大祕密。告訴我,妳可曾找著了她們?我們上回一路溯溪一路察訪的台灣原
生魚,那每年六月春夏之交,西北雨季,新店溪水暴漲時節,成群結隊鼓著她們腹部那一毬一毬紅噗噗圓滾滾的卵巢,浩浩蕩蕩逆流
而上,直來到水源頭,集體產卵的母庵仔魚──她們果真如學界所斷言的早已滅絕了嗎?或者,她們之中是否有極少數的一群,鬼使
神差,僥倖逃過了當年海東漁郎們使用氰酸鉀,鬼鬼祟祟半夜摸黑進行的大規模、種族清洗式的集體捕殺?如今,這會兒,她們是否
正偷偷棲息在黑水潭底那巨大的老樹根窟窿中,悄悄生殖、繁衍,耐心地等待有朝一日──終於盼到了河清之日溪畔又見楊柳依依─
─破潭而出,百尾千尾萬尾成雙成對驟然洶湧上水面,發狂似地★★啵啵,再度飛騰交歡在觀音山頭一輪皓月下,逗弄那群笑齤齤吐
著血痰、鬼卒般團團蹲伏在黑水潭邊窺伺的漁郎──就像當年,民國五十六年,我剛來台灣讀大學時,有天晚上跟隨學長夜遊,在新
店溪上親眼看到的那一幕月下群鬼亂舞,水中群魚狂歡,壯盛得令人禁不住流下熱淚的場景?

朱鴒,妳必得信守承諾……

嘻,扯淡!我有對你做過任何承諾嗎?

我不管,妳一定要從潭底世界遊罷歸來,向我報告妳在那兒的見聞。

妳切莫忘記那天清晨日出時,徹夜的行程終了,我扠著腰,站在溪上那片嘩喇喇迎風狂嘯的芒草中,眼睜睜,看著丫頭妳,搖甩起妳
腦袋瓜上那一蓬子浪遊一夜沾滿風塵的枯黃髮絲,揹起紅書囊,拂拂身上那件土黃卡其上衣,繫緊腰下那條黑布小裙,桀驁地,昂揚
起一張水白臉子,迎向晨曦邊唱兒歌──妹妹揹著洋娃娃,走進花園去看花──邊回頭乜斜起妳一隻眼睛狡黠地瞅著我,滿臉笑,打
赤腳踩著溪床上那堆亂石,一步蹭蹬著一步,自管走進水源頭一窟黑水中尋訪庵仔魚姊妹們去了……

從新店溪回來,我迫不及待,拾起紙筆將這一夜在★迌路上隨性給妳講的十二個故事,摘要抄錄下來,爾後再做一番必要的潤飾整理
鋪陳,輯成一本小書,給它取個頗為正點、符合學界品味的名字《雨雪霏霏:婆羅洲童年記事》,雖然也算了結一樁心願,但不知怎
的心中卻始終覺得不踏實。朱鴒,那晚妳在北台灣一條溪的盡頭,黑水潭中,尋找到了妳的家園和妳的姊妹,可是我呢,妳那個陌路
相逢、有緣作夥一夜的旅伴──我,昔我往矣今我來思,自甘放逐二三十年的浪子兼遊子,完成了這趟新店溪之旅,經歷了一場宛如
古希臘「卡薩爾西斯」式的清滌焠煉,果真能回到心靈的家園,回到我心目中永恆的歌手,齊豫,用她靈魂的顫音所詠唱的那個「夢
田」麼?



每個人心裡一畝 一畝田

每個人心裡一個 一個夢

一顆啊 一顆種子

是我心裡的一畝田

用它來種什麼 用它來種什麼──



丫頭妳的耳朵最靈敏,妳聽到了沒?就是這樣的幾句最樸實、最單調的歌詞,反反覆覆沒完沒了,在齊豫吟唱下變成一篇荒老蒼涼的
咒語,陰魂不散,自新店溪歸來後就一直縈迴在我耳鼓中,嚶嚶嗡嗡揮之不去,好像那奧德賽海上女妖的召喚,一聲淒厲一聲,叫我
莫再延宕,莫再逗留,趕快回到卡布雅斯河上游,天際,那一座草木不生、光禿禿兀自矗立在暗無天日原始叢林中一輪赤道豔陽下的
石頭山。峇都帝坂。叢林的守護者,獵人頭戰士達雅克人心目中與天地同生的聖山。他們說那是大河的盡頭,生命的源頭。



每個人心裡一畝 一畝田

每個人心裡一個 一個夢

機緣湊巧,自十五歲那年的暑假,它,峇都帝坂,成了我心中私淑的(除妳之外從沒跟別人講過的)一畝夢田。丫頭,瞧妳聽著聽著
兩隻眼睛忽然機靈靈一轉,妳心裡好想知道,這座石頭山究竟在哪裡,對不?在黑水潭底幽錮三年,妳依舊那麼好奇,一如當初我在
古亭國小門口遇見妳時,妳乜著眼,睨住我這個來自南洋的浪子,頭上腳下打量個透,兩道目光森冷森冷,直欲看穿人家藏匿在心底
的祕密似的。老實講,那時,我還真被妳一雙眼睛盯得心裡直發毛……好啦,我不賣關子,妳打開一張世界大地圖吧,看那赤道之上
,東經一百十五度與緯線零度之交,南中國海之南、爪哇海之北,偌大的一片熱帶水域不是橫亙著一個島嗎?這島,妳莫看它形狀古
錐,胖嘟嘟,活像一隻懷著一窩胎兒蹲伏在地上的母狗,滿臉慈藹福福泰泰,它卻是世界排名第三的大陸島,南海碩果僅存的雨林,
自古的瘴癘之地,不知埋葬過多少歐洲傳教士、阿拉伯商賈、荷蘭官吏和眷屬、日本皇軍和營妓、美國嬉痞浪人和華僑豬仔礦工的骸
骨。這島有多大?長一千三百公里,寬一千公里,百分之八十的面積覆蓋著密不通風、熱霧瀰漫的雨林,氤氤氳氳,終年蒸騰在赤道
那一輪火紅的太陽下──丫頭,這已經夠壯觀了吧?可慢著,島上還有六大河系──拉讓江、巴蘭河、加央河、瑪哈干河、巴里托河
、卡布雅斯河──發源自島中央的加拉畢高地,好似一隻龐大的八爪魚,四下輻射伸張,順著山勢奔流而下進入內陸叢林,倏地,蛻
變為千百條黃蛇,在雨林中鑽進鑽出,穿梭過那星羅棋布一窪又一窪連綿不絕的沼澤,來到海岸沖積平原,匯成六條大川,變成六隻
黃色巨蟒,砰砰濺濺一路翻騰嘶吼著分頭闖入爪哇海、西里伯斯海、蘇祿海、南中國海。這六大河系之首,便是號稱印度尼西亞第一
大河的卡布雅斯,長一千一百四十三公里,流經面積廣大的西加里曼丹省,華僑管它叫卡江,達雅克人乾脆稱它「大河」。就在大河
的盡頭,天際,赤道那顆大日頭下,蒼莽雨林中,拔地而起,陰森森赤條條聳立著開天闢地時布龍神遺落的一塊巨石──峇都帝坂。

十五歲那年夏天,在一樁詭譎的因緣安排下,我有機會在這座雄踞南海中央的大陸島,從事一趟卡江之旅。說它詭譎,只因為當初神
差鬼使,我誤打誤撞上了那艘船。丫頭,咱倆在台北街頭浪遊那晚,我給妳講過一個童年故事,說我父親年輕時喜歡飄流,南洋大熱
天,他終年穿著他那套漂白夏季西裝,頭戴一頂米黃草帽,手提一口黑漆皮箱,進出島上的英國與荷蘭地界,風塵僕僕,不知在幹什
麼勾當,後來竟做起走私黃金的營生,著實發了點財。我頂記得,我三歲那年的春節,大年除夕我父親帶著滿臉鬍渣子半夜從外地趕
回來,一踏進家門就把我從床上叫醒,笑嘻嘻站在床頭,解開大衣鈕釦,讓我瞧一眼他腰間迸亮迸亮纏繞著的三四十根金條……但夜
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有一次摸黑穿過英荷邊界,他終於失手,被荷蘭警察逮著,押到荷屬西婆羅洲首府坤甸,打入大牢,後來透過
一個荷蘭女子克莉絲汀娜?房龍,買通典獄長,才得以脫身,鬼趕樣一身清潔溜溜逃回英屬北婆羅洲,從此雌伏,蹲在家裡不再飄流。
長大後我聽他的事業夥伴黃汝碧叔叔說,那時出得獄來,我父親走投無路,便厚著面皮向那荷蘭女子商借三千盾當作路費,否則準會
客死坤甸城。直到今天,我還搞不清我父親和房龍小姐的轇轕,只隱約感覺到有點曖昧,似乎有點不可告人,讓我那苦守在家的母親
受了委屈……但這件事我不想弄明白。反正,那個時代英荷邊境龍蛇雜處,各路人馬各色人種蠅集,覬覦西婆地區的金礦,於是蘇丹
王國的小京城,坤甸,一夕之間變成冒險家的樂園、叢林中的銷金窟,啥事都可能發生。妳知道嗎,我們的客家鄉親,梅縣人羅芳伯
曾在那兒建立一個共和國,號稱「蘭芳大統制」,自封「大唐客長」,統領卡江下游幾十座金礦和數萬華工,真個聲威赫赫,荷蘭人
莫可奈何,直到羅芳伯死後,荷蘭兵才乘隙突襲,將蘭芳共和國消滅。這固然是史實,但跟我要講的故事無關,終歸閒話一句,表過
不提。反正十五歲那年我初中畢業,考上名校古晉中學高中部,為了犒賞我,父親讓我去坤甸,在克絲婷姑姑家的房龍農莊住個把月
。雖然一開始──亦許為了我母親的緣故吧──我對那荷蘭女子殊無好感,甚至有點惡感,但樂得乘此機會,離家一陣子獨自在外度
個暑假,況且,我從未去過西婆羅洲,儘管它與我居住的北婆羅洲沙勞越邦只隔一條山脈,而我父親,那個垂垂老矣、飽受痛風折磨
的浪子,當年便是在這個地界進進出出,幹他那荒誕的營生。於是無可無不可,在他老人家親手打點下,我,十五歲,初次離家的少
年,穿上父親慎而重之從箱底取出的那襲窖藏多年、壓得十分服貼平整、依舊漂白如故的夏季西裝,手裡拎著他那口黑漆皮箱,內衣
袋中揣著他託我交付那洋婆子的三萬盾現鈔(以及一包密封的不知名物事),七月下旬,一個晴朗的早晨,從沙勞越邦首府古晉出發
嘍,搭乘大海船,頂著滾燙的大日頭,穿過赤道線,越過南中國海與爪哇海之間那片沸騰的水域,朝向南極星,航向卡布雅斯河口那
座城,坤甸。可丫頭哇我做夢也不曾料到,後來證明,這趟坤甸之旅只是前奏,一段短短的序曲而已。它的功用在於開啟另一趟更荒
誕、迷幻,更匪夷所思,以至於令我刻骨銘心終生思念克絲婷這洋婆子的航程……


喔,神祕的卡江之旅。

就是呀!丫頭聰明,一聽就明白。

於是那年暑假你在克絲婷姑姑帶領下,從坤甸出發,沿著婆羅洲第一大河,卡布雅斯河,一路溯流而上,航向大河盡頭達雅克人的聖
山,峇都帝坂。

我早就說過,別人的心只有一個竅,而朱鴒妳這小丫頭兒的心卻生了七、八個竅,機靈得緊,自從新店溪別後,三年來叫我怎能不日
日思念妳,牽掛妳,可如今妳獨自個悠遊在那不見天日的黑水潭底,自得其樂流連忘返。

咦?你有沒有發現?你那年暑假的卡江之旅,跟我們上次的新店溪之旅有個共同點哦。

同樣是溯流而上……

抵達水源頭……

尋找……

一件失落的東西!

人生真奇妙。我一生最奇特、最重要的兩次旅程,就在一雙巧手(丫頭,是妳的手喔)撥弄下莫名其妙、天衣無縫地給連接了起來。
朱鴒,這究竟是怎樣的一樁緣法呢?

嘻嘻,上帝的安排自有美意。

妳莫嘻皮笑臉,我是跟妳講真的。不過,當初展開卡江之旅,我倒沒意識到自己是在尋找一件什麼東西,就像妳,朱鴒,一個小學女
生偶然與我結識街頭,迷迷糊糊伴隨我,漫遊夜台北,兩個人一大一小沿著一條腥臭的黑水河,邊走邊講故事,尋尋覓覓直到旅程快
接近終點,心中才靈光乍現,恍然大悟:原來,咱們這一夜跋涉,溯溪而上,竟是在尋找傳聞中早已滅絕多年的台灣原生魚,庵仔魚。

這就是探險旅程好玩的地方呀,哥哥!你想,你若一開始就知道你去尋找一件什麼東西,那不就像到市場買菜,或像上學讀書一樣無
趣嗎?那不就不是★迌了嗎?你記得我在古亭國小門口,水泥地上,用粉筆寫給你看的兩個方塊字「★迌」?這是最美麗、最奇妙的
冒險呀。只是你十五歲那年的卡江之旅,比後來我們的新店溪之旅更神祕陰森,路途更長,時間更久,花了你一個暑假,這樣的旅程
中肯定隱藏著一件更奇特、更有意思的東西。當初你穿著父親的舊西裝,提著父親的黑漆皮箱──嘻!你那個模樣一定很古錐──獨
自搭船到坤甸,出門時難道真的一點預感都沒有嗎?

沒。那時我心裡只想離家出門在外度一個暑假,玩玩,散心。

那就好玩了!這個行程聽起來有點意思哦。我真想也走它一趟。

當初到了坤甸,糊里糊塗,就在克莉絲汀娜?房龍小姐帶領下,我跟隨一群陌生的白人男女,乘坐達雅克人的長舟,沿著卡布雅斯河一
路逆流而上,穿透層層雨林,航行一千一百公里進入婆羅洲心臟。大夥哼嗨唉喲,推著船,闖過一灘又一灘怪石密布水花飛濺的漩渦
急流,直抵大河盡頭的石頭山,峇都帝坂。那時我真的不知道,甚至抵達終點時也沒察覺──我只是個十五歲的懵懂少年啊──這趟
航程究竟代表什麼意義,在大河盡頭我又會找到什麼東西,發現什麼人生祕密。我只是感覺好爽,心中很痛快,因為我完成了一趟同
儕們沒有機會經歷、心裡準會羨慕得要死的冒險旅程……就像妳,朱鴒丫頭,這會兒豎起兩隻耳朵,睜著一雙水靈靈充滿好奇和疑問
的眼睛,凝神屏氣,準備聆聽我講述卡江之旅,可妳心裡壓根也不曉得,這樁經驗,這則乍聽起來緊張刺激、曲折離奇、洋溢著異國
情調和熱帶風情的探險故事,裡面到底藏著什麼東西,而找到它之後對妳一生會產生怎樣的影響……朱鴒,就讓我們再結緣一次,再
度結伴出門闖蕩★迌去!喂,出發嘍。現在就讓我們沿著那條黃色巨蟒般的大河,共同展開這趟貫穿南海原始森林的少年暑假之旅,
讓咱兩個肩並肩一起經歷、一起見聞、一起感受、一起探索和發現這個穿渡祕境,直抵天盡頭、大河盡頭的航程,然後拜託妳再度把
我給帶回家──真正的家,我剛才向妳訴說的我內心中那畝夢田。

一顆啊 一顆種子

是我心裡的一畝田

用它來種什麼 用它來種什麼

種桃種李種春風 開盡梨花春又來

那是我心裡 一畝 一畝田



丫頭,妳聽!在這台灣東端的花東縱谷,夜深人靜,蟲聲唧唧,占地二百五十公頃的偌大校園燈火零星,整排宿舍暗沉沉,只我一人
不眠,獨自個呆呆坐在書桌旁一盞燈下,讓齊豫那邈古蒼涼的歌聲,招魂般反反覆覆,不住迴盪在我耳際,心中只顧追索多年前那一
個月的旅程──逐日的逐個小時的追索,分分秒秒地重溫──往事紛至沓來,於是撿起紙筆,發願似地不住書寫,一字一思念,召喚
妳。魂兮歸來,切莫在新店溪上一窟窿黑水中逗留太久喔!妳看窗外一瓢清光,整夜映照我,可不知什麼時候就幻化成一鉤暗淡的下
弦月,披上一幅青紗,悄沒聲,隱沒到阿美族的聖山黑色奇萊的背後去了。往東,海岸山脈草木蔥蘢,驀地裡迸出簇簇金光,一輪紅
日從太平洋中升起來啦。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丫頭拜託妳再度伴隨我走一趟★迌之旅,叢林中烈日下,讓咱倆追隨那條黃色巨蟒一
路溯流而上……一如三年前,妳這個八歲大的與我偶然邂逅街頭的小小女生,帶領我進入台北那繁燈似錦、海市蜃樓般的世界。妳,
朱鴒,就像一隻領路鳥──就像我十五歲那年卡江之旅一路上不時遇到的那一個個守護河船的小天使:小蒼鷺、婆羅洲魚狗、磯鷸、
黑冠翡翠鳥。這些棲居婆羅洲內陸叢林的水鳥,小不點兒,總是顫顫巍巍孤蹲在河畔一根伸向河心的樹枝上,靜靜守望往來的商旅。
眼一亮,她看見我們的船陷入險境,便颼地從樹上直撲下來,飛到船頭前方,不聲不響,引領我們穿過滾滾洪流,渡過處處險灘,直
來到約莫五百碼之外,她的疆域邊緣,才悄然折返,棲停回自己那根樹枝上,將引路的任務移交給守候在下一段水域的領航員,那另
一隻嬌小玲瓏、孤零零、骨碌骨碌圓睜著眼瞳子蹲在水邊樹枝上的翠鳥或小魚鷹……朱鴒,對我而言,妳不也是一隻領路鳥麼?妳看
妳的名字──

鴒──

多麼奇妙,字裡不就蘊含著一隻──

領路鳥。

對了,就這三個美麗的方塊字組合成一個更美麗奇妙的方塊字,鴒。紅領路鳥,朱鴒。

咦?這我倒沒想過哦。但我不要做小鳥,我願意化成一個無聲無息的影子,一條哀怨淒美的幽魂,濕淋淋從水中倏地冒出來,飄飄嫋
嫋一路追隨你這個老想回家的浪子,悶聲不響日日夜夜糾纏你,陪伴你,直到大河盡頭那座光禿禿鬼氣森森的石頭山,才悄然折返,
獨個兒回到新店溪上游黑水潭底,我自己的家,跟我那群庵仔魚姊妹們重聚廝守。嘻嘻。走!咱兩個這就上路吧,一起出發前往卡布
雅斯河口那座城,坤甸。 
<待续>

犀鸟天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