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与地球-垃圾处理能否拯救城市

三、垃圾处理能否拯救城市

1.不锈钢罐头的来源和去向

  库存也会变成垃圾

  世界每天在排出垃圾,地球上垃圾在积累着。仅 日本1987年一年之间排出的垃圾就为5.7亿吨,其 中60%即3.6亿吨是石油、煤、天然气等气体状态 的垃圾,2.1亿吨是铁矿石、木材、农产物等从原材 料来的固体或液体的垃圾。用垃圾方程式来计算一 下地球上减少了5.7亿吨资源,实际上使用了更多 的资源,既使用了16.2亿吨资源。

  先来看一下16.2亿吨和5.7亿吨之间的差,即 10.5亿吨上哪里去了呢?有的变成了汽车、机械等 耐用消费财产,高层建筑、住宅在国内作为库存存 在,这些东西最终会变成垃圾。日本1年中16.2亿 吨的资源(库存)在减少,同样量的垃圾却在增加。

  所谓垃圾就是在世界中被制造的所有一切产品 和商品。在此让我们来看一下仅是其中一个成分的 空罐头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在什么地方、怎样被制 造而成的,然后被消费、变成垃圾的这个流程。

  不锈钢罐头的来源

  罐头的材料是铁(不锈钢)和铝二种。在日本使 用的罐头一年中有280亿个,1人平均是230个。其 中约70%是不锈钢罐头,剩下的是铝合金罐头。

  不锈钢罐头的原材料是铁,有关铁如在第1章 中所说的,是资源中提炼出来的。铁矿石以前在日本 能开采到,现在都是从外国进口。主要进口国家是澳 大利亚、巴西等。铁矿的主要成分是铁和氧气的化合 物。用焦碳在溶铁炉中将铁和氧气分离。然后将铁 取出后,同时排出作为垃圾的二氧化碳和矿渣。铁在 转炉中进一步提炼出氧气,铁就变成了钢。将此施 压,变成薄薄的铁板,然后切裁、焊接,最后成为罐 头。

  不锈钢罐头用于鱼、肉等罐头食品,最近发展到 用于整理头发的喷雾器、压缩液体、杀虫用喷雾器、 可燃性压缩煤气的容器等。但是,不管怎么说,用于 饮料的罐头占80%。

  饮料制造商从铝罐制造商处买来罐,装上食 品,很多情况下,罐的成本贵于罐内的食品、这对我 们消费者来说无法考虑。从饮料制造商经过批发部、 门市部或自动售货机买到罐头饮料,喝完其中的饮 料,就将罐头扔掉了。罐头转眼间就变成了空罐头这 个垃圾的名称。就这样制罐公司产生的罐头,在几个 月中全部变成了垃圾。罐头可以说是典型的不可回 收的商品。

  分别收集

  由于分类方法的不伺,各城市中收集到的空罐 头,有可能分属于下面某一垃圾:普通垃圾、不可 燃类或是资源垃圾类等。

  在称为主要产生普通垃圾的城市,自行车、冰箱 等大型垃圾以外,全部都混合在一起收集。罐头、生 活垃圾、塑料、玻璃瓶、陶瓷器、伞等混合在一起收 集,这样的市有横滨市、大贩市、北九州市等。

  称为主要产生不燃性垃圾的城市。现在所说的 普通垃圾,进一步分为可燃性垃圾和不燃性垃圾。罐 头是不燃性垃圾,与玻璃瓶、陶瓷器、伞作为一类混 合在一起收集,这样的城市有东京(23个区)、札幌 市、名古屋、神户市、福冈市等。称为主要生产资源垃 圾的城市,作为资源卖出的更多的是玻璃瓶或罐头 这类不燃性垃圾,作为特别分类进行收集,尽可能地 减少填埋式处理。仙台市、松本市、川崎市、京都市、 广岛市等属于这类城市。广岛市列为资源垃圾的有 报纸、杂志等的纸、布类等,可以燃烧的垃圾也包含 在里面,以便尽可能减少用焚烧炉焚烧垃圾。

  除此以外,单独将铝合金罐头分列出来的有东 京都目黑区等。可见,同一种罐头,一样作为垃圾处 理,不仅名称不一样,处理的方法也不一样,其结果 也不一样。

  在这些地区,人们都是按所在地的市政府机构 (城镇)作出的说明理由来决定,并不是全部的罐头 都是按这样的区分来处理的。根据我们公司的调查, 即使在罐头作为资源垃圾的城市,仍有平均5%左 右的罐头与可燃性或不可燃性垃圾混合在一起。即 使在作为不可燃性的城市,平均10%左右的罐头仍 作为可燃性垃圾处理,因此可以说没有完全按市政 府的要求进行处理。总而言之,在自治体的垃圾收集 中是这样的,这样做也不违反废弃物处理法。

  另外,还有垃圾收集时不拿出来,随便扔掉的罐 头。例如兜风时车子开到道路转弯处扔的罐头,在自 动售货机买的饮料边走边喝随手放在售货机上面或 扔在树林中。一些青年,在河边、海边进行野餐,一边 欣赏自然风景,一边却无所顾忌地将罐头扔在地上。 这种行为是违反法律的。这种垃圾被称为乱散垃圾。 散在地上的罐头就是这种垃圾的一种。

  再生利用.焚烧·填埋

  收集而来的罐头主要可以分为三大去向。

  第一去向是用吸铁石将垃圾分开后,作为铁资 源送到制铁公司,再一次制造出铁。不锈钢罐头大约 40%是这样处理的。如把它作为原材料制成钢筋混 凝土(铁芯)用于建筑,这就是再生利用。

  第二去向是与其他垃圾一起,放在焚烧炉内烧 毁后填埋。这样处理后的不锈钢罐头大致有30%。 用烧焚炉烧毁的纸、塑料等这类可燃性物被烧毁后 只剩下二氧化碳和水蒸气等气体,几乎没有什么灰。 因为焚烧炉内的温度是1000℃以上,不可燃烧物中 的铝罐头、玻璃瓶经焚烧后改变了形状。因为铁在这 样的温度中不会溶化,焚烧后的灰中只看见被烧的 黑黑的罐头,在焚烧灰中50%是不锈钢的罐头。

  第三个去向是与其他垃圾一起直接填埋。大致 占不锈钢罐头的30%。除在第二去向和第三去向中 消失的以外,都分别在填埋中生着锈结束了其“一 生”。就这样,所谓的铁矿石作为地球的基础存在于 资源,是铁的原料,再从铁制成罐头,在方便我们的 生活中发挥很大的作用。其60%将再也不使用,支 离破碎地被扔掉。在日本1989年1年中150万吨的 铁矿石中制造100吨的不锈钢罐头,其中60万吨的 铁矿石以不同的状态被酸化后被埋在土地。同时,50 万吨的矿渣在制铁中所被扔掉。

  再看一下铁(不锈钢)罐头的制造从铁的生产 阶段到所有的流通领域为止,使用了多种能源,如石 油、煤炭、天然气等。这些能源,在使用过程中最终形 成二氧化碳和水蒸气,并以此将能量释放出来。综上 所途,丢弃时空罐头不仅是丢弃了原材料和制成品, 同时,也将资源(二氧化碳)当作垃圾一齐丢弃了。就 是说,关于垃圾罐头一事,到目前为止不仅仅作为原 材料及制品的垃圾,而且作为能源的垃圾(二氧化 碳)被扔。就这样的垃圾量每年是130万吨。

  垃圾处理的终点

  到这里为止,就不锈钢罐资源的来源和其处理 的去向进行了叙述。所有的垃圾处理都与此相同,根 据资源的来源,决定处理的方法。铝合金罐头是怎样 处理的呢?玻璃瓶、塑料瓶、纸盒子又是怎样的呢?有 类似这样用单一原料(包括多种原料)复合制成的东 西。例如,伞是以钢铁做成伞骨,用硬塑料做成手柄 及用合成纤维的布,然后做成一把伞,这些来源各有 不同渠道。进一步举例来说,汽车有一万个以上的零 件组成,也是来自各个不同渠道。

  这样,如果将垃圾一个一个的来源寻找一下,就 会发现其结果就一个,即地地球上的资源就是垃圾的 来源。

  让我们来寻找一下垃圾处理的途径吧,其结果 是成为环境的一部分。要么作为二氧化碳、水蒸气 等成为大气的一部分;要么埋入土地成为土壤的一 部分;或者埋藏地中再渗露出来与海水混在一起,与 海成为一体。垃圾的最终归宿是大气、水、土壤这些 地球环境的组成部分。

  若要对垃圾从环境中来,最终又转移到环境中 去的全过程进行具体的调查统计,这需要许多部门, 首先要有资源、能源、工业生产、流通、行政部门各方 面的资料,同时还要有相关的产业界对每一种相关 产品提供具体的数据。

  垃圾是资源--环境途径的折返点

  垃圾是从地球(资源)到地球(环境)物质流程的 折返点。

  在地球上,万有引力的法则在起着作用,还有物 质不灭定律,所以地球上的一切物质重量是保持不 变的。例如,不管制造了怎样的罐头,一旦成为垃圾, 在地球上的铁的重量是不变的。对人类来说有用的 铁即资源(铁矿石)减少了,对人类没有用的垃圾(破 破烂烂的酸化铁)以此相同的量增加了。

  垃圾在不断地增加,地球将会怎么样呢?是不是 两手一摊,毫无办法呢?

  当然没有这样的事情,人类是富有智慧的。废弃 物再生利用系统工程将减少垃圾,不断赋于垃圾新 的生命。在这本书的后半部分将思考这一问题。作 为第一步,首先把垃圾处理作为现在日本地方政府 时一项行政事务。接下来想稍稍回顾一下垃圾处理 的历史。

2、处理垃圾的历史

  最早的垃圾处理厂--贝冢

  垃圾和人类的生活并存,是必然要排出的东西。 没有垃圾的生活是没有的。因此垃圾历史是与人类 的文明史同时发展的。

  有史以来,人类一开始是以捕捉野畜作为口粮, 那时的垃圾大都分化在自然中,在土中由微生物进 行分解,至今未留下任何痕迹。但也有例外的,如贝 冢就是这样。贝冢是碳酸钙成分组成,是无机物质, 微生物不能分解。因此各地到处留下一堆堆贝冢。反 过来说可以有力地证明那里是人类集团生活的地 方。换个角度来说那里是垃圾处理的地方。

  下面让我们来考虑一下,垃圾成为社会问题,影 响日本人生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平城京到平安京

  因有关垃圾的资料和文献极少,只能推定。我认 为利用垃圾厂来处理垃圾是从日本权力的统一,形 成中央政府,随着平城京的繁荣,最终过渡到平安时 代那个时期开始的。

  平安时代,从794年起将京都作为首都并经历 了比较长的时间。在这以前90年左右的平城京时 代,是以奈良作为首都的。再进一步往前看,短的仅 仅只有几个月,长一点的也只有十几年就要转换首 都。其理由是新的天皇即位时,常常伴随势力斗争、 天灾、瘟病传染,并将此与宗教结合起来进行搬迁。

  平城京是模仿中国唐朝的长安建立起来的城 市。当时居住着20万人以上,在每天的生活中,会排 出20万人以上的垃圾和废水(包括粪便)。人类每天 用的食量与过去相比基本不变。但是,因吃的东西不 一样、粪便的量肯定比现在多。至少BOD(生物化学 性对垃圾要求量)等被污染的成分原排出量单位与 现在大至相同。我认为这样想是不会错的。

  奈良是狭窄、平坦的盆地,基本上来说没有很大 的河川。这可以从建造水池,将雨水积存起来进行灌 溉这一点了解到。那么在平城京,20几万人排出的 垃圾、粪使必需在什么地方进行处理。换了现在,用 水车、垃圾车,将垃圾、粪便装到没有人的地方,可以 比较简单地解决。当时必需使用全体人的力量才能 搬运。由于不知道病菌以苍蝇和老鼠为媒介的作用, 不会特意这样去做。很可能把垃圾扔在家的附近,简 单地掘一个洞将粪便垃圾埋在下面,就这样发展到 现在。这在发展中国家作为一般日常的事还在做着。

  从这些可以想到的是井水、河水被污染,而这些 水又作为饮料被利用。另外,在填埋垃圾的地方苍蝇 产生,老鼠繁殖,这样作为霍乱、鼠疫等病菌的媒介 病毒蔓延,很多人死于传染病必是与这些有关,又遇 上佛教传人,将宗教的理由结合起来,就进行了迁 都。

  作为自然处理垃圾的系统,如果有一条很大的 河,奈良会作为首都比较长地繁荣、发展。可见我的 推论完全是成立的。接下来的平安京,从鸭川开始有 很大的河川,沿着鸭川边建造了天皇的御所。芥川的 河名据说是灰尘故意思。在平安京,人们在生活中排 出的灰尘、垃圾在这条河里作处理,得到净化。这是 维持了干净的生活的理由,就是说那条河成了天然 的下水道。这就是平安京被选为首都的理由及长期 得以繁荣的原因这个也是不会错的。

   最后想讲的是,在10年以前,我的公司接到奈 良市政府机关制作《奈良市垃圾处理基本设想》的委 托。在那个设想中我们对行政负责人提出了“为了奈 良以后的日益发展,希望加强垃圾处理的行政力量” 的要求,同时把以上的推论也写了进去。但是,无法 说清在哪个阶段,最后无可奈何将这一段削除了。具 有光荣传统的都城与垃圾结合在一起,好像在指责 自治体有问题似的,但我不认为这个推论是错误的。 那时深深感到“垃圾”依然是个不受人喜欢的课题。

  垃圾不断积累而导致鼠疫

  不用的东西再所谓干干净净地扔掉,用法律用 语来说,就是适当处理。这个适当处理,是在人类生 存的基础上。对维持都市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没有适当地处理不用的东西,城市受到了 毁灭性地打击的例子,在中世纪的欧洲有过。1348 年在欧州发生的黑死病(现在称鼠疫)而死了大量的 人就是这样。记录中,从1348年到1353年的5年, 死者达到了数十万人。例如在佛罗伦萨死亡率超过 了3/5,在比利时达到了3/4。

  随着农业生产力的提高,人口也在增加,原来束 缚在庄园的农奴可以自由地流向城市,寻求更好的 生活。如果城市人口增加,在那里就会开始新的贸 易,然后又会增加人口,就这样城市人口不断地集中 起来。

   其结果,厨房垃圾、各种废水这样没有用的垃圾 同时也在城市集中地排出,积蓄起来。如果垃圾能运 出城市的话,可以维持舒适的生活,但是实际上这些 垃圾都是积存在城市里。垃圾箱、厕所、自来水被污 染、臭蚊子、苍蝇、老鼠等不卫生的现象被日常化,这 些为鼠疫的产生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集中到城市里来的人们,是为了结束悲惨的农 奴生活,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才移居住所。然而 由于这些移居者从自身排出的垃圾,是创造一个更 好的生活环境呢,还是将自己引上死亡的道路?

  霍乱与垃圾的处理法

  在日本经过了镰仓、室町、战国时代,到了江户 时代战乱逐渐消失,许多城里的“下只角”也繁荣起 来了。特别是江户(现在的东京——译者注)成了文 化、商业的中心、在最初的19世纪,推定人口达到了 130万人口,当时已成为世界大城市之一。

  江户的垃圾是怎样处理的呢?如果从经济发展 的阶段来考虑一下,物品使用价直之高,东西之宝贵 与现在是无法相比的。不用的东西修理,旧货商店到 处都是,可以推定那时彻底进行了再生利用,但并不 是说没有垃圾问题。幕府设立了“垃圾改造官”的职 务,1648年发布的“江户城市各法律规定”中谈到了 垃圾处理,经过那以后再三强调了城镇、河流垃圾的 处理。那时很多人将垃圾扔在附近适当的地方。下 面就让我们来看一下当时因此而造成的社会问题。

  从明治10年(1877年——译者注)以后的23 年,霍乱、鼠疫、大肠伤寒等病的流行,其原因可以说 是垃圾乱扔。是该原因使明治政府在1900(明治33 年)制定了《消除污染物法》这样的法律。这是日本最 初有关垃圾的法律。

  当时处理垃圾的方法是以埋入土地为主,寻找 峡谷、坑,将垃圾埋在那里。随着填埋数量的增加,需 要接而连三地寻找这样的地方,在那里将垃圾扔掉。 当时的垃圾主要是厨房垃圾,垃圾在地下腐烂,发 臭,成了苍蝇、老鼠的温床,成了不卫生的发源地。离 开居住地远一点还可以,但这往往又是不可能的。为 此可以考虑的方法是焚烧,即可以烧的尽可能地焚 烧,然后实行土地填埋。这主要是考虑到减小垃圾体 积,有利于环境卫生。

  在日本真正开始考虑制造焚烧炉焚烧垃圾是从 1960年开始的。政府为普及近代焚烧技术,对那些 独自进行处理的城镇,建设新的焚烧设备时,由政府 发给补助金以资奖励,作为垃圾处理的国库补助金 继续到今天。现在日本70%以上的垃圾是进行焚烧 的。从世界上来看除了日本以外,还有瑞士等可以数 得清的几个国家。对土地紧张的日本来说,尽可能地 燃烧后实行土地填埋,以此减少垃圾这种想法占主 流。

  经济增长必然使垃圾增加

  进入1950年后半期,随着经济的高度增长,垃 圾与城市化的进展和工业的发展相对应,也成了不 可忽视的问题。因人手不足,从事农业和家庭劳动的 人正在减少,并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与生产活动紧 密相连的,在在生活中扎根的废物再生利用方法也逐 渐消失。

  在经济高度增长中起主要作用的是工业。制造 业商的目标是占领一亿人口的国内市场。在那里提 供便宜物品,让消费者像使用温水一样地使用。

  大量消费的结果造成了大量的废弃物,这样造 成了垃圾的急速增长,与此相对应的是工业垃圾也 在增加。由于从工厂排出的化学物质引起的公害,经 认定由这些公害造成的公害病是水俣病、痛痛病、在 四日市发生的哮喘病等。但是,在这些公害病发生的 初期,被认为是水土不服病,除了直接受害者以外几 乎没人关心,也没有形成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

  1970年在所谓以公害为主要内容的国会上,通 过了14个有关防止公害的法案。其中有《大气污染 防治法》,《防止水质污染混浊法》及与此并行的是 《关于废弃物的处理及清扫的法律》,在此第一次明 确了废弃物的定义,确定了废弃物排出者承担处理 责任原则、可以说这是作为垃圾被重视的第一年,垃圾 问题作为社会问题开始被广泛认识。

3.处理垃圾的现行行政机构

  垃圾战争

  东京的垃圾战争,强烈地冲击着垃圾处理行政。 所谓东京垃圾战争,是指东京都倒在江东区梦之岛 上的垃圾,因发臭和大量的苍蝇以至严重地影响了 居住地。另一方面,东京都准备在杉并区建造焚烧 场,因当地人的反对而没有建成。倍受公害之苦的江 东区居民使出全力阻止外区垃圾的进入,这事发生 在1972年。

  这个问题一直到有关杉并工厂建设有了一点出 路以后才算告一段落。第二年在东京多摩地区(23 区以外的区域),发生了同样的垃圾战争。武藏野市、 立川市、八王子市、町田市等26市5镇1村拥有人 口380万人口,大部分的市镇村没有自己的垃圾填 埋地,只有瑞穗镇和羽村镇利用掘泥留下的坑填埋 垃圾。

  在瑞穗镇,是我作为该镇的特别专家在现场进 行工作过的地方。在那里一边观察实际状况一边听 取第一线工作人员的意见,对当地的垃圾问题有了 亲身感受。每天700台的大货车、垃圾车将垃圾运 来,整个镇上漂荡着一股臭味,产生了大量苍蝇,这 些苍蝇在小学校的天花板上、地上都爬满了黑黑一 层,小学校的教室内全部贴满了粘苍蝇的纸,课也不 能上,吃饭时塑料袋套在头上。在东京都经营的住宅 区内,既使在大热天也不能打开窗户。然而,窗户不 开,苍蝇也会从入口处进来,这样在门前挂着塑料袋 一层、二层,进门前先必须通过塑料袋,然后再进门。

  居民将困境向当地政府机关作了反映。但是,关 于产业废弃物以及其他城市的垃圾的处理,不在镇 的权限之内。其权限在东京都,但是在东京都根据法 律,申诉不具备一定的条件就不可能得到认可。最后 的结论是那块土地的所有者,与买或租那块土地并往那里输送垃圾的单位这二者之间的内部问题。这 也是法律规定不充分的原因,不能追究其责任。

  在这样的状况下,忍耐再三的居民起来进行了 反抗。在明知违反道路交通法的情况下,使出了全部 力气,在道路转弯处打下了一个大桩。为此,搬运垃圾 的货车处于停止的状态。在新闻报道进行报道以 后引起了社会各方面的关注,形成了很大的社会问 题。

  居民又将该事件诉诸八王子地方法院,请求停 止垃圾填埋。但是,这时90%的坑已作为填埋地进 行了使用,与此有关的利益经过调整,很快得到了解 决,以后不再进行垃圾填埋作为条件,该案最终达成 和解。这是发生在1976年的事情。

  从垃圾着手,建设城镇——瑞穗镇的实验

  瑞穗镇成功地阻止了外部垃圾的搬入,多年的 悬案得到了解决。但是在问题得到解决的同时,又发 生了一个新的问题,瑞穗镇的居民及办公楼排出 的垃圾的处理场地也同时消失的问题。为此,镇长将 垃圾处理作为镇的重大政策课题提了出来,并下决 心加以解决。其基本思考方法是,本镇的垃圾完全在 本镇处理的同时,并决心为被同样困难困扰的城镇 创造一个典型。那时的垃圾行政的态度是只有采用 最新技术,建造焚烧炉,才能解决很多问题,换言之, 作为垃圾行政对技术具有很大的依赖性。不少居民 认为处理垃圾是行政理所当然应该做的服务项目至于垃圾的扔出方法,一般的居民并不关心。

  但是,瑞穗镇的居民们在吃尽了垃圾的苦头后, 深深感到,垃圾是自己的问题,发明了不少解决垃圾 问题的基本做法。例如,在填埋地的家具、家用电器 产品、自行车等修理后,就地出售,并进行了以孩子 为中心回收报纸、杂志、衣类等的活动。我们向瑞穗 镇提出了《清洁瑞穗计划》,这是一个很实际的想法, 这样一来把原来棘手的垃圾问题从另外一个角度来 处理,即引导居民“从垃圾着手建设新的城市、改造 城市”,为此居民们应该在制定计划时就要参与,与 行政机关共同推行区别垃圾,不用物的交换,建立这 样一个新的系统工程。以“从垃圾着手改造城镇”的 计划作为契机,确定了从1976年开始到第2年的3 月这一段时间的规划,1978年3月开始建设资源再 生利用中心(瑞穗清洁中心),在短短的期间内大部 分的计划得到了实施,填埋垃圾的面积也减少了一 半,其成果是可喜的。

  图表主要表现了从计划的制订到实施的主要方 法和16个阶段在小计划的实施中取得成功经验的 基础上,再实施比较大的计划。就这样,在计划和实 施的互相作用,不断地连续发展基础上,推进了计划 的具体实施。

  最大的难关——确保用地

  一方面,原来依赖于在瑞穗镇、羽村镇填埋处理 垃圾的城市,根据在自己的区域内处理的原则,相继 建造了垃圾处理设备,即填埋地、焚烧工场等。但是, 确保用地是最大的难关。垃圾大量排出的地方主要 是住宅区和大楼,在那里没有空地。即使有,附近也 是住着居民,因嫌垃圾处理工场会恶化环境,所以反 对建造这类工场。

  在此,让我们来看一下城市是怎样来解决垃圾 处理设备的用地的。

  首先,作为第一步,从大量排出垃圾的地方和几 乎不排出什么垃圾的地方,既很少有人住的地方,选 出设备安装地。但是,如果不行的话,在相同的县内 寻找具有相同条件的城市,共同从事垃圾处理。如果 这也有困难的话,接下来与其他的县共同进行。总而 言之,自己排出的垃圾,有关处理必需不依赖其他城 市这就是日本的现实。现在,东京都内的城市,已经 是将垃圾运到300-500公里或在更远的地方去进行处理。

  1989年5月,在千叶市的青森县的田子镇运来 的垃圾造成了很大的社会问题。因为这些生活垃圾 没有经过焚烧就被运来,而当时焚烧灰属于不燃类 垃圾,一般的做法是在县以外进行处理。另外,有关 产业类的垃圾在法律不管在什么地方处理都行。 而实际上,首都圈内的这类垃圾都是运到北海道、东 北、北陆及四国、九州等地方。

  但是,这也是限的。当然在日本也有居住分散 的地方。在农村维护舒适的生活环境的意识与城市 内没有什么区别,对其他地方的垃圾运到自己的区 域内处理也表示强烈地反对。

  我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出入于地方的市、县政 府等。有位政官员作了这样的发言:“地方上可以 团结起来拒绝首都圈内的垃圾,东京的粪便不阻塞, 政府就不会考虑分散(人口分散--译者注)的问 题。”这一些是在中央官厅对人口集中的城市,有计 划地分散到地方的构思逐渐消失时所发表的。听着 这个发言,确实感到东京都的移转,不到垃圾阻塞是 实现不了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人类仍然是平城京时 代的人,一点儿都没有发生变化。

  用地选定的新方法——武藏野方式

  城市为确保处理垃圾用地的又一个方法是在市 中心进行选择。这种做法是在选地的同时将选地方 法也进行公开,并引导有关市民参加共同进行选择 工作。这实际上是在武藏野市(东京都)我们公司作 为专家集团将智慧集中起来作了提案并被采用。集 中全力打歼灭战,作为一种社会实践而得到了成功, 通过调整双方利害关系取得了双方的同意,其中积 累了不少技术秘诀。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①包括市提出的用地方案,全部向市民作了说 明(实际有四处);

  ②市长委托全体候补地的居民代表和一般居民 代表、市议会代表及具有经验的学者、专家组成的委 员会进行选地;

  ③直接属于委员会的工作班子配备专家集团;

  ④委员会的期限为一年。在委员会建议的基础 上,由市长决定用地(提案不集中时由市委员会决 定)。

   结果,市的最初提案和被公布的场所完全不一 样。基本上同意选在刚刚建立不久的市办公楼附近 的排球场。

   在取得这些以前,不论是有知识经验的当地居 民,还是以市长为首的市的负责人、工作组的专家等都根据自已各不相同的状况,经过苦苦的思考、迷茫,最后经过决断选出一处。可见强烈地反映了大家 共同的愿望。

  1979年委员会用这样的方法提出议案,第2年 (1980年)决定了用地,1981年开始建造,1984年完 工。工厂周围的绿化等也列入城镇计划之中,接下来 的事由当地居民参加的另外一个委员会进行。当然 不用说是根据公害防止基准,姻囱的形状也是独一 无二的,工厂的建筑物,周围的树、花,包括提供给热 能利用的综合体育馆,其内容是适合属于市的一级地。 “在夹缝里造垃圾焚烧炉”论,在东京都是由美 浓部知事提出来的,因而在都政府旁边建造了垃圾 工厂。除武藏野市,其他还有仓敷市(冈山县)。在东 京都清扫审议会最近提出丸之内的都政府旧办公楼 址是否可以建造垃圾焚烧工厂这一设想。非常希望 能成为现实。在城市的一级土地上建造垃圾处理设 备被认为是理所当然时,城市就能再次复苏。在体外 不能排出垃圾时,生命也就终止了。继续不断地排出 垃圾,其前提条件是活着。

  垃圾处理技术的进步

  为了建造垃圾处理设备,必需得到用地周围居 民的同意,这越来越成为一个难题,另一方面日本的 垃圾处理技术确实在进步。现在,都内垃圾焚烧炉大 约有1900座,1天约焚烧17万吨,这些技术在1970 年各公司经过竞争,引进以瑞士、德国为主的欧州国 家的技术、以后又根据日本的要求经过改造,达到了 现在的最高水平。

  另外,关于垃圾的填埋地(最终处分厂)尽量避 免因污水而影响地下水,在地层全部铺上橡胶席,渗 出水经过充分处理才流放出去,技术性的对策被充 分用起来。

  粪便等污水随着下水道、净化槽的普及和水净 化的进步,处理技术也在不断地进步。然而即使是这 样,从垃圾焚烧炉产生了新的剧毒垃圾,下水道的普 及率只有40%等,日常生活中还存在着许多问题, 这也是事实。

  垃圾处理的课题

  现在的日本对垃圾处理,如前面所讲到的其出 发点是传染病的预防,公共卫生思想的普及。垃圾带 给人类的是死亡,这理所当然遭到厌恶。因此这些垃 圾的处理从收集、燃烧、中和等化学反应及利用生物 的作用,最要紧的是对无害物质促其顺利地变化。这 样才能维护该地区居民的健康。

  这一切就是如此一步一步地进步的。但是,如果 用这个来作为测量地球规模的尺度的话,人类一点 也没有进步。正确地说是退步了。人类从地球中提 取资源,在对其进行利用中,又全部作为垃圾扔在地 球上。其速度正在不断地加速。垃圾焚烧,使得地球 上的高分子化合物变成二氧化碳和水蒸气,并将此 扔在了地球的大气中。在日本因垃圾焚烧排出的二 氧化碳占总排出量的5%,使地球不断地温暖化。另 外垃圾的粉碎、填埋,因地球中的金属、石油等的一 部分资源回到大气、海、河等水厦域环境中,剩下的 大部分作为一种体积埋在地下蓄积起来。也有相当 一部分投入海洋中。因地球的重量不变,资源不断地 从地球上减少,垃圾以相同的量在增加,在地球的大 气中、水域、陆地上积存起来。

  至今为止的垃圾处理,成了必不可少,以后也将 继续如此。但是,将视野从我们局围的地域转向地球 范围,人类就会看到应解决另外一些问题。例如,因 水误病死者达到了1000人,死亡者都是住在熊本县 的水俣湾周边等特定地域的居民。因氟利昂、紫外线 的增加,死于皮肤癌以1000人计算,这些死者都曾 活在这个世界中,在日本是不是总体上死了2、3个 人?仅仅是日本的统计还是不能发现因果关系的。

  水俣病的产生是有特定的原因的。塑料在制作 成人们所需要的东西时会产生一种没有用的物质即 含有机水银的垃圾。如果排出的企业能采取一定对 策,问题也就解决了。然而患皮肤癌者,分布在世界 之中,况且其原因有冰箱、空调、罐装喷雾机、泡沫塑 料、半导体等各方面的原因,只有日本处理了氟利 昂,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何况不是一个企业的问 题。环境问题被提到发达国家的首脑会议上,可见也 是必然的。在20世纪的最后的10年间与此同时存 在的21世纪的东西方融和的进步,加速军缩将得到 解决吧。与此并存的是垃圾将成为人类共向的最大 敌人。

目录

本书由环保人网站录入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