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八 中外神话互相发明例证数则
八 中外神话互相发明例证数则            
    笔者研究屈原作品有年,发现屈赋等于一座宝矿,其中蕴藏之丰富,不但可以将我国那
些杂碎的、僵化的、无意义的文化分子贯穿起来,使之变成一个秩序整然的有机体,还可以
补外国宗教神话及其他文化分子之缺。所以我曾大胆宣言:若能将屈赋这个宝藏发掘出来,
不但中国宗教神话应该改写,便是外国的宗教神话也有一部分应该改写。当胡适之先生尚在
世时,我曾写信将这话约略告诉他,把老先生吓坏了,怀疑我得了神经病。赶紧写了封长信
来,劝我研究学问,万不可钻牛角尖,凡人钻牛角尖过久,头脑多少会变成不正常,他读了
我的信,甚为我担心云云。胡老师爱护后辈之心,果然可感,可是他对于我的屈赋研究却不
耐烦读,既不读,当然不能了解。

    老先生临去世前一个月,读《大藏经》每将地府梵文泥犁(Niraya)译为泰山,
触发了他的好奇心,便著手来查泰山典故,才知道我国古时地府系在泰山,人死以后,灵魂
必赴泰山受鞠,即归泰山统治。胡先生研究的路线和我民国四十二年发表于《文艺创作》上
《论九歌大司命》完全相同。他仅研究到泰山与冥府的关系而止,其他尚未涉及,而人已谢
世。我则早知道泰山府君即泰山司命,即是桓子孟姜壶和屈原《九歌》的大司命,也即是
《史记·封禅书》齐地八神祠于梁父的地主,我又知道泰山居大地脐上,上对天脐,姜太公
所封之齐,原来便是这个不登大雅堂的脐(英国人谈人体至脐上下六寸止,否则有失绅士气
度),我还知道西亚死神与生神均曾莅临我国,《遁甲开山图》:“泰山在左,亢父在右,
亢父知生,梁父知死”亢父亦在齐国境内,其神即《九歌》少司命。但那时生神尚未列入齐
地八神之列。

    为了这些缘故,我始胆敢宣称世界文化同出一源,中国文化也是世界文化的一支。

    所谓屈赋研究可补世界宗教神话及其他文化因素之缺,真是太多了,要叙也不能于仓卒
间一概叙出,现在只能随便举出几条,给大家看个例子。

    《九歌·山鬼》的歌主,旧谓山中木石精怪如“夔”、“枭羊”、“罔两”,容貌是奇
丑的,近代楚辞学者又指为巫女神女,其实这位歌主含睇宜笑,是个美少年,披萝带荔,乘
豹从狸,则与希腊酒神狄倭仪苏士(Dionysus)有非常相似处。那个酒神原是年轻
美貌的神道,他头戴葡萄枝叶编成的冠冕,身上及其武器车乘等也缠满了长春藤及葡萄藤。
长春藤即是薛荔,至于葡萄则西汉张骞通西域始入中国,屈原无法描写,只好以同属藤科植
物“女萝”代。豹子与山猫乃酒神爱兽。希腊神话从来未言酒神豹子作何颜色,山鬼乘车之
豹竟为“赤豹”,我们知道豹色黄如虎,亦有纯黑者,却未闻有赤色之豹,然则这赤豹定是
神话之豹而非实际之豹了。屈原说话句句有根据,从来不作凿空之谈,他这赤豹当亦是从域
外转来的,这不是可以补希腊酒神故事的缺典吗?

    战神无头,策源甚古。印度锡克族奉一无头骑马神,云崇敬之则胜敌。此神在全印则为
迦尼隆(Ganesa)大自在天子,谓在婴儿时受土星神一瞥而失其首,取象首续之而复
生,长而为其父天军统帅,性质类战神,常现无头婴孩(Headless Child)
之相。其母婆婆谛亦为著名凶恶之女战神,与巨魔战,首亦被砍去,亦常现无头女人相。
《山海经》与帝争位的刑天,其头被斩,被葬于常阳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盾及
干而舞,也是一位战神。中国战神名为兵主,这兵主便是蚩尤,黄帝擒斩他以后,葬其首于
东平寿乡县阚乡城中,肩髀(即身躯)则葬山阳郡钜野县重聚,所谓“身首异处”而葬。我
们知道寿乡即寿张,在今山东东平县治,钜野属今河北平乡县治,相处数百里,这样身首远
远地分开埋葬,是令人疑讶不解的。那么,蚩尤也是无头。何况蚩尤又号炎帝、赤帝,在天
属荧惑之神,荧惑便是火星。火星之神,全世界皆称为战神之星。

    今日发掘出商代帝王陵墓,每有大批无头人,其头别葬,前者称“无头葬”后者称“人
头葬”考古学家皆莫知其所以然。笔者则谓无头葬者因战神无头,故将侍卫武士头亦斩去作
成战神部下,则用以保护王陵,威力可增数倍之故。又古代武将棺之被发现者,棺中人往往
无头。中国人顶讲究“全尸”,纵其头被敌人砍去亦必以木雕一人首续之,今之无头当亦是
模仿战神形状,孟子所谓“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可见古代战士时时以失首为
荣。失首何荣?也不过是模仿战神罢了。

    西亚有一浮雕今藏大英博物馆,刻亚述名王 Ashur-Natsir pal率领
军队攻击一敌垒,空中有无头人三,王举手向之,若祈祷状。外国神话学者及艺术家对此亦
莫能解释,谓为战场尸体,为了古人不懂透视学,遂刻得远近不分,高下失置。但这三个无
头人均飘浮于树顶,可知决不是战场尸体。又有一石刻,刻此王凯旋国门之像,空中亦有无
头人二,中间一带翅大神,居光圈中,引满而射,这是亚述国家神亚素尔(Ahssu
r)。国门非战场,凯旋非战争之时,何以仍有无头人出现呢?这又是不能解说的事。现在
我们知道这些都是无头战神,问题岂不是迎刃而解吗?可是西洋学者至今尚不知。今日西洋
天文图均由古代传下,猎人星座(Orion)有虚线与大犬、小犬、天狼、弧矢各星座相
连,表示它们中间的关系。我们现在都知道天体广大无垠,恒星与恒星之间距离每以数十、
数百、数兆光年计算,它们间有什么关系可说?但若知猎人星系西亚大神旦缪子(Tamm
ug)的星座,旦缪子即《九歌》少司命,是由死神变为生神者。他是大司命子。传到我
国,变为泰山诸郎。在古代传统中,泰山诸郎无不好猎,其猎必用弹弓。中国二郎神,人不
知其为何神,误为李冰仲子及杨煜、赵昱等,据笔者考证,二郎也是泰山诸郎之一。《西游
记》言其姓杨,《封神传》称之为杨戬,常携猎犬,挟弹弓,终日驰猎。天文图上的猎人星
与大小犬、弧矢之相联,西洋天文学家及神话学家均不能言其故,以为此亦不过传统如是而
已。借助于中国民间神话乃涣然冰释。

    西洋神话学家每言土星神克洛诺士(Cronus)乘飞龙车,右手携大镰刀,左手携
麦草一束,为“时间之神”(God of Time)。后来变为文学里的“时间老
人”,飞龙车是不给他乘坐了,携镰刀及草如故。你若询问西洋神话学家:土星为什么要乘
飞龙车及携镰刀麦草呢?我敢说他们会一个个瞠目结舌,不知所答,只说传统说法是这样的
罢了。现在我们知道西亚每一行星神即七曜或九曜之神,必配恒星一座至数座,行星的土星
所配者为狮子星座(The Constellation of Leo)中国名之为轩
辕座,为黄帝星座,黄帝在五方帝中属土。每年一到夏季,狮子座在我们顶上出现,居天体
正中,故曰“中央土”。若行星的土星,行动虽迟缓,却不能固定于天体之一处,故知“中
央土”系指恒星而非行星。

    狮子星座立于长蛇座(Hydra),长蛇系水蛇。西亚有一石刻,一狮立于带翅之长
龙上。中国黄帝乘龙上天,《史记》孟康注龙系鞍+龙。*+龙即腾龙,也即是飞龙。黄帝有
“应龙”,即有翼之龙。而《九歌·湘君》有“驾飞龙北征”、“飞龙兮翩翩”之语,知其
为土星之神,也是九曜中之土。如比,则外国神话土星神乘飞龙(The Winged 
Dragon)有了着落了。

    狮子座头部弯曲有似镰刀一把,天文学上称为“狮子座之镰”(The Sickle 
of Leo),那么,土星神克洛诺士手携镰刀又有着落了。克洛诺士篡夺其父 Ura
nus天帝位时,曾以这把镰刀伤父,父血下滴人间海上化为泡沫一堆,美神阿弗罗蒂德
(Aphrodite)即由此泡沫诞生。又说克洛诺士以镰刀埋伏于要隘,其父遁逃时,
跌仆刀上,身体某部器官被割断跌落海中变为美神云云,可见这把镰刀作用倒不小哪!

    克洛诺士以携镰握草故,变为农业之神,今日西洋火箭有所谓“农神号”原文当是 C
ronus这个字。中国黄帝也有农神性,《史记·五帝本纪》言黄帝“时播百谷草木”,
“治五气,艺五种”,郑玄曰“五种:黍、稷、菽、麦、稻也。”轩辕座中有数星,曰司
禄,为农稷之星,主百谷。有四颗星在轩辕座下,构成犁形,号曰“天稷”,《历学会通》
曰:“天稷,农人之具。”虽非镰刀,却也相近。

    选自《屈赋论丛》
前 黄金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