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古与创新

拟古与创新

昀真


  散文,中国传统的一大文类,经过时间的洗炼,历代不断地蜕变创新,使现代散文有著不同于传统的新风貌;追溯现代散文的源流,根据郑明娳《现代散文类型论》可分为三项,中国古典散文,传统白话小说和西洋散文。前二项即是这次《文海》的主题‘从古典到现代’,现代散文艺术呈现多元化的面貌,其中有不少的语言、文字、内容、笔法……等等,受古典文学所影响:有些为古代事件赋与全新的意义,加以创造改写;有些是形式技巧上的模仿,更多的是对古代的人事物存有浓厚的情感。现代散文受古典文学各方面的影响,作品十分繁杂.在此介绍一本以拟占为主的散文书籍,稍加分析其中的篇章。    

   林文月女士的《拟古》一书.作者采用深具实验性质的摹拟写作力式──‘拟古’,冀望透过此方式,变换其作品不同的风格及风貌。作者拟古写作构想,出自晋陆机拟《古诗十九首》,题目〈拟古〉,乃是王瑶〈拟古与作伪〉一文中提到:‘拟古是一种学习写作的主要方法,正如同习字之由临帖入手。’并有感于文学创作的危机──‘为文而造情’一文辞精致艳丽,内容却内洞贫乏!作者早在《午后书房.散文的经营》中便已有意模仿古代文学作品,‘我不太相信灵感。写文章的灵感,其实乃是来自日积月累的感动经验与读书的培养。读古今人的文章,不仅能丰富我们的知识,同时也指示我们多样的写作方式。’在书中序文作者提及,其取拟的目标,是已故的作家,包括古今中外,不单取中文。摹拟的态度,则是采取比较自由的方式,无意于呆滞刻板的‘拟之以为式’一途。  

  书中作者摹拟古今中外十一篇作品,创作了十四篇拟古散文,其中〈香港八日草〉是摹拟日本古典作品《枕草子》中兼采‘类聚式章段’及‘日记式章段’的行文方式;在〈江湾路忆往〉、〈往事〉二篇回忆的文章,则是采用萧红《呼兰河传》中淡淡感伤的文字、井然有序的空间叙述手法:〈平泉迦蓝记〉、〈罗斯堡教堂〉二文,则效仿杨衔之《洛阳迦蓝记》中冷笔与热笔交织的笔法,以空间为经,时间为纬,正文与子注巧妙配合的写作方式,将日本寺院,俄国教堂的遗迹,描写生动,贝体呈现游记不同的写作风貌,开创新的格局。而在〈有所思〉、〈无一题〉中,代入了泰戈尔的写作技法,企图将诗类融入散文之中,陶铸出散文新风格。至于其他作品,则是随情触发,与摹拟的作品产生情感的共鸣,〈往事〉、〈伤逝〉、〈给儿子的信〉、〈给女儿的信〉、〈给儿女的信〉、〈饮酒及饮酒相关的记忆〉即由此产生:〈散文陆则〉是拟《东坡志林》而作,主要是形式的模仿;而〈你终于走了,孩子〉则是作者真正非藉拟古无以写作的一篇文章,藉由六朝文士代咏或代笺的形式,作者执笔时,其心已完全融进那位悲苦的母亲心中,既哀痛又肃穆。十四篇作品中,以〈平泉迦蓝记〉、〈罗斯堡教堂〉、〈散文陆则〉三文,最能传达出从古典行走至现代的轨迹。〈平泉伽蓝记〉、〈罗斯堡教堂〉文章形式摹拟〈洛阳迦蓝记〉,以正文与子注两种方式叙述,正文随著作者的视角描写景物,子注则补充、解释正文。介绍当地的地理环境,以及历史背景,让读者更加了解各种建筑所经历的岁月,由于作者这种不同的叙述说明,让读者如同亲身游历。子注除了可以补充说明正文外,亦可独立一段,一抒错杂的心情,如〈罗斯堡教堂〉中:     
 

茶砖与发丝之存留罗斯堡内,显示清代末叶中国商人已有与俄国人通商之事实。当时有贫穷之中国男女出卖长发,以换取钱财。发丝掺入其他材料中,制出之捕鱼网,十分坚固耐用,故为渔猎之俄商所乐用。想像为区区之数而出卖受诸父母的身体发肤者,做为中国游客,怎能不为之鼻酸感慨! 
  此段子注,立于二段叙述描景文字之中,既可使文句连贯,结构井然,亦可藉景抒情一番。虽然作者描写是俄国的景物,但面对与中国相关之事,亦不免流露出浓厚的家国忧思,为以前的中国人感到哀伤及无奈。除了文章形式拟古外,文字运用方面亦有许多文言的语法如〈平泉迦蓝记〉中‘坡旁两边千年古杉矗立无言,翡郁苍青,苔痕斑驳,终年阴湿,颇具古刹的庄穆气氛。’运用排比的手法,描写古杉,阅读起来铿锵有力,视觉上也有诗化的效果。而内容上亦有所承袭,如《洛阳伽蓝记》中描写一口钟,在〈平泉迦蓝记〉中则藉描述一钟楼,抒发对于人间变化之感慨;人世兴消,唯有老钟不变,继续传播著宗教和平与博爱精神。     

  〈散文陆则〉则是摹拟《东坡志林》,第一则〈共赏与独赏〉一文中提到作者非常喜爱东坡的作品〈志林〉中的〈记承天寺夜游〉,对于东坡的文笔十分赞扬,正说明了作者因而摹拟〈东坡志林〉的动机,对于古人的文章有感而发,苏东坡的‘共赏’与谢康乐的‘独赏’各有不同的乐趣第二则〈记黄石公园枯林〉叙述至美国黄石公园一游,所见枯林之景象,有感而发。林林虽受祝融残害成为枯林,但仍毅立下拔长于原地,如永不屈服的烈士,作者表达了敬佩、感动之意;与〈东坡志林〉中的〈记游松江〉相似,均描因见景物之受创,兴起追思、感慨之叹。〈记黄石公园枯林〉不单是感慨景物之逝去,更强调枯林傲岸,甚有尊严之态,不因大火的打击而败倒,仍旧挺立于原处。作者于此不仅是形式上摹拟〈东坡志林〉,以小篇短文记叙各种不同的题材,而描述之对象亦有相同,只是作者所描写非自身之梦,不同于东坡之亲身经验。文字使用方面,作者遣词用字,颇有古风,如〈记黄石公园枯林〉中‘黄石公园虽历大火,枯林傲岸,甚有尊严。’〈记台府夜赏昙花〉中‘有顷,月光破云,澄辉照白中庭’,甚至还引东坡原来的文句‘追思曩时,真一梦耳。’     

   总括来看,林文月女士此书虽以‘拟古’为写作方式,但文章内容并未完全模仿旧文,内容由作者自儿之感受经验出发,仅摹拟形式,部分题材以及语句,文章仍然拥有自己的特色,作者在拟古之外,也含有创新的态度。或许有人认为拟古会失去作者原有的风格,受旧作所左右?但只要作者能有所创新,摹拟作品仍然具有自己的风貌。诚如作者所言,拟古可以激发作者不同的灵感;从古典文学中吸取精华并结合现代,进而扩展散文不同风貌,提升更高的境界。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