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疯子”黄侃
“疯子”黄侃
知识窗
居闲
------  
            黄侃,湖北蕲春人,师事国学大师章太炎,擅长音韵训诂,兼通文学,历任北京大学、
黄      东南大学、武昌高等师范、金陵大学等校教授。他与因性格落拓不羁、被黄兴骂为“害了神
        经病”而得“章疯子”之名的章太炎,以及因经常不修边幅、衣履不整、不洗脸、不理发、
 金     活像一个疯子的刘师培,被时人称为“三疯子”。
            三不来教授黄侃在武昌高师任教时,元配夫人王氏去世,黄绍兰女士继配。二人虽经山
  书    盟海誓而结合,但因小事而反目,以至分居。武昌高师学生黄菊英和他大女儿同级,常到他
        家来玩,以父师之礼事黄侃,黄侃对这个女学生也很好。日子一久,竟生爱恋,不数月,二
   屋   人突然宣布结婚。朋友们都以“人言可畏”劝他,他坦然地说:“这怕什么?”婚后不多
        时,他转到南京中央大学任教,在九华村自己建了一所房子,题曰“量守庐”,藏书满屋,
------  怡然自乐。他和校方有下雨不来、降雪不来、刮风不来之约,因此人称他为“三不来教
        授”。
黄          千里舆梓黄侃事母至孝,不管他母亲是从北京回老家蕲春,还是由蕲春来到北京,他都
        要陪伴同行。而他母亲又离不开一具寿材,他便不厌其烦地千里迢迢带着寿材旅行了。真是
 金     奇闻!难道偌大一个北京城还买不到一口寿材?当然不是。那具寿材上有他父亲黄云鹄老先生
        亲笔写的铭文,黄侃来回旅行随身必带寿材,实为使然。后来,他母亲死了,他悲痛欲绝,
  书    按照古礼服丧,才了结此事。
            随后,黄侃又请苏曼殊给他画了一幅《梦谒母坟图》,他自己写了记,请章太炎写了题
   屋   跋。这幅画也成了他的随身宝物,片刻不离。
        
------                                    相骂相识
        
黄          黄侃20岁时留学日本,恰与章太炎同住一寓,他住楼上,章太炎住楼下。一天夜晚,黄
        侃内急,来不及去厕所,便忙不迭地从楼窗口往外撒尿。这时,楼下的章太炎夜读正酣,蓦
 金     地一股腥臊的尿水像瀑布般往下飞溅,禁不住怒骂起来。黄侃不但不认错,还不甘示弱,也
        报之以骂。他是贵公子出身,年轻性躁,盛气凌人。
  书        章生性好骂人,两人本都有疯子之称,真是章疯子遇到黄疯子,一场好骂,而且越骂越
        起劲。然而“不骂不相识”,通名报姓之后,话锋转到学问上面,一谈之下,才知道章太炎
   屋   是国学大师,黄侃便折节称弟子。
            章太炎生平清高孤傲,对黄侃却颇多嘉许,他劝黄侃著书。黄却谓须待50岁后再从事纸
------  笔。1935年,黄侃50岁生日,章太炎亲赠他一副对联云:韦编三绝今知命,黄绢初成好著书。
            对联内无意中藏了“绝命书”3字,黄侃愕然。当年10月8日,黄侃因饮酒过量,吐血而
黄      死。章太炎因联句竟成谶语,悔痛不已。
        
 金                                         调侃
        
  书        胡适黄侃曾与胡适同在北大讲学。在一次宴会上,胡适偶尔谈及墨学,滔滔不绝。
            黄侃骂道:“现在讲墨学的人,都是些混帐王八!”胡适赧然。
   屋       过了一会儿,黄侃又骂道:“便是适之的尊翁,也是混帐王八。”
            胡适大怒。
------      黄侃却大笑道:“且息怒,我在试试你。墨子兼爱,是无父也。你今有父,何足以谈论
        墨学?我不是骂你,不过聊试之耳!”举座哗然大笑。
黄          黄侃反对胡适提倡白话文。有一次,他在讲课中赞美文言文的高明,举例说:“如胡适
        的太太死了,他的家人电报必云:‘你的太太死了!赶快回来啊!’长达11字。而用文言则
 金     仅需‘妻丧速归’4字即可,只电报费就可省三分之二。”
            胡适著的《中国哲学史大纲》,仅成上半部,全书久未完成。黄侃曾在中央大学课堂上
  书    说:“昔日谢灵运为秘书监,今日胡适可谓著作监矣。”学生们不解,问其原因?黄侃道:
        “监者,太监也。太监者,下面没有了也。”学生们大笑不已。
   屋   
        
------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