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百岁棋王
百岁棋王
人物
江礼
------  
            1888年10月1日,浙江温州平阳县农民谢公出家,一个男孩降生了。公出给儿子取名
黄      宣,字侠逊。这位谢侠逊,驰骋棋坛近一个世纪,力挫国内许多名家高手,被人尊为“棋
        王”。
 金         他的一生,是象棋活动的一生。
            他的一生,是中国近代象棋史上一个重要侧面。
  书        棋中神童温州地区文风昌盛,自古有棋乡之称。谢公出和哥哥谢公佑酷嗜棋艺,谢侠逊
        从小就从父学棋,读书之余,嗜棋如命。一次,他偶得古谱《韬略玄机》,如获至宝;逐局
   屋   研究,棋艺大有长进。
            十岁上下,侠逊即誉满平阳,许多成年人已不是他的对手。有人怂恿侠逊远征外地。当
------  时温州城里有个雕刻艺人队笙,棋艺精湛,遐迩闻名。侠逊很想前往求教,但两地有百里之
        遥,交通不便,川资和膳宿费用都难以筹划。庚子年(1900年),侠逊年方十二,听说陈
黄      笙在福建得过银质奖章,便又动了和陈笙较量的念头。经同族亲友资助,凑得三元,方才成
        行。不料陈笙开口就要每局二十元的彩金,谢侠逊罄其所有,仅二元有余,最后商定每局二
 金     元。对弈开始,棋盘放在高桌上,侠逊个子小,只好跪在椅子上对弈,观者如堵。侠逊初次
        遇到这种场面,一时浑身战栗,叩齿有声。岂料第一局便赢了,第二局是和棋,第三局败
  书    北。至此,侠逊声名大震,人称“棋中神童”。
            《象棋》专栏作家1912年,侠逊二十四岁那年,他把象棋残局试投上海《时事新
   屋   报》,幸获录用。从此他和该报结下了不解之缘。1916年,他到《时事新报》发行部工
        作,并兼任该报《象棋》专栏编辑。他将收集来的象棋资料,进行较勘、甄别,使精采棋局
------  在专栏内刊载。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签订之后,谢侠逊心头的愤怒无从发泄。1917年
        他和吴县潘定思合作,将鸦片战争以来的国耻二十件,辛亥革命以来的历史事件十件,用字
黄      形排成三十个棋局,在《象棋》专栏刊出。这些棋局包括历史事件名称、字形残局、小史、
        题诗、着法等部分。这一寓政治于其中的象棋专著,受到棋坛人士和广大读者的欢迎。
 金         谢侠逊除了编辑整理象棋残局,还致力有关棋谱的著述。出版了《国耻纪念象棋新谱》
        (与潘定思合著)、《象棋谱大全》、《新编象棋谱》、《南洋象棋专集》等。
  书        当时曾有个丹麦人葛麟瑞,对中国象棋甚感兴趣,认识侠逊后,让谢编著棋书,他愿意
        出资并任翻译。最后,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是我国首次以英文版向国外介绍中国象棋的书
   屋   籍。
            力挫英空军司令亨特1918年,上海举办全市个人象棋比赛,有六十多名棋坛高手,谢
------  侠逊力战群雄,名列第一。他不仅精于中国象棋,也刻苦钻研国际象棋,造诣颇深。
            早在1903年上海就已成立万国象棋会(国际象棋组织),会员都是外国人。谢侠逊进
黄      《时事新报》后,便加入了万国象棋会。1926年,棋友们在上海成立“全国象棋司令
        部”,谢侠逊被推为总司令。他还委任了各军长、师长、旅长,轰动一时。1934年,新加
 金     坡、印尼一带棋友多次邀请谢侠逊赴南洋比赛,一路上侨胞对他热情接待,优礼有加。在新
        加坡表演时,英国皇家空军司令亨特要求和谢侠逊对弈。亨特是1934年英国国际象棋赛冠
  书    军,他并不把谢侠逊放在眼里,扬言愿意让两子。谢侠逊焉能忍受如此侮辱,执间“平
        着”。临时决定的“中英国际象棋友谊赛”在嘉东华侨游泳会举行,谢侠逊沉着应战,亨特
   屋   阵脚大乱,欲求和棋,侠逊不从,一举击败亨特。当地华侨为之扬眉吐气。归途,谢侠逊参
        加在沙面举行的中、英、美、德、奥五国“银龙杯”国际象棋赛,以胜十八局、负一局、和
------  一局夺得冠军。
            南洋募捐芦沟桥事变发生一个月以后,上海“八一三”事变,日冠大举侵华。谢侠逊虽
黄      年已半百,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决心为抗日救亡尽一份力量。他将妻儿送回平阳老
        家,只身来到南京请缨救国。无奈国民党当局对此置之不理,谢侠逊报国无门,心急如焚。
 金     后逢国民党政府准备派五位巡回大便出国募捐,其中赴欧美四人已定,唯去南洋的苦无适当
        人选。谢侠逊找到邵力子,毛遂自荐。邵力子为他忧国忧民的精神所感动,答应为之保荐,
  书    并题词相赠:“胜者所用败者之棋,明乎此义,复兴中国何难哉!”张治中也赠题词一帧:
        “虽剩一兵一卒,亦必抗战到底,必得胜利而后已。”冯玉祥手书“象棋国手”以勉。
   屋       谢侠逊离开广州,转道香港,乘船直航菲律宾。谢侠逊在菲岛同许友超、李秋庵等棋坛
        名将连战连和。他事后谈及,此行目的是团结侨胞,一致抗日,内部以和为贵,而不以搏杀
------  成败为乐。正在此时,南京失守消息传来,谢侠逊和侨领商定,当即召开大规模的“全菲华
        侨抗日救亡大会”,并亲自拟就一副对联,高悬大会讲台两侧:廿年霸越,三户亡秦,抗战
黄      奋前途,莫辜负菲岛潮声,岷江蟾影汉患匈奴,唐遭突厥,古今同劫局,应急效班超投笔,
        卜式输财会上群情激奋,当场认捐。
 金         谢侠逊从菲律宾到印尼,又从印尼到马来西亚、新加坡,取道缅甸回国,历时两年。在
        槟城时,当地筹赈组织借用体育场地划为棋枰,招募男女青年各十六人为“活棋子”,当谢
  书    侠逊和棋手们比赛时,男女青年进退自如,煞是好看。观众人山人海,蔚为壮观。
            山城识周公1939年夏,谢侠逊回到重庆,已鬓须斑白了。常在东方协会内与爱国民主
   屋   人士对弈象棋,还为《大公报》副刊《象棋残局》专栏撰写棋稿,每日刊登一局。
            一天下午,忽传周恩来先生特来协会,有请棋王。谢侠逊又惊又喜,一时不知所措。周
------  恩来同谢侠逊紧紧握手,问寒问暖,和蔼可亲。周恩来提出对弈,谢侠逊欣然从命。于是一
        面品茗,一面下棋,三局皆和。周恩来棋法娴熟,守得平稳,功得锐利,着法多变,颇有大
黄      将风度。谢侠逊对此大为惊异,询问如何研究的。周恩来亲切地告诉他:毛泽东主席提倡发
        展体育,活跃文艺。象棋设备简单,群众喜爱,故此项运动在延安很普及。他们还一边谈论
 金     古今棋谱优劣短长,从《桔中秘》重“当头炮”,谈到《梅花谱》重“屏风马”,从对古代
        名家,谈到对今日高手的看法。
  书        周恩来意味深长地说:“明人重马,清人重炮,我们应该重兵卒。”谢侠逊回答说:
        “马,虽有八面威风,但可用兵卒制马。”周恩来昂首大笑,爽朗地说:“对!
   屋       对!兵卒就是群众,抗日救国就是要广泛发动群众啊!”后来,谢侠逊把第二局残局命
        名为《共纾国难》,发表在重庆《大公报》副刊《象棋残局》上,以纪念这次有意义的会
------  见。
            此后,他常去曾家岩,向周恩来请教。在《大公报》副刊《象棋残局》上,他连续发表
黄      《士兵至上》、《锄奸诛伪》、《兴中扫日》、《内战自杀》等局名,宣传抗日,反对内
        战。国民党特务向谢侠逊发出警告信、恐吓信,他都置之不理。特务终于对他下手了,他在
 金     上曾家岩途中遭到毒打,第四根肋骨被打断,伤及左肺,口吐鲜血,昏倒在地。后来被曾家
        岩通讯员发现,送到医院抢救,周恩来赶到医院慰问。
  书        抗战胜利之后,国民党发动内战,悍然向解放区进攻。驻重庆的中共代表团也被迫撤回
        延安。谢侠逊赶到曾家岩为周恩来等送行,不觉潸然泪下。周恩来笑道:“别时容易见亦
   屋   易,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相信,少则三年,多则五年,又可相会了。”两人互道珍重话
        别。
------      “烂尽樵柯乐此身”谢侠逊对国民党反动统治十分不满,以《止戈为武》、《救民水
        火》、《制止内战》、《悬崖勒马》、《暴政必败》等为残局题名,来反对国民党独裁统治
黄      和倒行逆施。他1947年离渝回沪,旋返平阳老家,重新起用过去的别号“烂柯山樵”,欲
        与棋枰为伴,终了此生。
 金         正当谢侠逊心灰意懒之际,平阳解放了。次年,他又回到上海,同棋坛老友见面。在周
        恩来总理的大力推荐下,谢侠逊被上海文史馆聘为馆员,并被任命为全国象棋协会副主席。
  书        1981年,他听说全国棋类联赛在温州举行,兴奋不已,以九十三岁高龄执意赴会。在
        会上,谢侠逊见到新中国第一代象棋冠军杨官,第三代冠军柳大华,感到象棋事业后继有
   屋   人,心里十分高兴。他还与温州棋坛老将沈志弈举行公开表演,一时传为佳话。
            谢侠逊今年已届九十五岁,被誉为“百岁棋王”。回顾九十年“戎马”生涯,常常激奋
------  不已。他在赠给笔者的题诗中写道:“人生百岁行程易,烂尽樵柯乐此身。表达了终身献给
        祖国象棋事业的不渝之志。
黄      
        
 金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