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不屈的东方玛丽莲·梦露”
不屈的东方玛丽莲·梦露”
中国青年1989.7
童青、石开 中国
------  
            最近台湾《接触》双周刊连篇累牍地发布首席内幕新闻:“艳星黄兰由‘棺材’里爬出
黄      来!”立即震撼了台湾娱乐界、新闻界。    黄兰何许人?
            请看右边的相片,光彩照人,秀发披肩。她曾在台湾家喻户晓。她从影20年,从临时
 金     演员到女主角,从制片到编导,从电影公司老板到经纪人;谁能想到女明星变成了强行被人
        剃光了头发,逼迫上山皈依佛门而又被说成是假尼姑的黄兰;请看左边的相片,这是在台湾
  书    屡遭劫难失踪,实际潜归大陆治病的黄兰。此时她已遭车祸毁容,三期鼻咽癌,十分瘦弱,
        嗓音沙哑,口舌无唾液,说话常需饮水。因钴60照射太多,右边神经压迫,右手已抬不起
   屋   来,但她却以从未有过的毅力在写着自己的一生。
            她原名黄祖农,艺名黄兰,1948年随父母从家乡湖北钟祥县迁居台湾。父母有重男轻
------  女的思想,黄兰13岁才上学,16岁被父母停学,是家里的小受气包。因此黄兰渴望被爱被
        肯定的心理,随着岁月有增无减,个性好强又自卑。17岁时,黄兰离家出走,四处流浪,
黄      做过保姆、女招待、打字员,颠沛流离,饱尝人世艰辛。19岁那年,黄兰结识了一位年轻
        的飞行员,对方潇洒英俊,两人立刻堕入如火如荼的爱海。成婚后,黄兰生下两个女儿,自
 金     以为找到了幸福。谁知丈夫风流成性,变心后发展到百般虐待她。为了生存,为了自尊,黄
        兰只得从厨房走向社会。
  书        一个偶然的机会,黄兰碰上艺术馆馆长兼电影演员训练班的主任王教授,王教授是四川
        人,聪明的黄兰也用四川话与王教授谈话。王教授见到“家乡娃娃”高兴极了,又看黄兰自
   屋   身条件很好,就把黄兰带进了中影的大门。
            凭着良好的自身条件和出人头地欲念的驱使,黄兰倍加努力,演技才能日见发挥,很受
------  器重。当时她常在台湾电视台“群星会”歌唱节目里露面,很快被“温暖人间”制作部看
        中,主演了好几部电视剧。那时全台湾只有一家电视台,“温暖人间”节目又最叫座,因此
黄      黄兰很快成为人们熟悉的新星。
            黄兰成功了,但这同时又是她深陷旋涡无力自拔的开始。经人介绍,黄兰参加了影片
 金     《大汉堂》的拍摄。戏中一个镜头是女主角从床上打到水里。该片导演极力称赞黄兰抢眼的
        外形与惹火的胴体,特别为她设计了一种紧身装,这种衣装的质地一着水就透明。黄兰不明
  书    就里,想当然地以为健美丰满的躯体曲线会带来艺术上的美感。她认认真真地演戏,与男主
        角从床上厮打到屋外,从屋外厮打到水里。当她从水里爬出来时,简直跟裸体一般。剧照出
   屋   来后,黄兰才知上当。
            自她着透明装上镜头以后,她就成了制片人争夺的猎物,登门约片人纷至沓来,新闻界
------  对她的宣传也越来越变调,甚至“脱星”、“肉星”等下流名词也时不时加在她的头衔上。
        黄兰初次感到舆论的可怕与自尊的受损伤。
黄          以后,黄兰主演的《风流怪事》轰动港、台、票房破百万纪录,她成为片商指定的有票
        房价值的影星。一时间“黄兰热”成了时髦。不久香港一名导演约黄兰主演《心魔》,黄兰
 金     首肯,但提出一个条件──不再演脱戏,导演满口应承。当黄兰第一次抵达启德机场,无数
        的人高举木牌,上写:“欢迎台湾艳星黄兰!”“欢迎东方的玛丽莲·梦露!”照相机的频
  书    频闪光带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自豪。
            《心魔》开拍后,黄兰才知其中有一段脱戏。她找到制片人,责问他们为什么出尔反
   屋   尔。制片人不慌不忙指着合同:“不脱你就拿出30万来!”黄兰痛心地说:“只怪我太信
        任导演,没有好好看合同,以至上当!”
------      后来,黄兰决心不计一切,不惜血本要洗刷“脱名”,要改变戏路,要国人对她重新估
        价。她自组公司拍片。有5条汉子,自称“5兄弟”,表示愿助黄兰一臂之力。“东南亚影
黄      业公司”的牌子打了出来,还制定了宏大的拍片计划。谁知这“5兄弟”是个诈骗集团,黄
        兰20多万的辛苦投资付之东流。
 金         这一次受骗的打击,使黄兰心灰意冷,她决定放弃事业,专心扶养孩子。在度日如年
        中,黄兰结识了一位姓朱的女招待,朱某自称是黄兰的崇拜者,频频向黄献殷勤,黄兰孤独
  书    软弱的心也视朱为知己。在朱的撮合下,黄兰又复出,参加了一部名为《热夜》的言情片的
        拍摄。但是,《热夜》拍的质量不高,无法在首轮影院上映,只勉强安排在三流戏院。老板
   屋   担心收不回成本,于是,纠合黑社会势力设计了一场无耻歹毒的骗局。
            一天早晨,朱某和一男人约黄兰到一冰果店,三人边吃边谈,煞是亲密。当黄兰要走
------  时,刚一起身,突然感到头昏眼花,房子打转,两腿一软,瘫倒在地。等她苏醒过来,才发
        现自己困在台北板桥的一座寺庙里,满头飘逸的秀发已根毛不剩了!面对清灯古刹,黄兰万
黄      念俱灰。而此时外界报刊份份报道:“向以性感大胆著称的黄兰,离家出走失踪……”这一
        新闻在台北引起轩然大波,街头巷尾,酒楼茶肆无不以此为话题。警方出动大批警员寻查,
 金     各报记者四处打探,欲得独家新闻而后快。
            待此事在社会上造成足够的影响后,不良片商又挟尼姑打扮的黄兰到戏院露面,利用轰
  书    动效应,为《热夜》招引观众。老板在这场骗局中大赚其钱,黄兰却身败名裂,许多亲朋好
        友都与她断绝了往来。
   屋       黄兰处于万劫不复的境地,精神完全垮了,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无力返回影视圈。一次
        车祸,又把她唯一的一点资本──秀丽的容姿给毁了。在一连串的打击下,她被推进了癌症
------  病房,结束了她的演艺生涯,等待死亡的来临。
            几度风雨,几度绝望,黄兰不顾台湾新闻局“禁足”(禁止离开台湾)、“封杀”,辗
黄      转回到了大陆。在武汉疗养期间,故乡的山山水水,慰藉了她饱受创伤的心;乡音在耳,仿
        佛带给她青春的活力;著名的中医潘大夫为她按摩血脉,西医的易大夫为她整容,祖国的偏
 金     方药方给她带来了求生的欲望……在大陆的三年里,黄兰不但身体好起来,精神也新生了,
        她不再向命运低头,她要在有生之年夺回人应有的尊严。利用两年多的时间,她用残疾的右
  书    手,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着浸满了“爱与泪”的回忆录。目前,大陆与台湾都正在排版印刷,
        不久以后,海峡两岸的读者都可以看到这部书了。
   屋       50年代,曾以美艳绝伦、演艺高超而闻名于世的美国大明星玛丽莲·梦露,在老板的
        强逼暗诱下,不得不拍了一个从水里爬出来的裸体镜头。她实在承受不了种种的屈辱和打
------  击,便自杀了。她的死,引起了无数人的悲愤和叹息。今天,这位东方的玛丽莲·梦露不但
        找回了自己做人的尊严,而且在努力尽自己的余生,为海峡两岸的交流献出绵薄之力。最近
黄      黄兰又带着两个女儿从台湾来到大陆,为几位台湾影视歌星(包括自己的两个女儿)到北京
        举办义演接洽商谈。在台湾已较有名气的姊妹歌星黄蕾黄雯很爱妈妈。黄蕾动情地说:“妈
 金     妈很可怜,她的来日不多了。
            她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她曾被逼、被骗、被愚弄、被欺凌,被利用。但是,不管过
  书    去人们怎样误解她,谈论她,她永远是我的妈妈,我尊敬她、爱她,我会给她一个安乐的晚
        年。”黄雯说:“在妈妈发生‘剃头’风波后,我也被迫停学,妈妈得癌症后,身体很差,
   屋   常流鼻血,昏倒在后台。我16岁,老板让我上台练唱,妈妈陪我登台。我现在在影视里当
        女主角,是妈妈为我铺的路。”姐妹俩都说:“妈妈从大陆回到台湾以后,无论外形与性格
------  都改变了许多。回台后容光焕发,很开心。”黄兰感慨万分地说:“是呵,我以检讨的心情
        写完《爱与泪》,留给社会作借鉴。今后我只有一桩心愿,我要让我们母女的歌声来表达不
黄      屈的人生,来感谢大陆亲情对我从生命到精神的挽救,用歌声来沟通海峡两岸的交流。用歌
        声来道出这令人难之又难却又不甘离弃的世界!
 金     
        
  书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