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不散的彩虹
不散的彩虹
《人物》
王朝庭
------  
            —瞿秋白的土家族夫人这里所介绍的,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名字。她就是中国共产党早期
黄      领导人瞿秋白的土家族结发夫人——王剑虹。
            王剑虹原名淑其父王勃山,爱文物,谙医道,悉诗文,是辛亥革命时期的老同有盟会
 金     员,曾任孙中山广州国民政府秘书;解放后,先后任川东行政公署监委委员和四川省人民政
        府参事,1957年去世。
  书        王淑读书,和同班同学王一知成了好朋友。
            1919年,“五四”波涛传到桃源第二女师,王淑生运动的主要负责人,领导同学罢
   屋   课、示威、游行、演讲。这时王淑蒋冰之(即当代女作家丁玲),并成为“不是姐妹,胜似
        姐妹”的好朋友。是年底,王勃山决定把女儿带到上海读书。行前,王勃山根据龚自珍《夜
------  坐》中的诗句“万一禅关砉然破,美人如玉剑如虹”,将女儿的名字淑1921年10月,中国
        共产党才诞生三个月,李达就和陈独秀商议,在原有的《新青年》之外,再办一个妇女刊
黄      物,王剑虹和王会悟(李达夫人)便参与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份妇女杂志《妇女声》
        的创办及编辑工作。为了掩护刊物身份,王剑虹又与王会悟和徐宗汉商量,以“中国女界联
 金     合会”的机关刊物名义出版,徐宗汉欣然同意。是年底,陈独秀和李达又商量,准备筹办一
        所培养妇女干部的学校,即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所女干学校——上海平民女校。随后,
  书    王剑虹和王会悟都进入该校读书。
            1922年春节前夕,王剑虹利用回川探亲之机重返湖南,把日夜惦念的好友丁玲也接到
   屋   上海平民女校读书。是年底,李达和王会悟夫妇因受毛泽东和杨开慧夫妇之邀,到湖南长沙
        主持教务,平民女校便交给蔡和森、向警予夫妇负责。1923年暑假,王剑虹和丁玲闯天
------  下”来到南京。在此,她意外地遇到了老朋友施存统(字复亮,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原
        为日本东京小组成员)的柯庆施,经他们两人介绍,又结识了刚从苏俄回国的瞿秋白。
黄          施存统和瞿秋白都劝她们不要盲目“闯”,是否可到正在筹备中的上海大学再试试看。
        于是她们又回到上海,进入上海大学文学系。
 金         1923年,瞿秋白在中共“三大”当选为中央委员,被派到上大任教务长兼社会学系主
        任。在上大,他经常去看望王剑虹、丁玲,并业余教她俩学俄文,还给她们介绍苏俄和欧洲
  书    文艺复兴等情况,引起她俩很大的兴趣。
            几个月以后,丁玲发现,无话不谈的瞿秋白好像突然和她们疏远了,特别是他和王剑虹
   屋   之间,常常好似故意回避,从而业余辅导俄文之事也告中断。印象特别深的是,一次施存
        统、王一知夫妇陪他们一同逛宋教仁公园,不一会儿,瞿秋白便不告而别,从另一条路悒郁
------  地先走了,与此同时,丁玲发现剑虹也有些忧郁。
            一天,王剑虹突然说她要回四川老家。丁玲惊疑地问她何故,她只说很想念她度过童年
黄      的故乡。丁玲见剑虹执意要回四川,心情愈来愈烦噪,便一个人在房里发火似地乱翻,不
        料,突然在剑虹的床垫下翻出一迭诗稿。她们之间,从没有什么秘密,各自的诗稿刚刚草
 金     成,就互相换阅,放在共同的抽屉里,从没压在床底下,难道剑虹对丁玲还有隐瞒?丁玲好
        奇地一看诗稿,顿时惊住了,啊!剑虹偷偷爱上秋白了:他,回自新气的俄乡。
  书        本有的潇洒更增新的气质,渊博的才华载回异邦艺术之仓。
            他那学识、气度、形象,谁不钦羡敬重?但只能偷偷在心底收藏!……现在,丁玲完全明
   屋   白了。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终于急匆匆奔出。在弄堂口,正碰上剑
        虹,她撒了个谎,便直奔秋白处。几句寒暄后,丁玲才说“拾”到一迭诗稿看不太懂,特来
------  请教老师。秋白接过诗文一看,便激动地颤声问道:“这是剑虹写的?”“不是她还是谁
        呢?”丁玲说,“剑虹现在很苦恼,要回四川去。”
黄          “她要回四川?”原来,秋白最近也很苦恼,原因是王剑虹随意给他画的那幅讲课素
        描。当时剑虹请他提意见,秋白故意说:“画得不像。”剑虹很扫兴。丁玲说他是“口是心
 金     非”。丁玲这句话确实一语破的。秋白虽然如此说,实际却把那幅“素描”深深印在脑海里
        了,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为他画素描像,又画得那么好。从此,白天晚上,他的脑海里总好
  书    似活动着剑虹的影子。此后,他竟不由自主地渐渐和剑虹疏远了……“现在,只有你才能留
        住她!”丁玲真诚地说,“你快去吧,她正好在家。”
   屋       秋白赶到王剑虹住处,在一阵沉默之后,终于以一首小诗向王剑虹表达了自己的感情:
        倩女传书似红娘,笨傻张生喜若狂。
------      急赴闺阁拜莺莺,两朵红杏终出墙。
            两颗相爱的心终于跳在了一起。
黄          事后,秋白和剑虹都很感激丁玲这个“红娘”。1924年1月,瞿秋白和王剑红终于喜
        结良缘。
 金         众所周知,杨之华是瞿秋白后来的终生夫人。瞿秋白和王剑虹的婚姻,时间虽然很短
        暂,但就感情而言,并不亚于他与杨之华。杨之华在《忆秋白》的文章中就写道:“那时,
  书    秋白在中国共党中央宣传部工作,这项工作已经够他忙了,又加上上海大学一副不轻的担
        子。在生活上,他偏又碰上了不幸:他的妻子王剑虹病重了。
   屋       他们夫妻俩的感情是很好的。王剑虹在病重的时候,希望秋白在她身边,不要离开她。
        秋白也很愿多照顾她,一回到家,就坐在她旁边,陪伴着她……”1924年1月,刚刚新婚
------  燕尔的瞿秋白,就要暂别爱妻远行,前往广州参加孙中山召开的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
        会。这是讨论改组国民党和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重要会议。但他一到广州,第一件事,就
黄      是给妻子写信。会议期间,几乎每天一封,都是用彩色布纹纸写的,而且每封都必附一首小
        诗。
 金         “……你偏偏爱我,我偏偏爱你——这是冤家,这是幸福。
            唉,我恨不得插翅飞回吻……”(1924.1.12)“这几天虽然我没有梦,然而我做事时
  书    总是做梦似的……时时刻刻晃着你的影子,“……没有你,我怎么活?以前没有你,不知怎
        么过来的。我真不懂了,将来没有你便又怎么样?我希望比你先没有……”(1924.1.16)
   屋   “我苦得很……我自己不得你的命令,实在不会解决我的人生问题。我自己承认是‘爱之囚
        奴’!我算完全被你征服了!”(1924.2.28)可惜的是,这位“征服”者——年仅20岁的土
------  家族才女,只与瞿秋白度过了半年多的甜蜜生活,太短暂了!1924年7月,她就因患肺病在
        她的恩爱夫君——“阿双”(秋白因头顶有“双旋”被父母取的乳名)的怀抱中长眠了……
黄      瞿秋白和王剑虹这段虽短暂却感人至深的恋情,50年后,在丁玲的回忆录《我所认识的瞿
        秋白同志》一文中,进一步得到证明:“尽管他们这段生活是短暂的,但这一段火一样的热
 金     情,海一样的深情,光辉、温柔、诗意浓厚的恋爱,却是他毕生难忘的……剑虹在他心中是
        天上的人儿,是仙女(都是他心中的话)……”
  书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