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布衣大师侯宝林
布衣大师侯宝林
《周末》
纪觅功
------  
            在北京301医院的病房里,侯宝林先生度过了自己最后的日子。
黄          侯宝林坐在沙发上,旁边的支架上挂着三个瓶子,有高营养液,有生理盐水等。自从他
        患胃癌并做了全部胃切除手术后,它们就成了他赖以维持生命的源泉。我们进门后,侯先生
 金     高兴地把右手绕过支架,伸过来和我们握手。他的手那么瘦,已经没有什么力量了,只有微
        微的温热。
  书        侯先生对他的老朋友说:“今天来的是知己,我有话跟你们说。我一辈子没有白吃饭,
        可是今天却是白吃饭了。真是没有意思啊。为活着而活着,真是没有意思啊。”大家宽慰
   屋   他:“您这是说到哪儿去了?人老了,谁能没病没灾呢?您就安心养病吧。大家都惦记着您,
        想着您,还盼您病好了回去呢。”侯宝林摆摆手说:“回不去了。你们也不必说了。我谢谢
------  你们,我老在想,老了,就死吧。领导上说安乐死不人道,可是我觉得安乐死最人道。但这
        跟谁说去呢?谁也不懂我的意思。在病房,我也看看电视,可是那些反映外国黑社会的片
黄      子,真让人担心:无恶不作的人和事,会不会也在咱们中国出现呢?我是个艺人,一生只知
        道干合适的事,干合理的事,凡事都要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可是我觉得我们这种人慢慢地被
 金     淘汰了。真的,我一辈子是一个顺民,对社会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一不要打仗,二不要搞
        运动,安居乐业。大家安居乐业的意思也不敢要求小康,只要求温饱。我想,世上好人是少
  书    数,坏人也是少数,不好不坏的人是大多数,是靠他们支撑着这个地球。一家三口,有一间
        十五平方米的房子就知足了。他们的理想是什么呢?无非是老老实实的,平平安安上班去,
   屋   高高兴兴回家来。看电视,我还有一个疑问:那么多的伪劣产品是哪儿来的呢?都是个体户
        干的?我不信。恐怕还有国营大企业干的。因为这样可以解决一部分就业问题。这样做,怎
------  么行呢!学马列,还是应该用生活的例子来解释,而不能光用英文的、法文的、德文的书来
        解释,结果翻译的人糊涂,我们也糊涂,大家都是糊里糊涂。我们怎么不能用马列原理来解
黄      释伪劣产品呢?”大家说:“您还是安心养病吧。操这么多心干吗?”侯宝林说:“这是老百
        姓的事儿,也就是我的事儿。我这辈子靠的是他们。我的遗嘱已经写好了,只有三句话,我
 金     念给你们听:‘尊敬的听众观众,我一生是为你们的笑而活着,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我一
        生都是你们供养的。’”说完,禁不住老泪纵横。
  书        侯宝林病倒的消息,大家慢慢都知道了。几位老哥儿坐在一起,说起侯宝林,有的感
        叹,有的唏嘘。
   屋       老哥儿甲说:“旧社会抓壮丁,有时可以用钱买丁,侯宝林把妻子王雅兰的耳环当掉送
        人;同行生病了,他自己上圈子说相声,把收入换成药给人送去。同行的婚丧嫁娶,哪一次
------  没有侯宝林的“份子”?就说前不久吧,河南一个县要建电厂,不知谁说侯宝林是大师啊,
        他肯定很有钱,人家找上门来,侯宝林毫不犹豫地把存折拿出来。他家里还挂着人家用斗大
黄      的字写的致谢条幅呢。前年亚运会,他又捐了一万元。这不是说明他确实很有钱吗?没有十
        万,能捐一万吗?我可知道他这一万元是怎么来的,不是“倒”来的,是他一句一句说相声
 金     说来的!他是没有钱的人干有钱的事儿。他说过:“不吃剥削饭,哪来富余钱?”他一生不聚
        财,不敛财,不守财。报上传说他有宾士轿车,哪里有这回事?无论人家怎么说他,他从不
  书    申辩一句。
            老哥儿乙说:“侯宝林真是个苦命人。小时候就不知亲爹妈是谁,养父又有吸毒的恶
   屋   习。他四五岁就出去捡煤核儿,要过饭。穷人的难处他哪有不知道的?他有一个他叫“三
        姐”的人,有一次他生了病,是她送来烙饼,借给他被子,他感念她一辈子。他每年大年初
------  二去她家拜年,直到去年自己病倒了,走不动路。所以他跟我们这样的无名之辈是好朋友。
        他跟我说过:“人活在世上,眼不能老是往上看,心得往下想。我的朋友只是和我社会地位
黄      相当的或比我更低的,地位比我高的都不是我真正的好朋友。”
            临危时,他说:“我小时候学谚语、格言,总不理解,比如‘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
 金     的’、‘大英雄一刻不能无权,小人物一刻不能无钱’,等等。现在明白了。”
            又过了好久好久,“我已经没精力说话了。”他说完了这句话,便双手合十进入化境。
  书    
        
   屋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