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蔡志忠访谈录
蔡志忠访谈录
《社会·家庭》
罗庆朴
------  
            全球每天至少有15部机器印他的作品。1987年、1988年,他连续两年名列台湾10名
黄      畅销书作家之首。他是个没有昨天,没有明天,只有今天的人。
            1989年春,在三联书店举办的蔡志忠漫画北京首发式期间,本文作者对他进行了采
 金     访。
            罗:听说蔡先生15岁就迷上了漫画,能说一说入迷的经过吗?蔡:我1948年出生在台
  书    湾彰化县农村,父亲在乡公所当秘书,兼种自家的九分地,母亲是传统的农家妇女。因为家
        里房子多,大约从两三岁起,我就一个人睡一个房间,渐渐养成了独立自主的个性。念小学
   屋   时,我很用功,毕业时,全校只有我一个人考取了彰化中学。我记不清是从哪一年开始对漫
        画产生了兴趣,反正小学课本和作业本的白边上,到处都活跃着我信手涂鸦的小人国。考上
------  中学后,态度才认真起来,将书报杂志上的漫画拿来细细品味揣摩,然后将心中的构思画在
        纸上,向出版社投稿。画稿不断地被采用,两年后,台北一家出版社请我去工作。
黄          罗:那时您初中毕业了吗?蔡:还没有,只差半年。可我太热衷漫画了,别说半年,就
        是一个月也等不得。我决定接受这份工作。
 金         罗:您的父亲亲没有阻拦吗?蔡:我能有今天,要特别感激父亲的相知和宽容。那天我
        对他说出自己的决定:“爸,我要去台北。”父亲正在看报,头也没抬:“有工作吗?”
  书    “有。”“那就去吧!”父亲说出决定我命运的这句话时,眼睛仍然没有离开报纸。俗话
        说:知子莫如父。父亲平日对我观察入微,他能猜出我去台北必定是从事我挚爱的事业。
   屋       1985年,我入选台湾十大杰出青年,在颁奖典礼上,我致了这样的答辞:“我特别要
        感谢我的父亲,感谢他没有逼我继续上学,感谢他没有叫我进补习班,没有叫我念电脑班,
------  更没有把他一生没有完成的愿望,叫我替他去实现!”罗:您15岁只身一人闯台北,不感觉
        孤单和寂寞吗?蔡:没这种感觉。前边说过,我自幼养成了独立自主的习惯,所以15岁就相
黄      当成熟了。过了三个月,我跳槽到当时全省最大的漫画出版社——文昌出版社。
            罗:您到“文昌”后没再跳槽吧?蔡:哪会不跳槽?我在“文昌”干了4年,总共出版了
 金     200多本连环漫画,月薪加稿费达到一万元。然而,我对自己并不满意,因为我那时的作品
        都取材自市井武侠小说,没什么意思,也谈不上水平,社会舆论的评价也不满意。正在苦恼
  书    之际,我接到了入伍通知。退伍之后,我坚决不再为“文昌”效力,宁可在一家建设公司领
        取3千多元的月薪,从事自己不大感兴趣的美术设计工作。不久,我在报上看见光启社征求
   屋   美术设计人才,其中两个条件使我大受刺激:“大学相关科系毕业,两年以上电视节目实际
        工作经验。”我虽然初中都没毕业,但自信能力超群,于是抱着作品选集去找招工负责人。
------  结果,在与29名大学生的竞争中,光启社只录用了我一个。
            罗:您在光启社的实际工作是什么?蔡:主要是给电视节目设计片头。但这不能满足我
黄      的创作欲望。我用3个月的时间,没请教任何人,学会了动画片的创作方法。我想在动画片
        上闯一闯,就离开光启社,组织起“远东卡通公司”,专事广告动画片的制作。1981年,
 金     我制作出《七彩卡通老夫子》,不但创下电影界有史以来的最高票房记录,而且获得当年的
        最佳动画片金马奖。
  书        罗:听了您以上所谈,我是不是可以说您是自学成才的?蔡:可以这么讲吧。我学画漫
        画,完全是兴趣爱好所驱使,自身没有多高的文化,也从来没有拜过老师。我相信只要自己
   屋   喜欢干,就一定能学好、干好。人要有出息,必须靠自己。当然,“无师自通”不是无条件
        的,要达到较高的境界,必须如醉如痴地去追求。
------      罗:请谈谈您是怎么如醉如痴的?蔡:这个问题不怎么好说。因为很多情况自己觉得很
        平常,一点不醉,一点不痴,倒是别人发现后向我指出的。比方说,我在卡通公司的时候,
黄      每年能赚5万多美元,生活得很好。1984年,台湾报纸开始重视漫画,我毅然离开了卡通
        公司,成为自由投稿人,“单干”的收入每年只有一万美元多一点。收入一落千丈,我不在
 金     乎。对于一个漫画家来说,自由创作才是最宝贵的。一个人没有牵挂的时候,包括不考虑赚
        钱的多少,他才有艺术的灵感。
  书        罗:您画漫画的目的是什么?蔡:我画漫画完全没有目的。就像我们谈话口渴了,就喝
        一口茶;中午饿了,就下楼找餐厅吃饭一样。在我眼里,漫画是一种有意思的表达方式,内
   屋   心有所感悟时,就用画面传达给读者。为了达到漫画最高标准,我是全力以赴的。我每天早
        晨7点钟起床,开车送女儿去上学,然后就到自己的工作室去画画,一直画到下午6点半,
------  晚餐后继续画,总是到凌晨两三点钟才上床睡觉。我很珍惜时间,在我脑子里,没有昨天,
        也没有明天,只有今天。可是很多人却总是懊悔昨天,期待明天。
黄          罗:您这么废寝忘食,太太支持吗?蔡:我太太在电视台当导播,工作也是很忙很累
        的。我和太太都喜欢自己的事业,应该说是互相支持的。为了在事业上取得成就,我给自己
 金     定了一个原则:把生活尽量单纯化。比方吃饭,我最常吃的是速食面,每个月总要吃掉20
        包,因为这样吃最简便;再比方穿衣,几乎每一条裤子都穿到磨破为止。有人给我总结出一
  书    个“四不”主义,即不睡够,不吃饱,不穿暖,不复杂。人生就是这样的:在睡觉、吃饭、
        穿衣、应酬、享受等等方面支出的精力多了,就容易在事业上偷懒,时间和精力也不够用。
   屋   单纯可以让人享有充分品味的乐趣,复杂只是疲于奔命而所获甚少。所以,我要求自己的行
        动都要有意义,不做无谓的事,不听无聊的话,不受与事业无关的杂事或杂念的干扰,不做
------  不必要的体力浪费。
            罗:除了画漫画之外,您有没有别的业余爱好?蔡:我喜欢打桥牌,每周打4次,每次
黄      3小时。桥牌是一项很好的运动,能锻炼人的大脑,使思维变得敏捷。1986年以来,在全省
        范围的桥艺锦标赛上,我得了好几个冠军呐。这次到北京,我还专门找聂卫平切磋了一回。
 金     但我打桥牌能把握自己,绝不因上瘾而突破限定的时间,因为我毕竟不想当职业选手,我还
        有很多漫画构思要完成。听说不少大陆青年对什么都“热”,跳舞、打台球,瘾头一上来,
  书    不管白天黑夜,不论上班下班,一定要尽兴才罢休。我觉得这样不好,休息和工作还是应该
        有界限的,不能主次不分,本末倒置。年轻人精力旺盛,更应该加倍珍惜才对。
   屋       罗:我听说您打算今年8月封笔,改攻石雕和水墨,真有其事吗?蔡:我确实有这个打
        算,但不一定是8月,可能稍晚一些。
------      罗:您的漫画已经驰名世界,就这么一下子突然打上句号,不觉得可惜吗?蔡:不,一
        点也不可惜。我自37岁时卡通(动画)封笔,专心从事漫画创作,至今已经4年。在这4
黄      年里,我每天睡眠不超过5小时,每年画出3000多幅(组)漫画,仅台湾每天就有7家报
        纸连载我的作品。我想,作为一种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方式,漫画已经被我运用得差不多
 金     了。几年来,我无所不画,神探、大侠、庄子、老子、孔子、列子、西游记、世说新语、聊
        斋、孟子、史记、宇宙、动物……五花八门,想到什么画什么。我想尝试别的表达方式,并
  书    且自信能干好。
            蔡:您刚过不惑之年,精力也很旺盛,不想在漫画技巧方面多下些功夫吗?蔡:在我看
   屋   来,漫画是表达一定的内容的,技巧无关紧要。我的风格业已形成,再磨炼三年五载恐怕也
        不会有大的改变。人有时很容易被成功所迷惑,一受到别人赞扬,就固守自己已经取得的成
------  绩,不思进取。我正是要冲破这种惰性的束缚……罗:您能确保自己在石雕艺术上取得成功
        吗?蔡:我不需要成功,只想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去探索、创新。
黄          罗:您认为您在漫画创作方面最大的贡献是什么?蔡:以前,日本漫画泛滥台湾,暴
        力、色情、军国主义思想对青少年毒害很大。所以,一般家长是不愿意让孩子看漫画书的。
 金     我以健康的漫画排斥日本的低级无聊漫画,不仅占领本土,而且打进日本,改变了台湾民众
        对漫画的偏见。现在孩子们不仅可以在家里看漫画,也可以把漫画书带进学校阅读了。
  书    
        
   屋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