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陈丹青十年磨难
陈丹青十年磨难
《青年一代》
朱建武
------  
            布达拉宫的金顶,在阳光下闪耀光芒。
黄          一群犷悍的康巴人,脸带憨厚的微笑,站立在土墙前。
            陈旧的地毯上,三位母亲爱抚地哺乳着怀中婴儿。虔诚的信男信女正在朝圣。
 金         ……这几段不成系统的文字,实际上是一幅幅描绘西藏人民生活的油画简介。当它在北
        京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的毕业生画展时,曾引起中外同行的啧啧赞叹:“这是中国当代真正的
  书    艺术珍品!”
            这些油画出于谁的手笔?是27岁的上海青年陈丹青,“文化革命”后中央美术学院第
   屋   一批油画系研究生。俗话说:雄才从来多磨难。陈丹青的油画能获得如此赞誉,也是与“磨
        难”结下不解之缘。
------      丹青从小就喜欢游泳、音乐、文学、绘画。可是,当他才4岁时,父亲被戴上了“右派
        分子”的帽子。从此厄运降临到这个孩子的身上。
黄          “史无前例”的风暴,不久就扫到了丹青的家。家里的书籍、画册被一扫而光。小丹青
        难过得整天没说一句话。还是思想通达的父亲劝他说:“别难过,没有画册临摹,到公园、
 金     马路去画。”一次,他父亲打扫卫生时,在垃圾箱拾到一张扑克牌,背面是彩色浓重的油
        画,他如获至宝似的品味着,原来这是一位侨居意大利的俄国著名画家的杰作:《意大利姑
  书    娘》,马上拿回家送给了丹青,丹青又花了几个星期的临摹,竟画得栩栩如生。
            中学还没有读完,小丹青便告别了父母,来到江西宁都插队。白天,他和农民在田间一
   屋   起劳作,晚上或阴雨天,他便和老乡们闲聊。但是,他从不浪费点滴光阴,一有空隙,便掏
        出随身带着的抄本,把山村中的人物山川一笔笔记入他的抄本。
------      一年后,油画《在长征路上》便诞生了。这幅油画和他的连环画在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和在美展展出时,丹青高兴得不得了,以为这一下“出现希望了”!
黄          不久,他在江西省美术工作者黄兆荣的竭力推荐下,来到省文化工作室“帮忙”。一
        次,有一个油画爱好者外宾来江西参观,被丹青的油画迷住了,竟称丹青是他的老师,还要
 金     丹青给他画肖像。丹青请示了上级,因是外宾,只好答应,只是有个规定:不准主动问话,
        画时尽量快些。丹青按照指示办了事。人们也许以为荣誉与幸福即将降临到丹青身上,可是
  书    等待他的是,送走外宾的第二天,他便被解雇了。无处申诉的遭遇,逼着丹青又回到潦倒的
        父母膝前。
   屋       南京,龙盘虎踞,历史上也是人才辈出的地方。不过,这与丹青无缘。一天,他带着青
        年油画家陈逸飞等的推荐信,去南京艺术学院拜见陈德曦老师。陈老师想了一个巧妙办法,
------  让丹青到教室里去做一次示范绘画,陈老师请在座诸位,帮助推荐,有一位军区干部女儿黄
        素宁毅然承诺了。可是没有一个单位肯接纳使用。黄素宁并不气馁,又带丹青去见江苏省美
黄      协主席亚明。亚明同志替丹青四处推荐,也无补于事。黄素宁出于对丹青的才干的常识和同
        情,托人把丹青安置在南京远郊的一个队办企业骨灰盒厂工作。
 金         1976年的夏天,丹青在朋友家玩,分别已有半年的黄素宁突然来访。姑娘热情地告诉
        丹青,西藏自治区要物色三名画师帮助筹备美术学习班,征询他愿意去否?丹青一心向往艺
  书    术事业,欣然答应了。在西藏,迷人的风光,使久憋在丹青心中的创作欲像洪水似地奔泻而
        出。他在拉萨,览了布达拉官,又去郊外的寺院、草原、帐篷、森林探秘。他用西藏之行所
   屋   取得的资料,先后创作了《泪水洒满幸福田》和《进军西藏》等油画,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两
        次全国性美术作品展览,都被评为优秀作品。
------      1978年6月,中央美术学院招考研究生,陈丹青在美术界的前辈支持和鼓励下,以美
        术爱好者的资历,走上了考场。他的专业考试和论文,受到中央美术学院老师的高度赏识。
黄      他被录取了。当他接到通知单的时候,想起他在人生旅途上所历尽的磨难,不禁失声痛哭。
        是党,使他摆脱了“唯份论”这一恶魔;是人民,支撑着他实现了生平的愿望。两年研究生
 金     的学习生活,他把全副精力倾注于油画笔上,在毕业的时刻,他向党向人民交出了“西藏组
        画”,展出后,竟誉满大江南北,受到中外名家的好评。一颗经历命运考验的新星在我国画
  书    坛放射出夺目的光采!
            (原载《青年一代》1981年第3期)
   屋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