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风骨棱然话柳书
风骨棱然话柳书
《文史知识》
洪丕谟
------  
            在我国的书法史上,有一位擅长楷书,以骨力清劲著称于世的大家,这就是为人所熟知
黄      的柳公权。
            柳公权(778——865),中唐书法家。字诚悬,京兆华原(今陕西耀县)人。元和初年
 金     擢进士第,官至太子少师。他平生致力经学,对《诗》、《书》、《左氏春秋》、《国语》
        及《庄子》等,都有较深的研究,此外尚通音律。
  书        柳公权在入仕之初,便被书法所累。穆宗时,柳公权以夏州书记入奏,皇上一见到他便
        说:“朕尝于佛庙见卿真迹,思之久矣。”于是就拜他为右拾遗侍书学士。这侍书学士的职
   屋   务是很低的,为“至经历了穆宗、敬宗、文宗三朝。他在做官期间,仍然保持着正直的性
        格。相传穆宗尝问他用笔之法,他回答说“心正则笔正,乃可为法。”致使皇上“改容,悟
------  其以笔谏也”。这就是所谓“笔谏”故事的来历。
            柳公权的哥哥柳起之,是当时的兵部尚书,由于不满意他弟弟的职位,便写信给宰相
黄      说:“家弟本志儒学,先朝以侍书见用,颇类工祝,愿徙散秩。”后来,朝廷便改柳公权为
        右司郎中弘文馆学士。在唐文宗时,柳公权虽然做了中书舍人,翰林书诏学士,但仍侍书宫
 金     中;直至咸通初年,才以太子太保致仕。卒年八十八岁。
            柳公权的书法,由于帝王的赏识,在他在世时就已极其珍贵。一次,文宗和学士们联
  书    句,文宗说:“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一时续的人很多,但文宗却偏独赏识柳公权的
        “熏风自南来,殿阁生余凉”,以为“词情皆足”,并“命题于殿壁”。柳公权遵旨持笔,
   屋   一挥而就,字体很大,约有五寸,但精美非凡,以致文宗赞叹着说:“钟(繇)王(羲之)
        无以尚也。”立即迁他为少师。又有一次,宣宗叫他在御前写楷书“卫夫人传笔法于王右
------  军”,草书“谓语助者,焉乎哉也”,行书“永禅师真草千字文得家法”等29字,令军容
        使西门季玄捧砚,枢密使崔巨源拿笔,写完后备加赞赏,且又“赐以器币”。后来,此事传
黄      开,大家便都争着向他求字,以致一时形成了“当时大臣家碑志,非其笔,人以子孙为不
        孝”的局面,连外夷入贡,也都特地带了专款,并说:“此购柳书。”
 金         柳公权的诗也做得好,并有过一段以诗救宫嫔的佳话。武德时,皇上曾迁努一宫嫔。后
        来皇上对柳公权说:“我责怪这个宫嫔,但如果能得到你的一首诗,我就放了她。”说时把
  书    视线移往案头的几十幅蜀产笺纸,以示让他作诗。这时,史见柳公权提起笔来,略加思索,
        顷刻之间便作成七绝一首道:不忿前时忤主恩,已甘寂寞守长门。
   屋       今朝却得君王顾,重入椒房拭泪痕。
            皇上看后心中大悦,当即赐柳公权“锦由于柳公权生前已享盛名,所以,虽然至今已有
------  一千多年的历史,然而他的碑版却依然流传较多,最著名的莫过于大家都知道的《玄秘塔
        碑》了。《玄秘塔碑》书刻于唐会昌元年(841),碑为楷书,总二十八行,每行五十四
黄      字,原碑下半截每行磨灭二字,即使是旧拓也不能窥见原豹,其余诸字则都完好无损。后世
        因此碑字画挺朗完好,结体精密紧凑,故学习柳体楷书的常以此碑为入门之阶。碑今存西安
 金     碑林。
            除《玄秘塔碑》享有盛名外,其楷书之最精者当首推《神策军碑》。《神策军碑》全称
  书    《皇帝巡幸左神策军纪圣德碑》,书刻于唐会昌三年(843),崔铉撰文。因为此碑记述唐
        武宗李炎巡幸左神策军事,书刻后又立在皇宫禁地,不能随便椎拓,因此流传极少。
   屋       再从柳公权的行书帖刻来看,其流传有绪而能见到的很少,一般以《兰亭诗》为最出
        名。今观《兰亭诗》字迹虽较丰肥浓艳,但却骨力清劲,没有半点俗气,这是非常不容易
------  的。柳公权的行书帖刻《蒙诏帖》也很有名气。《蒙诏帖》全文只七行,仅“公权蒙诏,出
        守翰林,职在闲冷,亲情嘱托,谁肯响应,深察感幸,公权呈”数字而已。又因帖中写有
黄      “翰林”字样,故此帖又称(翰林帖》。按柳公权《蒙诏帖》作于长庆元年(821),其书
        字体气势超迈,意态雄健,当时柳公权44岁,正值雄姿英发之际,故其书自是如此。后人
 金     认为此帖不仅是柳公权行书的杰构,亦且代表了中唐一代书法的风格,看来不是没有道理
        的。
  书        柳公权的书法以王羲之为入手起步,后又广泛涉猎隋唐诸名家的作品,然后融会贯通,
        酝酿变化,最后自出新意,卓然成一大家。宋朝范仲淹在《诔石曼卿文》中称“延年(石延
   屋   年,字曼卿)之笔,颜筋柳骨”,从此“颜筋柳骨”的美誉便不胫而走遍了天下。
        
------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