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将军轶事
将军轶事
新民晚报
吴东峰
------  
            1992年7月27日,福州。走访皮定均将军故居。闹市中如入山林,排瓦送青,临窗挂
黄      绿。将军楼青砖黑瓦,共三层,下层空架,存自行车等杂物。楼旁有一排房,三小间,一为
        警卫居,一为司机居,再为存农具之用。农具间均为将军生前所用之物:两个粪桶、两个畚
 金     箕、一条扁担、四把锄头、一个铁耙、一个竹笆、一个大扫把、一把斧头、一把锤子,又有
        锹、镐、拉钩等挖土种菜小农具11种。是时,皮定均将军已作古16年也。
  书        睹物生情,想起将军几件轶事。
            某日,皮定均将军至张掖视察地形。见途中山穷水恶,颓垣破屋,心中不悦。
   屋       吉普车进山,山民聚而围观,皆破衣烂衫,一十余岁女孩衣不蔽体,将军不悦。问地委
        书记:“何不着衣?”答:“此乃傻女。”将军下车进山民家,屋里数妇人盘腿坐炕上,无
------  一起迎者。见将军到,遂用双手将衣襟拼命往下拉。炕上人均未穿裤子也。将军更不悦,怒
        问地委书记:“看到了没有,你们这里的女人没有裤子穿。
黄          ”地委书记答曰:“这里的老百姓就是这个习惯。”将军大怒:“你家的女人有没有这
        个习惯?”书记呐呐无言以答。
 金         是晚回家,将军翻箱倒柜,把旧衣服全找出来,与国家配发的全家人布票,嘱夫人张烽
        全部捐给张掖山民。
  书        某日,皮定均将军至某岛植树,见团长政委未带植树工具而指手划脚,便问:“什么出
        身?”俱答:“贫下中农。”问:“种过田没有?”答:“种过。”问:“放过牛没有?”
   屋   答:“放过。”又问:“牛走路时先迈左腿?还是先迈右腿?”团长政委汗颜。
            某日,皮定均将军至平谭岛视察部队。某营营长报告后,将军问:“全营多少人?”营
------  长答之。问:“有多少炮?多少枪?”俱答之。又问多少干部,多少战士,多少农村兵,多少
        城市兵,营长支支吾吾。将军随即话锋一转:“你爸爸叫什么名字?”“×××。”“你妈
黄      妈呢?”“×××。”将军曰:“你还不错,没有忘记父母。我告诉你,作为一营之长,岛
        上的一切,就要像记住你父母的名字一样!”言罢拂袖而去。
 金         皮定均将军爱骂人,官愈大骂之愈狠,然从不骂士兵。某日于某部营外,见两士兵弃空
        酒瓶于水田。招连长指导员至,命其下田摸酒瓶,两士兵欲替下,将军怒止之。某日某部,
  书    将军见一哨兵军大衣少一纽,即命营长跑步带针线,为哨兵钉纽。将军侧立一旁,怒视之。
        营长手颤抖,良久方毕。将军至某岛视察,见无一条平坦之路,即命守备团长端一盆水上将
   屋   军车,绕岛一圈。路颠簸,水晃荡,团长全身淋透,方恍然醒悟,此乃将军严厉批评也。
        “文革”前,某师一战士因打靶误伤而亡,将军大怒,命厚葬,师长政委抬棺。皮定均将军
------  常云:“子不教,父之过;兵不教,官之过。”此亦将军带兵之道也。
        
黄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