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蒋介石先生批文件
蒋介石先生批文件
《喜剧世界》
刘振兴
------  
            曾经集国民党党政军要务为一身的蒋介石先生,给世人的印象是不苟言笑。其实不然,
黄      不信,请看下面几段轶事:“五个军?第五军?”某日,一战区有电文驰来,蒋介石先生看
        后,大惑不解。
 金         原来电文是这样写的:已派五军增援。
            蒋先生认为电文语意不明,便大笔一挥,写道:“五个军?第五军?”然后退回。
  书        一字之关,文意相迥,战争之事,岂同儿戏!“我非字纸篓”抗战胜利后,有部属呈上
        《抗战胜利之建军计划》一文。蒋先生看到这洋洋数万言、内容冗长的文章,在附件上提笔
   屋   批道:“我非字纸篓。”文章太长,他怎有时间一一过目!公文发还后,幕僚们不禁汗颜。
        于是,重新研读,并择其重点,写成“提要”,再将附件呈上。日后行文立意大都如此,蒋
------  先生大悦。
            “我非考古家”又有一次,某部长要送文呈蒋先生,因时间紧,来不及在公文上签名,
黄      只盖上自己私章。私章是用“钟鼎文”刻写的,其形状好像一条鱼,蒋先生端详半天,竟认
        不出是什么名字。于是,他只好在图章上写了这么一句:“我非考古家”以引起注意。
 金         马鸿达与马鸿逵抗战期间,国民政府最高统帅部为培养高级指挥员,特在陆军大学内增
        设特别班,专门协调全国将级军官进行训练,并限定由各战区司令长官或各省主席保送,再
  书    经军令部汇案审核后,列表呈委员长圈选。
            有一次,在呈送圈选的名单中,有一将级军官,列明其保送者为“青海主席马鸿达”。
   屋   蒋先生阅后深感奇怪,因为当时青海省主席乃马步芳,而宁夏省主席是马鸿逵而非马鸿达。
        知道是幕僚一时疏忽所致,便提笔写道:“马鸿逵写成马鸿达,情有可原;宁夏主席写为青
------  海主席,足见办事糊涂也。”
            军令部长见批后,大为惊恐。
黄      
        
 金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