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李立三与他父亲的恩恩怨怨
李立三与他父亲的恩恩怨怨
幸福
姚文奇
------  
            中国工人运动的领导人之一李立三,1899年11月18日出生于湖南省陵市郊区阳三石
黄      芋园府。他的父亲是一位儒雅的晚清秀才,名昌圭,字镜蓉,以教私塾为业。
            李立三出生三朝那天,贺喜的秀才、绅士络绎不绝。席间,李昌圭请客人给孩子取名。
 金     一个老翁放下酒盅,摇头晃脑说道:“方才我在后院赏花,看见李府那株百龄风尾开了花,
        真是千载难逢、喜上加喜呀!看来此子来日贵不可言,依老朽愚见,叫他凤生如何?”
  书        “唔!高见,高见,正合我意!”李昌圭喜形于色。
            于是,李立三的第一个名字,就这样定了。
   屋       到了上学年龄,李昌圭又按祠堂的辈份,将凤生改名为降郅。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
        李立三就是用的这个名字。
------      6岁那年,李立三被父亲送进蒙音馆读四书五经。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了,封建社会的皇帝老子被推下了台。这时已升入醴陵渌江中学
黄      的李立三深受革命的熏陶,他时常阅读书报,懂得不少国家大事,他还带头剪掉了盘在头上
        的辫子。
 金         李立三的思想发展脱离了父亲规划的轨道,这使李昌圭惊恐异常,他气愤地责骂李立三
        是“逆子”,是“笼不住的野马”。
  书        为了笼住这匹“野马”,李昌圭绞尽脑汁使尽了手段。
            有一次,李立三要离家去外地游览,李昌圭坚决不同意,结果父子俩闹僵了。
   屋       李昌圭气愤得把这个他认为是中了邪的不忠不孝的儿子关进了小屋,并锁上一把大铁
        锁。每天三餐,慈母隔窗送饭,泪眼望着儿子。却又无可奈何。
------      就在李昌圭禁闭儿子的时候,恰逢醴陵知事的父亲去世,像李昌圭这样的当地有些名望
        的人,自然要送幅挽嶂,挂在灵堂上,以示哀悼。然而,李昌圭虽然写得一手好字,可觉得
黄      送挽幛的都是些名流人物,自己由于受八股文的影响过深,写出来的东西不是言之无物,便
        是陈俗落套,稍不留神就会有失体面,闹出笑话。李昌圭踌躇着,不知如何是好。
 金         妻子何氏看出了丈夫的心思,她又心疼被关禁闭的儿子,便说:“不如叫降郅写一幅看
        看吧!”
  书        “他会写什么?”一提起儿子李昌圭就恼火,但自己又没有办法,思考了一阵,才勉强
        点点头说,“试试看吧。”
   屋       何氏连忙来同儿子商量,并嘱咐他写好一点,以得到父亲的宽恕。谁知李立三却讲起了
        条件:“写是要得,不过要先放我出去。”
------      李昌圭同意了儿子的要求。李立三来到堂屋,手执羊毫,甩袖疾书,一眨眼功夫便将挽
        联写好了。当地老人至今还记得其中半联:“凄风惨雨,鸣呼哀哉费堪闻。”另半联已无从
黄      考究。
            李昌圭一看,心中人喜。挽幛送去后,那些名流对这个10多岁的毛头小伙更是惊叹不
 金     已,李立三也得了个“小才子”的美名。
            1915年,渌江中学并入长沙长郡中学,李立三便由醴陵来到长沙。在这里,李立三结
  书    识了毛泽东、罗章龙等革命人物,心境大为开阔。1918年,李立三又投奔了同乡人程潜的
        护国军,在程潜的帮助下,李立三准备外出求学。
   屋       李立三的这一行动,李昌圭当然不会应允。无可奈何,李昌圭只得采取了一个消极的办
        法,来拴住想远走高飞的儿子。他一手包办,很快给儿子娶了一个妻子林氏,并得了一个长
------  孙李人纪。
            谁知,妻室儿女也拴不住李立三。在家生活了一年多之后,李立三又为外出求学之事与
黄      父亲争吵起来。
            何氏见丈夫和儿子整日绷着脸争吵不休,便劝丈夫:“孩子大了,就让他去吧!总不能
 金     让他像后山的笋子,一生总守着娘啊!”
            李昌圭放下水烟筒,沉思片刻,他深知“崽大爷难留”的道理,儿子大了总是留不住
  书    的,但他内心还是想留住儿子,便以手指黑沉沉的窗户,要李立三以《望月不见》为题,作
        诗一首,然后再做商量。
   屋       李立三才思敏捷,提笔便写了一首悲愤而沉郁的诗,表达了他忧国忧民的心情,也流露
        了他对光明的渴求和身处黑暗之中的苦闷。
------      李昌圭深受感染,终于同意儿子外出求学。
            1919年夏,李立三提着一箱书和儿件换洗衣服,告别了父母,来到北京,进了留法勤
黄      工俭学预备班。在这里没有学多长时间,李立三就写信告诉父亲,他要出国留学了。
            李昌圭得知儿子要出国的消息,很是懊恼,但又毫无办法。儿子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
 金     只好忍痛卖掉了16亩祖传的水田,筹集了200块银元,给儿子作赴法留学的路费。
            1919年10月31日,李立三出国赴法。
  书        1921年11月中旬,李立三学成回国。
            儿子回家,2母亲何氏喜出望外,忙上前接过皮箱,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两年多不见的儿
   屋   子。
            李昌圭则抽着水烟筒,心里琢磨开了:儿子留学回来,比中个举人还光彩呀!
------      望子成龙总算还是指望上了。
            “降郅!”李昌圭亲切地唤道:“你留洋回来,想找个什么事做呢?”
黄          “搞共产?”李立三不假思索地说。
            李昌圭一听,指着李立三的鼻子吼道:“你中了什么邪了!什么鬼共产,这是自古以来
 金     就没有的事,你们纯属胡来,是找死!”
            父子俩越来越谈不拢。这时,何氏端来饭菜,大家才闷头吃饭,谁也没再吭声。
  书        吃过饭,李立三丢下一些用不着的东西,换上一件旧长衫,拎起一把破油纸伞,出门上
        了火车站,登上一辆运煤的蓬车往安源而去。
   屋       李昌圭望着儿子的背影,怅然若失,喟然长叹:“我算是丢了这个儿子了!”
            不久,李立三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消息传到醴陵,李昌圭茫然了:
------  事情闹大了,要真是带来杀身之祸该怎么办呀!
            正好,罢工胜利后,李立三又抽空回到了家乡。李昌圭闻讯忙与亲戚朋友密商对策。
黄          那天李立三刚刚回来,芋园府便门庭若市,舅父姑母、姨娘叔伯、表兄表弟、名绅贾士
        纷纷登门。
 金         李立三应酬不及,偷偷问母亲:“今天是谁的生日呀?”
            何氏也感到奇怪,今天一无红白喜事,二未相请亲朋,怎么都来了啊?
  书        吃过午饭,乘着酒兴,人们都往李昌圭卧房里钻。李立三也被父亲召了进去。
            分宾主落坐之后,李昌圭开始说话了:“郅儿啊!你岁数也不小了,该想想自己的前程
   屋   了。你留过洋,知书达理,就不会想想跟那帮炭石佬混在一起,有什么出息?
            我家可是书香门第哩!众亲戚都为你担心咧!搞不好要落个满门抄斩啊!
------      “现劳列位高亲帮忙,替你在本地谋了份差事,只要你好点搞,日后前途无量,节义双
        全。”
黄          “做什么工?”李立三问。
            李昌圭以为儿子动心了,忙道:“修史。”
 金         “修史?史是应当修,不过还不到时候。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日后自会有人修,而且
        要永载千秋!”说到这里,李立三扫视一下全场,拱手道:“今天各位不辞辛劳,徒步登
  书    门,原来为此!古训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以后请别再费心机。少陪。”说罢欲夺门
        而去。
   屋       母亲何氏急忙拦住他,似乎是哀求般地说道:“郅儿,你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不管怎
        样,也要多歇一天,陪娘打讲打讲吧!”
------      众亲戚也帮着劝阻,好话说尽,李立三终于又住了一晚。第二天,李立三饭碗一放,便
        赶火车回安源去了。
黄          以后不久,李立三即担任了中共湖北区委书记,后来又领导了震惊中外的“五卅”运
        动,当了上海总工会的委员长、成了全国闻名的风云人物。
 金         直到这时,李昌圭才觉得儿子是对的,从此对儿子的活动也给了一定的支持。
            李立三动员妹妹李祈欣出来参加革命,他默许了;李祈欣同著名共产党人蒋先云结婚,
  书    他也同意了。
            1927年初,李祈欣在武汉生孩子,李昌圭同老伴还去看望。当然,他去武汉还有自己
   屋   的小算盘,儿子李立三是中华全国总工会的秘书长,是个不小的官了,俸禄一定优厚,他想
        从儿子那里弄一些钱回来养家。
------      可是,李立三每月只有30元生活费,他给了父亲16元钱回家。这使李昌圭大失所望,
        回到醴陵后,他逢人便说:“共产党人哪,不顾家!”
黄          不过,他说这话时,半是责备,半是炫耀。
            没过多久,蒋介石叛变了革命,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宣告失败。李昌圭又觉得早年对李立
 金     三说过的革命不会成功的话是对的。于是,他写信给儿子,劝他回来教书,过过安稳日子。
            李立三回信说:“一时强弱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
  书        ”1930年8月,彭德怀率红三军团打下了长沙,醴陵城里也贴满了红军的布告,布告
        的落款是:湖南省苏维埃主席李立三。这是借李立三的名字发布的。
   屋       有人告诉李昌圭:“这是你儿子。”
            他忙说:“不是,不是,我儿子叫李降郅。”
------      然而回到家里,他却对老伴说:“红军打下了长沙,郅儿他也不回来看看。”
            老伴问“郅儿他在哪儿?”
黄          他说:“郅儿好啊,他怕搞共产党诛连家里,改了名字。‘立三’这个名字好咧!立
        德、立言、立功,这三立好咧!看来,一时强弱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还真让他给说对
 金     了啊!”
            抗战爆发后,李昌圭还曾到八路军湖南办事处去打听儿子的下落,并向延安发信询问。
  书    毛泽东亲自回信告诉他,他的儿子李立三正在苏联学习,请他放心。这封信他一直珍爱地保
        存着,直到日军飞机轰炸醴陵时,他才烧掉。
   屋       1941年元宵节晚上,李昌圭口中叨念着他远在苏联的存亡未卜的儿子的名字,溘然去
        世,终年77岁。而此时,李立三正在苏维埃准备参加对德国法西斯的卫国战争,等他得知
------  父亲逝世的消息时,已是5年之后了。
        
黄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