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梁启超的爱情
梁启超的爱情
人物
刘福祥
------  
            梁启超十七岁那年参加广州乡试,榜列第八名举人。当时主持会试的主座是清末著名的
黄      维新派李端妹李惠仙与梁启超订了婚。
            李惠仙是京兆公李朝仪的女儿,正所谓大家闺秀。梁启超次年京师会试落第,随康有为
 金     在万木草堂学习。但李惠仙甘愿下嫁穷书生,在北京完婚,几个月后便随梁启超回到了熊子
        乡。当时梁家生活贫寒,结婚的新房还是从同族人临时借的,但这位出身高贵的新夫人毫无
  书    怨言,操持家务,敬养老人,与梁启超相敬如宾,感情非常融洽。
            1898年6月,光绪下诏变法,梁启超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但不到百日,慈禧太后发
   屋   动政变,谭嗣同等六君子被杀,梁启超和康有为逃往日本。李惠仙扶老携幼避居澳门。梁启
        超在日本,读书写作十分繁忙,但一封封家书不断,与同经忧患的妻子对话,字里行间洋溢
------  着深厚的情谊。他还将一张身穿和服的照片寄给妻子,信中说:“衣冠虽异,肝胆不移,贻
        此相对,无殊面见矣。”
黄          次年年底,梁启超把家眷接到日本,随后便应康有为之召赴美国檀香山办理保皇会事
        宜。当时他才二十八岁,却已是驰名世界的维新人物和资产阶级启蒙宣传家,到檀岛受到热
 金     烈的欢迎。在一位何姓华侨举行的宴会上,梁启超即席演讲,因激请了美国不少知名人士,
        便由这位华侨的女儿何惠珍担任翻译。讲演者慷慨激昂,翻译者流利准确,博得了热烈的掌
  书    声。何小姐正当妙龄,风度翩翩,慨然有丈夫气。她非常钦佩梁启超的才华,席散后便表示
        了纯真的爱慕之情:“我万分敬爱先生,但可惜仅爱而已。今生或不能相遇,愿等到来生。
   屋   但望先生赐以小像,即遂心愿了。”
            梁启超惘然不知所措,很快便到外部讲演去了。由于缺少翻译,常给活动带来很大困
------  难,不由得便想起何惠珍来。这时清政府以十万两银子捉拿梁启超,当地一家英文报纸也对
        他进行攻击,梁启超虽然长于论战,不会英文有话难言。但这时,忽有数篇同一署名文章起
黄      而驳之,梁启超不知作者何人。待回到檀岛后才知是何小姐所为,心里不由得暗暗敬佩。几
        位要好的朋友,都希望他与何小姐结合,认为这样梁既有了翻译,还有了英文老师。梁启超
 金     说我对何小姐为人非常钦佩,有机会要面致谢意。但我与谭嗣同在中国创立了第一个一夫一
        妻世界会,违背这个道义对不起死去的先烈。况且我流亡在外,头颅即值十万,随时有生命
  书    危险,一个结发妻子尚且离多合少,哪能再连累人家。不久何惠珍的老师又宴请梁启超。席
        间何小姐尽情畅谈,从中国的女学,说到妇女解放,从儿童的智力,谈到造切音新字的想
   屋   法,滔滔不绝几乎使梁启超难以应付。他完全忘记了坐在自己面前的是位年轻女子。
            晚上回到寓所,梁启超心情再也无法平静。他是一个心地坦诚的人,便提笔给在日本的
------  妻子写信。信上谈了与何小姐相识的经过后说:“近年以来,风云气多,儿女情长,然见其
        事,闻其言,觉得心中时时刻刻有其人,不知何故也……余归寓后,愈益思念惠珍,由敬重
黄      之心,生出爱恋之念来,几乎不能自持。酒阑人散,终夕不能成寐,心头小鹿,忽上忽下,
        自顾二十八年,未有此可笑之事者。今已五更矣,起提笔详记其事,以告我所爱之惠仙,不
 金     知惠仙闻此将笑我乎,抑恼我乎?”
            梁夫人收到信后,便想禀告公公成就此事,因为在那个时代,三妻六妾者比比皆是。但
  书    梁启超以自己的理智战胜了情感,他将小像赠与何小姐,表示自己女儿长大条件允许,一定
        让她来教导。何惠珍回赠一把亲手织成的小扇,作为深情的留念。梁启超舍不得用,寄回家
   屋   去请夫人代为珍藏,同时在信中表示,我靠惠仙的帮助学会了官话,在全国讲演,也很想得
        惠珍的帮助,驰骋于世界,但理智、人情、现实的条件都万万不能。为什么呢?以后梁启超
------  有《纪事诗二十四首》,记录了生命海洋里掀起的这次独有的浪花,这样写道:一夫一妻世
        界会,我与浏阳实创之。
黄          尊重公权割私爱,须将身做后人师。
            感情上的创伤未尝不含有痛苦,但与民族存亡,国家危难相比,毕竟是小事,所以最后
 金     跃然纸上的已是忧国忧民之情!
            猛忆中原事可哀,苍黄大地入蒿莱;何心更做喁喁语,起趁鸡声舞一回。
  书        在以后的二十多年生活里,李惠仙治理家务,井井有条,使梁启超以全部精力投注治学
        著述,取得丰硕的成果。1924年9月夫人逝世,他悲痛万分,涕泪纵横,步行好几里从回
   屋   回营到宣武门外回灵。不久在《苦痛中的小玩意》一文中,他这样表达了夫人逝世后的心
        情:“风雪蔽天,生人道尽,块然独坐,几不知人间何世。哎,哀乐之感,凡在有情,其谁
------  能免?平日意态兴会淋漓的我,这也嗒然气尽了。”
            为纪念他的夫人,梁启超做了一篇饱含悲痛之情的《祭梁夫人文》:“我德有阙,君实
黄      匡之;我生多难,君将扶之;我有疑事,君摧君商;我有赏心,君写君藏;我有幽忧,君噢
        使康;我劳于外,君煦使忘;我喑君和,我揄君扬;今我失君,双影彷徨。”
 金     
        
  书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