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大海滴水——毛泽东同志的故事
大海滴水——毛泽东同志的故事
人物
李琳
------  
            杀头不象割韭菜1935年10月,毛泽东同志率领中央红军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
黄      到达陕北。正当他紧张部署直罗镇战役的时候,听到陕甘宁边区干部和群众反映,刘志丹、
        杨森、杨琪等大批陕北根据地党、政、军负责同志在一个月前被捕,有的甚至被杀害了。他
 金     立即指示:刀下留人,停止捕人,并派王首道等同志去接管陕甘宁边区保卫局的工作,先把
        事态控制下来。出发前,毛泽东同志对王首道等同志说:杀头不象割韭菜,韭菜割了还可以
  书    长起来,人头落地就长不拢了。如果我们杀错了人,杀了革命的同志,那就是犯罪的行为。
        大家要切记这一点,要慎重,要做好调查研究工作。
   屋       按照毛泽东同志的指示,王首道等同志审阅了有关案卷,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
        大量事实证明,刘志丹等同志是坚持党的正确路线的,所谓“右派”、“反革命”的证据,
------  大部分是审理刘志丹等同志案件的戴季英等人搞逼、供、信搞出来的假口供,少数是坏人蓄
        谋破坏故意捏造的。
黄          直罗镇战役结束后,毛泽东同志来到瓦窑堡,王首道等同志将审查刘志丹案件的情况作
        了汇报。党中央、毛主席肯定了他们的调查,认为逮捕刘志丹等同志是完全错误的,是莫须
 金     有的诬陷,是机会主义错误,是“疯狂病”。对这些同志应立即释放,恢复领导工作。同
        时,为严明党纪,党中央决定给戴季英最后警告处分,并撤销了他的领导职务。这一消息传
  书    出后,陕北根据地的广大军民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刘志丹同志得救了!”“陕北得救
        了”!
   屋       他身上有枪疤,不宜去上海解放战争时期,罗荣桓同志在鲁南时发现小便带血,当时鲁
        南缺医少药,毛主席得知后,很快发来电报,指示:身体重要,能否到新四军检查治疗。后
------  来陈毅同志接罗荣桓同志到淮南就医。虽说新四军条件比鲁南好一点,要查出病因仍很困
        难。有同志建议罗荣桓同志化装成商人,到上海去彻底检查。当即向中央请示,中央复电同
黄      意。但第二天,却又突然接到毛主席的一个急电,说:罗荣桓身上有枪疤,易被敌人发现,
        不宜去上海。
 金         罗荣桓同志在淮南治疗了一个时间后,带了一位医生返回鲁南。辽沈战役前夕,又进军
        大连。刚一起城,毛主席就来电报摧他到医院检查。当得知检查结果是肾癌,需要手术时,
  书    毛主席又担心大连的医院不可靠,亲自布置如何就医。
            罗荣桓手术后两月,中央撤离延安的消息传来,他再也躺不住了,立刻返回前线。北京
   屋   解放,中央从平山进京时,罗荣桓同志率部南下,行至天津,突然晕倒。
            毛主席闻讯,马上派黄树则同志到天津探望,并亲笔给罗荣桓同志写信:不宜南下,可
------  回北京治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毛主席对同志的关怀和爱护真是无微不至啊!
黄          有什么受不了,辩论就是嘛!
            历史学家周谷城教授,早年曾和毛主席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同过事,后来又同搞过农民
 金     运动。蒋介石叛变革命引起十年内战,周谷城和毛主席分开了。刚解放时,周先生耽心自己
        没有追随共产党继续革命转而从事学术工作,不知毛主席对此有什么想法。但毛主席一如既
  书    往,待他象挚友一样,一直关心着他的学术研究,鼓励他勇于提出自己的见解,敢于坚持真
        理。
   屋       1957年仲夏的一天,毛主席邀他到中南海露天游泳池游泳。游罢上岸,坐在藤椅上谈
        心。毛主席拿起一本《汉书》,翻到赵充国主张在西北屯田戌边的一段对他说:“这个人很
------  能坚持真理,坚持正确的主张。他的主张在开始时,赞成的人不过十分之一二,反对的人达
        十分之九,但到后来,逐渐被人接受了,……真理要人接受,总要有一个过程。无论在过去
黄      的历史上,或现在”。
            周谷城因不满于苏联方面的一些有关逻辑的著作,曾在《新建设》上发表过一篇《形式
 金     逻辑与辩证法》的文章,刚发表就引起了轩然大波,遭到许多人的反对。
            这件事毛主席知道了,有一次他到上海,把周谷城请去,打过招呼以后,毛主席手拿一
  书    本《新建设》杂志,对周说:“关于逻辑,你说得最明确。”周说:“不得了,火箭炮似的
        批评冲起来,我受不了”。主席说:“有什么受不了,辩论就是嘛!
   屋       ”周说:“我的意见很少人赞成,我很孤立,成了众矢之的。”主席说:“你的意见有
        人赞成,并不孤立。”“人民大学里的一个刊物,好象是《教学与研究》上,有人写文章,
------  引了你的意见”。周说:“我没有看见。”主席说:“我可以叫人寄给你看看。”还一再鼓
        励周:“不要害怕,要积极地写”。后来果然有人寄来了几本刊物,书里引用周的意见的地
黄      方,都折了角。
            平和,平和,只要和了就行了!
 金         1949年国共和谈时,在双方代表团达成《国内和平协定》之后,毛主席分别接见了南
        京国民党政府参加和谈的代表。4月中旬的一天,刘斐先生受到接见(同时受接见的还有黄
  书    绍之感。见面后,毛主席问刘先生:“你是湖南人吧?”刘说:“我是醴陵县人,醴陵与毛
        主席家乡是邻县,是老乡。”毛主席高兴地说:“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哩!”这一
   屋   来,刘先生的紧张心情便减去了大半。接着,毛主席谈起共产党和谈的诚意,并征求他们对
        协定的意见,很快打消了他们的拘束感。
------      但刘斐先生心中还有一点疑虑,在吃饭的时候,当谈到各人的爱好时,就趁机提出来试
        探毛主席,他问毛主席:“您会打麻将吗?”毛主席回答:“晓得些,晓得些。”“您爱打
黄      清一色呢,还是喜欢打平和?”毛主席听了,立刻明白了提这问题的用意,笑得差点把饭喷
        出来,立即说:“平和,平和,只要和了就行了。”毛主席思想如此机敏,心胸那样宽阔,
 金     这寓意弥深的回答使刘斐先生疑虑顿释,坚定了他选择新道路的决心。
            不能放弃和右派接触1945年毛主席在重庆时,除参加谈判外,还同国民党的各种人物
  书    接触,包括跟顽固派头目打交道。毛主席说:“国民党是一个政治联合体,要作具体分析,
        也有左中右之分,不能看作铁板一块。他不但会见了冯玉祥等国民党左派,还提出要见陈立
   屋   夫、戴季陶等国民党右派。随行的同志对此感到很意外,认为对这些反共专家和顽固分子有
        什么好见的呢?毛主席向大家解释说:不错,这些人是反共的。
------      但我到重庆来,还不是为跟反共头子蒋介石谈判吗?国民党现在是右派当权,要解决问
        题,光找左派不行,他们是赞同与我们合作的,但他们不掌权。解决问题还要找右派,不能
黄      放弃和右派接触。
            有一次,毛主席去找陈立夫,一见面,先以回忆往事的口气,谈大革命前国共合作的情
 金     景,然后批评国民党背叛革命,实行反共剿共的错误政策。毛主席说:十年内战,共产党不
        但没有被消灭,反而发展壮大了。而国民党剿共的结果,却同时引进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
  书    略,险些招致亡国。毛主席还谈到:我们上山打游击,是国民党剿共逼出来的,是逼上梁
        山。就象孙悟空大闹天宫,玉皇大帝封他为弼马温,孙悟空不服气,自己鉴定是齐天大圣。
   屋   可是你们连弼马温也不给我们做,我们只好扛枪上山了。就这样,在谈笑自若中,巧妙地批
        评了国民党祸国殃民的政策,说明了我党的主张,提醒国民党认清人心所向,不要重蹈覆
------  辙。面对毛主席坦荡的胸怀,机锋的议论,陈立夫手忙脚乱,无以措词,不得不表示,要对
        这次国共和谈“尽心效力”。
黄          又一次,毛主席还去访问了戴季陶。从戴府出来时,正值蒋介石也去看戴季陶,小道相
        逢,与毛主席贴面碰到。蒋问毛主席要去哪里,毛主席说去看了戴季陶,蒋先是一怔,随后
 金     佯笑道:“好,见见好,见见好。”
            有人骂了自己以后1942年8月,一天下大雨,陕甘宁边区政府小礼堂正在开征粮会
  书    议。忽然一声雷响,礼堂的一根木柱被劈断了,出席会议的延川县长李彩云同志不幸触电而
        死。这件事传出后,有的群众说:为什么雷没有劈毛主席?这话传到毛主席耳里,毛主席没
   屋   有叫人去追查骂自己的人,更没有去抓什么”反革命“,而是向干部了解“骂”的原因。原
        来,边区政府下达的征粮任务重,群众有意见,便借劈雷一事发泄不满。毛主席知道原委
------  后,指示有关部门将征收公粮任务从二十万担(每担三百斤)减至十六万担。这件事的处
        理,使党群关系更加亲近,毛主席在群众中的威信更加提高了。
黄      
        
 金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