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毛泽东与张干
毛泽东与张干
------      1913年春,年仅20岁的毛泽东自愿报考湖南公立第四师范。当校长看了他的作文试卷
        后,不禁连声称赞:“这样的文章,我辈同事中有几个做得出来!”
黄          结果,名列榜首的毛泽东被该校录取。1914年春,第四师范并入第一师范(即湖南省
        立第一师范),根据当局指示,湖南公立第四师范春季招收的学生和第一师范秋季招收的学
 金     生均编入一年级,分别编为6、7、8、9、10五个班级。毛泽东被编为仅有30名学生的一年
        级8班。和原来一师的学生相比,毛泽东等原四师的学生等于在一师多读了半年书。从此,
  书    毛泽东开始了他长达5年半之久的师范学习生涯。
            1915年,当时湖南省议会颁布了一项新规定:从下学期开始,每个学生须交纳10元学
   屋   杂费。这首先遭到了那些家境贫寒或因种种原因得不到家庭接济的大多数学生的强烈反对。
        须知,这等于让他们多读半年书,多拿半年学杂费啊!有人透露:这个所谓“规定”,是该
------  校校长张干为了讨好当局而向省政府提出的建议。
            于是,湖南省立第一师范的学生们纷纷举行罢课,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驱张运
黄      动”。他们首先在校园内外大量散发传单,无情揭露校长张干的所谓“劣绩”,诸如“不
        忠、不孝、不仁、不悌”等等,企图通过舆论把张干搞垮。可是,毛泽东看了,则不以然,
 金     感到他们这样去写并没有打中张干的要害。他心平气和地对大家说,我们不是反对张干当家
        长,而是反对他当校长。既要赶走校长,就要批评他办学校如何办得不好。大家一致认为毛
  书    泽东的意见很对。于是,毛泽东重新起草了一份传单,批评校长张干如何对上奉迎,对下专
        横,办学无方,贻误青年。并连夜派人赶印出来,次日清晨带回学校,广为散发。
   屋       此事很快传遍了省城。湖南省教育司当即委派一位督学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调处,在全
        校召开大会,要求学生复课,不准继续“胡闹”。这更使学生们火上加油!他们纷纷给这位
------  督学递纸条,上面写着:“张干一日不出校,我们一日不上课!
            ”搞得督学狼狈不堪!他只好答复说:“你们还是上课吧,下学期张干不来了。”
黄          这样一来,可把张干气火了!有一个学监向他告密说,这份传单是二年级8班学生毛泽
        东写的。而身为一校之长的张干,也断定这篇内容充实、自出机杼、议论纵横、气势磅礴的
 金     文字是出自毛泽东的手笔。于是,张干当即决定:要挂牌开除包括毛泽东在内的17名带头
        “闹事”的学生。
  书        消息传出以后,曾经为毛泽东讲授过修身、教育和伦理学等课程的杨昌济先生(即杨开
        慧同志的父亲)对此愤愤不平。他在课堂上谈到这个问题时,便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端端正正
   屋   地写下这么两句诗“强避桃源作太古,欲栽大木柱长天!”是啊,杨昌济先生决不会容忍学
        校当局把他一向期望很大,并视为“柱天大木”、“当代英才”的毛泽东开除的!于是,他
------  先后联络了徐特立、方维夏、王季范、袁仲谦等先生,仗义执言,据理力争,并为此专门召
        开了全校教职员工会议,为学生们鸣不平,共同向校长张干施加压力,迫使校长张干收回成
黄      命。可是,一师的学生们并不就此罢休,他们继续发动罢课,重申自己的誓言:“张干一日
        不出校,我们一日不上课!”在众目睽睽之下,校长张干再也混不下去了,只好卷起铺盖走
 金     了。
            下35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书        解放初,66岁的中学教员张干惶惶不安:一是恼恨自己当了“地主”。他家""本是贫
        农,以后任教40余年,靠积蓄购置了一份田产,未想却成了地主;二是当年的学生毛泽东
   屋   如今成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悔当初不该提出开除他,又给记大过;三是在重庆谈判前
        夕,他给毛泽东发了一封电报,请他“应召”赴渝,还要他“幸勿固执”,这不是替蒋介石
------  说了话吗?张干日夜在惶惑与苦闷中生活,又兼生活窘困,有时竟无以为炊。他想给毛泽东
        写信,却拿不起笔来。
黄          1950年10月5日,毛泽东在自己的家宴上,向湖南一师校长周士钊打听起张干来。在
        座的还有徐特立、谢觉哉、熊瑾玎等人。他听说张干一直在教书,当时很受感动,说:“张
 金     干这个人很有能力,30多岁就当了一师校长,不简单,原来我估计他要向上爬,结果没
        有。解放前吃粉笔灰,解放后还吃粉笔灰,难能可贵!现在看来,当时赶走他没多大必要,
  书    多读半年书有什么不好?”周士钊接着把张6口之家的生活窘况和愁苦心境一一向毛主席作
        了汇报。毛主席感慨系之,不假思索地说:“对张干应该照顾,应该照顾!”
   屋       10月11日,毛泽东致函湖南省主席王首道:“张次岑(张干别号)、罗元鲲两先生,
        湖南教育界老人,现在均70多岁,一生教书,未做坏事。现闻两先生家口甚多,生活极
------  苦,拟请省政府每月给津贴米若干,供资养老……并请派人向两先生予以慰问。”于是,
        1200斤救济米和人民币50万元(旧币)送到了张干家。
黄          张干感激异常,夜不成寐。灯下,握笔含泪给毛主席写信。“润之吾弟主席惠鉴:敬启
        者,……深感吾弟关怀干的生活,(弟)经国万机,不遗在远,其感激曷可言喻?”
 金         接信第二天,毛泽东就亲自给张干回了信,言对张干的生活困难“极为系念”,这一语
        牵心动肠,力重千钧。张干欢欣鼓舞,以他的学生中出了这样一位伟人而高兴,感到这是他
  书    最值得骄傲的一天。一家人将信看来看去,笑逐颜开,张干的病似乎也好了一半。他曾给毛
        泽东记大过的事,原来是讳莫如深的,此刻竟忘乎所以,向家人絮絮叨叨摆谈起来,宛如一
   屋   个天真的孩童。
            1951年秋,张干应毛主席之邀赴京。到京后,毛主席又请来青少年时代的师友罗汉
------  溟、李漱清、邹普勋,到中南海一起吃饭。叙谈间,毛主席叫来子女,向他们介绍自己的老
        校长和师友,诙谐地说:“你们平时讲你们的老师怎么好,这是我的老师,我的老师也很
黄      好。”大家顿时消除了拘谨情诸。张干这时却想到当年那场学潮,一边吃,一边作检查。毛
        主席缓缓地摆摆手:“我那时年轻,看问题片面。过去的事,不要提它了。”饭后,主席陪
 金     他们参观中南海,看电影。几天后,毛主席派卫生部副部长傅连璋来为张干等人检查身体。
            在京两个月,张干不但国庆时登上了天安门观礼台,游览了京津名胜,还乘飞机鸟瞰了
  书    长城风光。
            不久张干回到湖南受聘为省军政委员会参议室参议、省政府参事室顾问。每月""领取的
   屋   聘金,加上学校的薪水,使一家生活有了保障。他常参议国家大事,应邀作报告,深为人敬
        重。60年代初,人民生活比较困难。张干此时身体不适。不久,他又收到了主席的信,说
------  “寄上薄物若干”。谁知他竟收到了毛主席托省委书记张平化同志捎来的2000元钱!
            1963年初,张干曾在病中两次写信给毛主席,请他设法帮助其女儿返湘工作,“以便
黄      侍养”。接信后,毛泽东同志一面积极为老校长张干分难解忧,一面给湖南省副省长周士钊
        写了一封亲笔信:“老校长张干先生给我来信,尚未奉复。他叫我设法帮助其女儿返湘工
 金     作,以便侍养,此事我正在办,未知能办得到否?如办不到,可否另想办法。请你暇时找张
        先生一叙,看其生活上是否有困难,是否需要协助。叙谈结果,见告为荷。”
  书        不久,毛泽东同志便接到了周士钊的复信。1963年5月26日,毛泽东同志亲笔给张干
        写了一封回信:次岑先生左右:两次惠书,均已收读,甚为感谢。尊恙情况,周。寄上薄物
   屋   若干,以为医药之助,尚望收纳为幸。
            敬颂早日康复。
------      10年浩劫时,有人造谣说张干家藏有金银,是剥削来的。加上他当过“反动校长”,
        便于1966年9月抄了他家,抄走了张干心爱的书籍、资料,外带500元存款。
黄          张干凄楚异常,病体难支。他的幼子张六如悄悄进京,见到了中央办公厅的负责人。他
        出示了毛主席与父亲来往信函和合影,带回一封加盖了中央办公厅大印的函件并500元生活
 金     费。于是被抄去的部分东西和500元存款,给退回来了。
            1967年元月21日,张干溘然病逝,享年83岁。
  书    
        
   屋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