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bill Skyline Malaysia Sarawak Chinese Literature 犀鸟天地


犀鸟天地

       李清照诗词选

        卷一:词
  

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注:点绛唇,又名“点樱桃”、“南浦月”。双调,四
十一个字,上片三韵,下片四韵。袜(“划”字左边多一横
,念“铲”音),没穿鞋,只穿袜子走。李后主词:铲袜步
香阶,手提金缕鞋。

     ~~·~~·~~·~~·~~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注:如梦令,原名“忆仙姿”,后唐庄宗有曲:如梦,
如梦,残月落花烟重。单调,三十三字,五仄韵。

     ~~·~~·~~·~~·~~

浣溪沙

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沈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
  

  注:浣溪沙,原为唐教坊曲名,后作词牌。“沙”亦可
作“纱”,也可叫 “浣纱溪”。双调,四十二个字。有平
、仄两体,此为五平韵。江梅,范成大《范村梅谱》云:遗
核野生,不经栽接者,又名直脚梅,或谓之野梅。

     ~~·~~·~~·~~·~~

怨王孙

帝里春晚,重门深院;草绿阶前,暮天雁断。楼上远信谁传
?恨绵绵。

多情自是多沾惹,难拼舍,又是寒食也。秋千巷陌,人静皎
月初斜,浸梨花。
  

  注:怨王孙,此牌变体多,这里用了双调,五十二个字
,上片二仄二平韵,下片三仄二平韵。

     ~~·~~·~~·~~·~~

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红梅些子破,未开匀。碧云笼碾玉成尘,
留晓梦,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黄昏。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
也,著意过今春。
  

  注:小重山,又名“小重岭”。双调,五十八个字,八
平韵。 “花影”一句,念来满嘴沁香。

     ~~·~~·~~·~~·~~

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注:现在阳光从天窗下来,却又下着雨,一只鸟雀在笃
窗户,知否?知否?就是喝水也难瘦。

     ~~·~~·~~·~~·~~

点绛唇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倚遍栏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注:清照等明诚归来,我们也在等,只不过连我们自己
都走远了,注定地等,在注定的远走中,失落。

     ~~·~~·~~·~~·~~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注:一剪梅,又名“腊梅香”、“玉簟秋”,双调,六
十个字,六平韵。每一次读到“花自飘零水自流”句,不能
自已。

     ~~·~~·~~·~~·~~

渔家傲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彷佛梦魂归帝所,闻天
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
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注:渔家傲,双调,六十二字,上下片各五仄韵。见附
录《学诗谩有惊人句》一文的欣赏。

     ~~·~~·~~·~~·~~

[歹带]人娇

玉瘦香浓,檀深雪散,今年恨、探梅又晚。江楼楚馆,云间水
远。清昼永,凭栏翠帘低卷。

坐上客来,尊前酒满,歌声共、水流云断。南枝可插,更须频
剪。莫待西楼,数声羌管。
  

  注:[歹带](ti4)人娇,双调,六十四字,八仄
韵。《花草粹编》题作“后庭梅花开有感”。羌管即羌笛,
笛曲有《梅花落》,最后句有喻落梅。

     ~~·~~·~~·~~·~~

玉楼春

红酥肯放琼苞碎,探著南枝开遍末。不知酝藉几多香,但见
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闷损阑干愁不倚。要来小看便来休,未必
明朝风不起。
  

  注:玉楼春,又名“西湖曲”,双调,五十六字,六仄
韵。《花草粹编》和《历代诗余》都题作“红梅”,这首咏
梅,不如上面一首。

     ~~·~~·~~·~~·~~

渔家傲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
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
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注:这首也是写梅花。雪中梅花历来写的人很多,但大
多着眼于“寒梅傲雪”之类的意境,易安写来却是美艳娇嫩
的梅花。梅花似乎是易安最喜欢的花。

     ~~·~~·~~·~~·~~

满庭芳

小阁藏春,闲窗销昼,画堂无限深幽。篆香烧尽,日影下帘
钩。手种江梅更好,又何必、临水登楼。无人到,寂寥恰似
,何逊在杨州。

从来,如韵胜,难堪雨藉,不耐风揉。更谁家横笛,吹动浓
愁。莫恨香消玉减,须信道、扫迹难留。难言处,良窗淡月
,疏影尚风流。
  

  注:满庭芳,又名“锁阳台”,双调,九十五字,上片
四平韵,下片五平韵。《花草粹编》中题作“残梅”,又是
一首咏梅词。这首长,有几个典故。临水登楼:一指陶渊明
在《游斜州》序中所写“与二三邻曲,同游斜州,....
..欣对不足,率尔赋诗”;又指建安诗人王粲在荆州登当
阳县城楼作《登楼赋》。何逊在扬州:南朝诗人何逊在扬州
(现在可算是南京)做建安王的书记,有诗《咏早梅》“兔
园标节物,惊时最是梅”。杜甫有诗:“东阁官梅动诗兴,
还如何逊在扬州”。扫迹难留:《文选》孔稚圭《北山移文
》中有“乍低枝而扫迹”;杜诗有句:“山林迹如扫”。

     ~~·~~·~~·~~·~~

多丽

小楼寒,夜长帘幕低垂。恨潇潇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
。也不似贵妃醉脸,也不似孙寿愁眉。韩令偷香,徐娘
傅粉。莫将比拟未新奇,细看取、屈平陶令,风韵正相宜。
微风起,清芬酝藉,不减酴[酉縻]。

渐秋阑、雪清玉瘦,向人无限依依。似愁凝汉阜解佩,似
泪洒纨扇题诗。朗月清风,浓烟暗雨,天教憔悴瘦芳姿。
纵爱惜,不知从此,留得几多时?人情好,何须更忆,泽畔
东篱。
  

  注:多丽,又名“绿头鸭”,双调,一百三十九个字,
上片六平韵,下片五平韵。《乐府雅词》题“咏白菊”。说
到菊花必要有陶令公出现,易安也不能不如此这般高洁一回
。孙寿愁眉:《后汉书。梁翼传》“寿,色美而为妖态,作
愁眉、啼妆、堕马髻......以为媚惑。”孙寿是东汉
权臣梁翼之妻。韩令偷香:晋人韩令名寿,《世说新语》说
他和贾充之女午私通,后贾充偷偷把女儿嫁给他了事。汉皋
解佩:《列仙传》的故事。纨扇题诗:《汉书》所记班婕纾
失宠后在细绢团扇上题首“怨歌行”以自伤。

     ~~·~~·~~·~~·~~

念奴娇

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
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
万千心事难寄。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栏干慵倚。被冷香消新梦觉,
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
敛,更看今日晴未。
  

  注:念奴娇,原为唐歌妓名,后为词牌,又名“百字令
”、“大江东去”、“酹江月”。双调,一百字,上下各四
仄韵。杜牧有诗曰:醉头扶不起,三丈日还高。《古今词统
》评为:“真声也,不效颦於汉魏,不学步於盛唐,应情而
发、自标位置。”此篇是写春日闺情的名篇,诗词里写类似
题材的非常多,易安这篇算是最为完美。

     ~~·~~·~~·~~·~~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
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
比黄花瘦。
  

  注:醉花阴,双调,五十二字,上下片各三仄韵。在山
东济南和青州现各有一处李清照纪念馆,济南的一处在趵突
泉公园里,青州的一处在青州博物馆外的一个小院里,院外
是公园,石桥过河,转弯就是个小窄门。两个纪念馆大同小
异,也没有任何特别的。易安在青州住过十年,所以青州的
那个院子传说是当时故居。两处所立的易安石膏塑像恶俗。
青州馆里挂有一幅宋人画的易安像的仿制品,像上一素衣妇
人,清瘦而神情落戚,“人比黄花瘦”一句果然不虚。清陈
世琨《云韶集》称此词“无一句不秀雅”,许宝善《自怡轩
词谱》称曰:“幽细凄清,声情双绝。”想来这首词应该是
最能表现李清照其人的。

     ~~·~~·~~·~~·~~

凤凰台上忆吹箫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
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
,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
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
又添,一段新愁。
  

  注:凤凰台上忆吹箫,取萧史与弄玉吹萧引凤的故事为
名。双调,九十五个字,九平韵。阳关:指王维《送元二使
西安》“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句。武陵人:
陶渊明《桃花源记》里武陵人,赵明诚没有官做的时候,隐
居十年,可以称为与世隔绝的武陵人吧。秦楼:《列仙传》
记秦穆公之女和教她吹萧的老师萧史在凤台上吹萧引凤,清
照自称所居。

     ~~·~~·~~·~~·~~

蝶恋花

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
,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
,夜阑犹翦灯花弄。
  

  注:蝶恋花,又名“鹊踏枝”、“凤栖梧”。双调,六
十字,上下片各四仄韵。这篇是写和赵明诚离别伤情的“愁
”,和下面一首对照读,就知道为什么

  易安的词作多写“愁”,但每一个“愁”都是不同的感
觉,绝无雷同之“愁”,诗人的感情之细腻,表达之精确,
千古以来除了李后主,便是李易安了。

     ~~·~~·~~·~~·~~

蝶恋花

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长山又断
,潇潇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好把音书凭过雁
,东莱不似蓬莱远。
  

  注:此首送边词是给易安的一伙儿姐们的。这里的离情
和上篇的离情,微毫之差,有几人能表达得如此分明,除了
天才。

     ~~·~~·~~·~~·~~

鹧鸪天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
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
当年不见收。
  

  注:鹧鸪天,又名“思佳客”、“思越人”等。双调,
五十五字,上下片各三平韵。这是首咏桂花的词,咏物词难
写,易安写的不少,特别是咏梅花的,她写得最多,还有咏
菊花的,这首咏桂花的,似乎不如那些咏梅花的好。

     ~~·~~·~~·~~·~~

好事近

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长记海棠开後,正是伤春时节

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魂梦不堪幽怨,更一声啼决
(左去水,右加“鸟”旁)
  

  注:好事近,又名“钓船笛”、“翠圆枝”,双调,四
十五字,上下片各两仄韵。

     ~~·~~·~~·~~·~~

诉衷情

夜来沈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妥残蕊,更拈馀香,更得些时
。("妥"加"手"旁)
  

  注:诉衷情,又名“一丝风”,双调,四十四字,上下
片各三平韵。《花草丛编》题“枕畔闻残梅喷香”。

     ~~·~~·~~·~~·~~

鹧鸪天

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
偏宜瑞脑香。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
东篱菊蕊黄。
  

  注:团茶,宋朝的茶饼,上有龙凤花纹,又名“龙凤团
”,欧阳修《归田录》记:“茶之品,莫贵于龙凤,谓之团
茶,凡八饼重一斤。”

     ~~·~~·~~·~~·~~

蝶恋花

永夜恹恹欢意少,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为报今年春色好
,花光月影宜相照。

随意杯盘虽草草,酒美梅酸,恰称人怀抱。醉里插花花莫笑
,可怜春似人将老。
  

  注:各本题作“上已召亲族”估计在赵明诚死前,南渡
之后。

     ~~·~~·~~·~~·~~

临江仙

欧阳公作《蝶恋花》,有“深深深几许”之句,
予酷爱之。用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阙,其声即
旧《临江仙》也。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
陵树,人客建康城。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雕零。试灯无
意思,踏雪没心情。
  

  注:临江仙,又名“谢新恩”、“雁后归”、“画屏春
”、“庭院深深”,变体多,双调,六十字,上下片各三平
韵。欧阳修《蝶恋花》词: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
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
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
秋千去。”

     ~~·~~·~~·~~·~~

孤雁儿

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
乃知前言不妄耳。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
情怀如水。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
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注:孤雁儿,又名“御街行”,双调,七十八字,上下
片各四仄韵。此篇不俗,不俗,绝对不俗!所有咏梅诗词,
这首最最不俗。易安不愧易安,梅花在这里只是陪衬,也只
有易安能当得起梅花的陪衬,只要她喜欢。

     ~~·~~·~~·~~·~~

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
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
,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
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
女作家文库§ 个愁字了得!
  

  注:声声慢,“胜胜慢”,双调,九十七字,有平韵仄
韵两体,此篇上下片各五仄韵,仄韵例用入声。这是天才地
使用叠字的最好例子,十四个叠字一气出来,怎一个愁字了
得!

     ~~·~~·~~·~~·~~

添字采桑子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馀
情。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
听!
  

  注:添字采桑子,又名“采桑子”、“丑奴儿”、“罗
敷媚”等。双调,四十八字,上下两片各三平韵。此词上下
片结句各添了二字,故名。《全芳备祖》后集归芭蕉门,此
词是咏芭蕉,但芭蕉只提了一下,通篇还是写异乡人的愁。

     ~~·~~·~~·~~·~~

摊破浣溪沙

揉破黄金万点轻,剪成碧玉叶层层。风度精神如彦辅,太鲜
明。

梅蕊重重何俗甚,丁香千结苦粗生。熏透愁人千里梦,却无
情。
  

  注:摊破浣溪沙,又名“山花子”,双调,四十八字,
上片三平韵,下片两平韵。这首南渡之后的咏桂花词,较之
以前的一首,愁是真愁,彻骨地愁。

     ~~·~~·~~·~~·~~

摊破浣溪沙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
茶。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
花。
  

  注:分茶,是宋人的口语,用茶勺舀了茶放到茶盏中叫
分茶。

     ~~·~~·~~·~~·~~

武陵春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
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
多愁。
  

  注:武陵春,双调,共四十九字,六平韵。张志和《渔
父》词:“钓台渔父褐为裘,两两三三蚱蜢舟。”

     ~~·~~·~~·~~·~~

清平乐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妥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妥"加"手"旁)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
花。
  

  注:清平乐,又名“忆梦月”,双调,四十六字,上片
四仄韵,下片三平韵。易安写了许多咏梅花的词,把它们前
后对照起来读,这首描述晚年的回忆的咏梅词,心酸不忍。

     ~~·~~·~~·~~·~~

南歌子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
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
似旧家时!
  

  注:南歌子,又名“春宵曲”、“南柯子”,有双调,
单调两种,后种为二十三字,五句三平韵;前者为五十二字
,上下片各三平韵。

     ~~·~~·~~·~~·~~

行香子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云阶月地,关锁
千重。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

星桥鹊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牵牛织女,莫是
离中。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注:行香子,双调六十六字,上片五平韵,下片四平韵
。易安写离恨无奈的感觉,以这首词为最。天人两隔的痛苦
,字字如针刺般,读之哽咽。

     ~~·~~·~~·~~·~~

忆秦娥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烟光薄,栖鸦归後,暮天闻角。
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
还寂寞。
  

  注:忆秦娥,又名“秦楼月”、“碧云深”、“双荷叶
”,双调,四十六字,上下各三仄韵。易安越来越孤老无依
了,在词里就连回忆都已经多余,所剩下的只是寂寞。

     ~~·~~·~~·~~·~~

菩萨蛮

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烛底凤钗明,钗头人胜
轻。

角声催晓漏,曙色回牛斗。春意看花难,西风留旧寒。
  

  注:菩萨蛮,又名“重叠金”、“花溪碧”,双调,四
十四字,上下两片各两仄韵两平韵。人:做成“人”形的装
饰;胜:妇女的首饰。杜甫诗云:胜里金花巧耐寒。“人”
和“胜”是人日(阴历初七)妇女所戴的装饰物。

     ~~·~~·~~·~~·~~

菩萨蛮

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觉微寒,梅花鬓上
残。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沉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
  

  注:南朝宋武帝之女汉阳公主因为睡醒后发现脑门上黏
了瓣梅花,觉得好看,后来成了女子化妆的一种,叫梅花妆
。易安睡醒后发现梅花和自己老去的鬓角一样,残乱了。鬓
白而依然飘泊,故乡何处,喝醉了就不再会去想了,醉酒可
以忘却,但总有醒来之时,易安写的就是最为可悲的酒醒时
了。

     ~~·~~·~~·~~·~~

永遇乐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
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
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
,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
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注:永遇乐,又名“消息”,双调,共一百零四字,有
平韵、仄韵两体。这首是上下各四仄韵。元宵节,老年的易
安,不能去想,也不忍再读。此词用平淡的语言入调,愈平
淡,愈悲哀。涕下涟涟。

     ~~·~~·~~·~~·~~

          卷二:诗
  

  易安诗作大多爱国篇章,大环境使然。这些诗语言明白
晓畅,见解不输许多朝中大臣。对于这些诗篇,本人感触仅
限于对易安国破家亡后愤闷无奈的情绪上,对诗本身,觉得
不是宋诗里最好的一部份。因无感慨,故所注从略。

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

其一

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花柳咸阳草。
五坊供奉斗鸡儿,酒肉堆中不知老。
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
勤政楼前走胡马,珠翠踏尽香尘埃。
何为出战辄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
尧功舜德本如天,安用区区纪文字。
著碑铭德真陋哉,乃令神鬼磨山崖。
子仪光弼不自猜,天心悔祸人心开。
夏为殷鉴当深戒,简策汗青今具在。
君不见当时张说最多机,虽生已被姚崇卖。

其二

君不见惊人废兴传天宝,中兴碑上今生草。
不如负国有奸雄,但说成功尊国老。
谁令妃子天上来,虢秦韩国皆天才。
苑桑羯鼓玉方响,春风不敢生尘埃。
姓名谁复知安史,健儿猛将安眠死。
去天尺抱五瓮峰,峰头凿出开元字。
时移势去真可哀,奸人心丑深如崖。
西蜀万里尚能返,南内一闭何时开。
可怜孝德如天大,反使将军称好在。
呜呼,奴辈乃不能道:“辅国用事张后专”
乃能念:“春荠长安作斤卖。”


感怀

宣和辛丑八月十日到莱,独坐一室,生
所见皆不在目前。几上有《礼韵》,因
信手开之,约以所开为韵作诗。偶得
“子”字,因以为韵,作感怀诗云:

寒窗败几无书史,公路生平何至此。
青州从事孔方兄,终日纷纷喜生事。
作诗谢绝聊闭门,虚室生香有佳思。
静中吾乃得至交,乌有先生子虚子。

分得知字韵

学诗三十年,缄口不求知。
谁遣好骑士,相逢说项斯。

偶成

十五年前花月底,相从曾赋赏花诗。
今看花月浑相似,安得情怀似昔时。

咏史

两汉本继绍,新室如赘疣。
所以嵇中散,至死薄殷周。

乌江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晓梦

晓梦随疏钟,飘然跻云霞。
因缘安期生,邂逅萼绿华。
秋风正无赖,吹尽玉井花。
共看藕如船,同食枣如瓜。
翩翩座上客,意妙语亦佳。
嘲辞斗诡辩,活火分新茶。
虽非助帝功,其乐何莫涯。
人生能如此,何必归故家。
起来敛衣坐,掩耳厌喧哗。
心知不可见,念念犹咨嗟。

春残

春残何事苦思乡,病里梳头恨发长。
梁燕语多终日伴,蔷薇风细一帘香。

夜发严滩

巨舰只缘因利往,扁舟亦是为名来。
往来有愧先生德,特地通宵过钓台。

题八咏楼

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
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

上枢密韩公工部尚书胡公三首并序

绍兴癸丑五月,枢密韩公、工部尚书胡公使虏,通两宫也。
有易安室者,父祖皆出韩公门下。今家世沦替,子姓寒
微,不敢望公之车尘;又贫病,但神明未衰落,见此大
号令,不能忘言。作古律诗各一章,以寄区区之意,以
待采诗者云。

其一

三年夏六月,天子视朝久。
凝旒望南云,垂衣思北狩。
如闻帝若曰,岳牧与群后。
贤宁无半千,运已遇阳九。
勿勒燕然铭,勿种金城柳。
岂无纯孝臣,识此霜露悲。
何必羹舍肉,便可车载脂。
土地非所惜,玉帛如尘泥。
谁当可将命,币厚词益卑。
四岳佥曰俞,臣下帝所知。
中朝第一人,春官有昌黎。
身为百夫特,行足万人师。
嘉佑与建中,为政有皋夔。
匈奴畏王商,吐蕃尊子仪。
夷狄已破胆,将命公所宜。
公拜手稽首,受命白玉犀。
曰臣敢辞难,此亦何等时。
家人安足谋,妻子不必辞。
愿奉天地灵,愿奉宗庙威。
径持紫泥诏,直入黄龙城。
单于定稽颡,侍子当来迎。
仁君方恃信,狂生休请缨。
或取犬马血,与结天地盟。

其二

胡公清德人所难,谋同德协心志安。
脱衣已被汉恩暖,离歌不道易水寒。
皇天久阴后土湿,雨势未回风势急。
车声辚辚马萧萧,壮士懦夫俱感泣。
闾阎嫠妇亦何知,沥血投书干记室。
夷虏从来性虎狼,不虞预备庸何伤。
衷甲昔时闻楚幕,乘城前日记平凉。
葵丘践土非荒城,勿轻谈士弃儒生。
露布词成马犹倚,崤函关出鸡未鸣。
巧匠何曾弃樗栎,刍荛之言或有益。
不乞隋珠与和壁,只乞乡关新信息。
灵光虽在应萧萧,残虏如闻保城郭。
嫠家父祖生齐鲁,位下名高人比数。
当时稷下纵谈时,犹记人挥汗如雨。
子孙南渡今几年,漂流逐与流人伍。
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青州一杯土。

其三

想见皇华过二京,壶浆夹道万人迎。
连昌宫里桃应在,华萼楼头鹊定惊。
但说帝心怜赤子,须知天意念苍生。
圣君大信明如日,长乱何须在屡盟。

     ~~·~~·~~·~~·~~

          卷三:文
  

           词论
  

  乐府声诗并著,最盛于唐。开元、天宝间,有李八郎者
,能歌擅天下。时新及第进士开宴曲江,榜中一名士,先召
李,使易服隐姓名,衣冠故敝,精神惨沮,与同之宴所。曰
:“表弟愿与坐末。”众皆不顾。既酒行乐作,歌者进,时
曹元谦、念奴为冠,歌罢,众皆咨嗟称赏。名士忽指李曰:
“请表弟歌。”众皆哂,或有怒者。及转喉发声,歌一曲,
众皆泣下。罗拜曰:此李八郎也。”自后郑、卫之声日炽,
流糜之变日烦。已有《菩萨蛮》、《春光好》、《莎鸡子》
、《更漏子》、《浣溪沙》、《梦江南》、《渔父》等词,
不可遍举。五代干戈,四海瓜分豆剖,斯文道息。独江南李
氏君臣尚文雅,故有“小楼吹彻玉笙寒”、“吹皱一池春水
”之词。语虽甚奇,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也。逮至本朝
,礼乐文武大备。又涵养百余年,始有柳屯田永者,变旧声
作新声,出《乐章集》,大得声称于世;虽协音律,而词语
尘下。又有张子野、宋子京兄弟,沈唐、元绛、晁次膺辈继
出,虽时时有妙语,而破碎何足名家!至晏元献、欧阳永叔
、苏子瞻,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蠡水于大海,然
皆句读不茸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何耶?盖诗文分平侧
,而歌词分五音,又分五声,又分六律,又分清浊轻重。且
如近世所谓《声声慢》、《雨中花》、《喜迁莺》,既押平
声韵,又押入声韵;《玉楼春》本押平声韵,有押去声,又
押入声。本押仄声韵,如押上声则协;如押入声,则不可歌
矣。王介甫、曾子固,文章似西汉,若作一小歌词,则人必
绝倒,不可读也。乃知词别是一家,知之者少。后晏叔原、
贺方回、秦少游、黄鲁直出,始能知之。又晏苦无铺叙。贺
苦少重典。秦即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如贫家美女,虽极
妍丽丰逸,而终乏富贵态。黄即尚故实而多疵病,譬如良玉
有瑕,价自减矣。

-= 李安辑入并小注 =-

附录:

        学诗谩有惊人句
  

           鸣鸿
  

  李清照是中国文学史上唯一的女宗师。传说中的才女不
少,但真正地能不让须眉的才女只有李清照。而且空前绝后
。在她之前的蔡琰,只留下一首悲愤诗,不足以评;还有诗
作虽多,但质量实在难以和诗歌大家相提并论的薛涛,所得
的才名可能是因为她的大胆的生活作风吧。和李清照同朝的
朱淑真,有风格,有作品,但是意境和品味相差甚远,也不
是一流词人之列。宋以后的理学盛行,出个才女原本就更为
困难,要想出个超过李清照的才女,已然不可能了。这个空
前绝后的李清照,易安居士,相较与极负词名的苏辛,也决
不多让的,更有评论说她是北宋第一词人,我想也不算太为
过誉。

  清人王士祯说过,婉约以易安为宗。以女性之敏感多情
而开婉约之宗,纯乎天然。李清照的婉约,多为白话顺手拈
来,却又不落流俗浅薄,象是不思量中低声自语,字字清新
。让易安傲视群雄的另一份自信,应该是对于叠字的创造性
运用。在她之前还没有人能连用十四个叠字来起首,“寻寻
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一叠声地道出恍惚孤独
的心境,象是条丝线在无谓地缠绕不宁,左右不适。再看门
前风景,“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又是四个
叠字,似乎是呢喃而出,每读至此,口角嚼香,对生活中那
份孤冷的感受也便点点滴滴地涔入心底,寻寻觅觅而不知雨
落黄昏。

  易安虽然以婉约为宗,但也并不是从不豪放的。试试看
她这首

渔家傲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
 闻天语, 殷勤问我归何处?我报路嗟日慕,学诗谩有
 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在平时,易安是个闺秀,是个贵妇,但在梦里,现实中
的一切,不可能再阻止她的飞腾于九天之上的想象了。哪怕
有了惊人之句的诗才,面对许多无奈,内心也会有行途日暮
的困乏,但那又怎么样?在梦里,在一切都可以腾飞的梦里
,在云涛翻舞的太空之中的梦里,在可以任意上下求索的梦
里,总可以达到如仙境般的幻想境界吧。这个梦让这首词意
境壮阔雄奇,豪气干云,却又迷离恍惚,虚无飘渺。这样的
词,五代没有,北宋也不多见吧。看似不经意又无脂粉气,
在豪放之中带着易安特有的恍惚,从这种恍惚中我似乎看到
易安看着苏轼们自信地毫不谦让地微笑。这种恍惚使得易安
在北宋的衮衮巨公拥挤的词坛上,轻言细语却又分外清晰地
宣称: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李清照对诗和词的分界看得很严格,所以她的诗的内容
多以政治为主,有着明确的倾向性。她对时局的思考和分析
远远地超过了当时一介妇人所能企图的深度,甚至高明不让
许多以国家政治为己任的大臣。她的诗是爱国言志诗,她的
词却是对自身的感怀,对于身世,对于家破国亡的痛苦无奈
的最为切身的描述。我不喜欢易安的诗,空洞地架构在借史
咏志上,有情绪,但没有实在的深刻的悲苍感。但是易安的
词,却鲜明地表达着她作为自己,作为那个时代的一个女子
,在少女时期的娇羞,青年时期的幸福和晚年时国破家亡的
悲哀。

  易安出生于宦臣之家,少年时代快乐的生活,在她的词
中表现出明快清新的风格,她那时的生活大概都是在家园子
里度过的吧,那座园子一定有架她常常去玩耍的秋千,她说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
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活
脱脱一个娇倦自适,天真活泼又害羞的女孩子形状,在这首
小词中鲜明至几百年后的今天。易安后适明诚,琴瑟和谐,
常赌茶翻书,收集金石。其间明诚亦有外出为宦,易安的思
念化作词句,婉转愁肠,相思之苦,莫以为甚。“休休,这
回去也,千万遍阳光唱过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
。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
一段新愁。”终日凝眸的相思,最终也成了美好的回忆转眼
即逝。宋廷南渡,明诚病逝,又有玉瓶案,清照以一个孤苦
的年迈妇人之身寄居兄弟之家,终又不堪寄人篱下而再嫁市
井,以卖字为生终。她的词在南渡之后哀伧不忍多读,象“
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
还寂寞。”一句一哽咽,字字如泪滴落,又如泪水落在字句
之上,化开一团湿透了的心境,到如今我的眼前仍然不曾晾
干。“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世事变幻
如此,所有的过往时日的欢笑和幸福都更为加剧了老时的痛
苦和悲哀,这种悲哀,易安都放在在她的词里让我来体会了
,“风往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
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蚱艋,载
不动许多愁。”

  对于这位唯一的女诗人的怀念,无论是怎样的装载,也
不可能载得动那一些字句里的细微的伤感的人生。昨天下了
雪,今天却又下着小雨的天气里,想起李易安,想起她的句
子,想起我在十几岁时为了那份莫名的青春期的愁绪,背着
她的每一首能找到的词的那段故乡的日子,还有什么能说的
?不过是“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
人不惯起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