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鸟巢
犀鸟乡强烈归属感 砂华文学纯朴真实

作者:陈玉珍




             
    2008年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在受访时曾说: “西方文化过于突出其城市性,技术性,
妨碍了其他表现形,如地方性,技术性的发展。人类的整个不可知的部份被理性所掩盖了。正是这种认识,促
使我转向其他文明。
   砂拉越华人文学界深具代表性的文人田思认为,上述谈话同时言明砂华文学的特质, “或许正是它较少受
到西方文明中某些负面的影响,而表现了人类世界中纯朴真实的一面。这也是砂拉越本土文化中最值得自豪的
地方。

从椰风蕉雨的乡土
转目至书写婆罗洲

   砂华文学,是砂拉越华文文学的简称,比起马来亚和新加坡,慢起步二,三十年。砂拉越开放大学讲师暨砂
拉越华人学术研究会副会长田思表示, “砂拉越青年尤其受华文教育者,受二战后民族主义思潮影响,参与反
殖反帝社会运动,通过组织政党与公会,唤醒民族团结意识,摆脱英殖民统治。当时的华文报章多辟有文艺副
刊,创作与阅读文学作品蔚为风气,第一批土生土长的华裔文学作者,就在这时涌现。这也是砂华文学的成长
期,以及奠定后砂华文学本土特质的奠定基础。 

确立明确乡土观念

   砂华文学先行者如砂耶,巍萌,吴岸等与新马作者有个共同点,都受中国五四文学影响,服膺“为人生而艺
术” ,注重文学的社会性。尤其重要的是, “这批先行者,确立了明确的乡土观念,把自己立足札根于椰风
蕉雨的土地上,有意识地和父辈那种眷恋唐山的情意结区分开来。 “这从吴岸于1957年发表之诗作“祖国” 
,可窥知一二。

    “祖国”一诗描述在砂长大的华裔青年,送别“回国”的母亲,在码头依依不舍,而又毅然决定留下,为
脚下土地奋斗的心情: “你的祖国曾是我梦里的天堂,你一次又一次地要我记住,那里的泥土里埋着祖宗的
枯骨,我永远记得-可是母亲,再见了!我的祖国也在向我呼唤,她在我脚下,不在彼岸,这椰风蕉雨的炎热的
土地呵!这狂涛冲击着的阴暗的海岛呵! “

此诗即写明对砂拉越乡土的深挚感情,也言明1956年至1962年期间,新兴写作者处于萌芽状态的乡土观念和爱
国思想。这与当时“北归” (回到大陆参与新中国的建设)的思想比较,无疑具有时代性的进步意义。

“拉让文艺”具影响力

   反殖运动的开展,使得具有进步思想的文艺青年,即向新马文艺刊物投稿,也组织文艺小组,学习写作和文
艺理论,并在报章主编文艺副刊。在砂拉越反殖时期最具影响力的文艺副刊“拉让文艺”创刊编前小语即言:
 “文艺,不论在任何地方,都应作为认识现实和改造现实的工具。我们学习写作,就是在学习如何掌握这种工
作... ...我们希望这副刊能为大家所爱惜,并且至少它应些微地反映砂拉越人民气息,砂拉越的景色。 “
   所谓“反映砂拉越人民的气息,砂拉越的景色” ,是当时比较朴实的乡土文学观念。而“拉让江”与另一
个意象“犀鸟”也似乎成为砂文学常用的符码,代表着某种本土特质。然而,刚萌芽的文种,却因十年动乱,
引致衰蔽。
    1963年后,左翼政党浮起台面,加上前后发生的汶莱起义,印民政变,马印对抗,砂设三新村等重大事件,
政府与地下份子斗争持续十年。而当局对文网监控也越严厉,报纸被查封屡屡发生,作者纷纷搁笔,新秀不见
冒起,文坛逐淍蔽,为砂华文学黑暗期。

85年后政局稳定
砂华文学蓬勃发展

    1974年斯里阿曼行动后,砂拉越基本进入发展政治的稳定阶段,但砂华文学却到1985年后才迈入蓬勃阶段。
由各地华人社团总会发起的检讨十年国家文化政策呼声,引起大气候的激荡。砂拉越重要的华文文学团体纷纷
成立,包括1986年成立的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 1988年诗巫中华文艺社, 1993年美里笔会。加上1971年砂拉
越星座诗社,都大振旗鼓,引进具有创作与活动能力的新血。
   其中活动面最广的要属以诗巫为基地的中华文艺社。不仅与古晋,美里甚至西马作家保持联系,还在网络上
设立“犀鸟文学”与“犀鸟天地”网站,广泛登载收集砂华文学各种资料。
   田思表示, “每五年举办一次的砂拉越民族文化研讨会的诞生,也于1990年的年催生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
这几个团体诞生后,纷纷举办研讨会,座谈会,创作比赛,出版刊物与丛书,以及在报章上主持主艺版位,一时
文风鼎盛,提携各地的写作新秀,老作家也纷纷归队。 “

半世纪出现4文学史

   由于上述文学团体的推动,砂华文学变得活动与蓬勃,文艺副刊与期刊的出现比过去任何时期更多,结集单
本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阶段。另一项更大的成就是:砂华文学半世纪的实绩中,竟出现了四部文学史,即田农的
“砂华文学史初稿” ,黄妃“反殖时期的砂华文学” ,周翠娟“砂华文学团体简介” ,沉庆旺“雨林文学回
响” ,田思形容“这是马来西亚其他局域文学所无法比拟的成绩。 ”
    2002年12月,中华文艺社主办了文学讲座会,并由田思本人提出了“书写婆罗洲”理念。他说, “ 50年代
起,砂华文学的名称就沿用至今,由于历史因素,我们认为砂华文学颇能结合我们砂拉越特殊的情况,在历史地
理和人文方面,有别于西马。至于书写婆罗洲,是种文学策略。
   婆罗洲的文化特色就是多元民族,文化,生态,景观,它还拥有仅次于亚马逊河流域的第二大雨林... ...在
这样时空背景下,若以婆罗洲为重点,进行文学创作,它将形成中文阅读世界很受瞩目的卖点。 “

书写内涵超越族群

   书写婆罗洲,可说是砂华文学的延伸。写作的文学语言尽管是华文,但其内涵却超越族群。 “书写婆罗洲的
另一层含义在于深入了解各民族生活范围,把他们失去的传统,在他们的民族与文化所存在的优质物找出来,我
们需要去挖掘原住民的生活本质,所以我们也在学习,接触很多原始资料,对友族同胞,带着更大的关怀心情。“  
 由田思,石问亭,沈庆旺,蓝波等人提出的“书写婆罗洲”理念,受到不少砂华作者的认同,他们更有意识地在
作品中强调婆罗洲的本土特质,西马和中国台湾等地评论家也相当关注这个课题,迄今为止,十余篇相关主题的
学术性文章已被发表。杨艺雄“猎钓婆罗洲” ,沈庆旺“蜕变的山林” ,蓝波“寻找不达大”与“砂拉越雨林
食谱”等大将出版文物,都被列为婆罗洲系列丛书。

   另外列入出版计划的还有石问亭“梦萦巴里奥” ,梦羔子“新村纪事” ,李振源“砂拉越左手港探源” ,
田思编的“婆罗洲乡土说选” ,石问亭编的“砂拉越原住民的一天” ,杨贻钫“砂拉越草木花卉图鉴” 。
   砂华文学体现文人对犀鸟乡的强烈归属感与感情,其文学内涵,不仅反映时代,更从演变体现本土特质,与中
国,台湾,北美等国,甚至也与西马文学风格大不同。其所具有的人文精神,为提倡种族和谐与关怀弱势者,尊
重传统,维护环境,提示人性真善美。正如鲁迅所说, “越乡土的,就越是世界” ,所以砂华文学有条件立足
于世界文学之林。

提出“书写婆罗洲”理念
深化砂本土文学特质

    50年代“反殖反帝”的民族意识,力求摆脱宿命及社会责任感的社会风气,浇贯了砂华文学根芽,也壮大了乡
土意识及爱国思想。但60年代的政治势力对立,关上社会现实创作题材的大门, “完全忠实于自己”的现代主义
成为砂州文学新派“ ,勇于标新立异”的文学青年,与服膺现实主义文学派各有坚持。
   早期星座诗社文人发表文章,多著重表现内心意识和技巧,不易寻找本土特质。直到八十年代后期,黄泽荣,
林离,林武聪与沈庆旺等人才带出突破。等到提出书写婆罗洲理念,遂在以下不同面向,深化砂文学的本土文学
特质:

(一)猎钓文学:以山林为背景,以山猎海钓作为写作题材,以杨艺雄“猎钓婆罗洲”为代表作。

(二)山水文学:将砂州景观与人文荟萃结合,进行诗意与翔实并容的记录,如吴岸“美哉古晋” ,房汉佳“世
界著名摄影家黄杰夫” ,黄孟礼“情系拉让江“ 。此外还有报社专题之小镇风光系列,包括杨善”犀鸟乡跑透透
“ ,杨贻钫”小镇故事系列“ 。

(三)街巷写实:集合城镇街巷活动和市井佚闻的正史轶闻,具代表性的有郭良“猫城?古城古意?情” ,蔡宗贤
“在老街五脚基上看外阳“ 。报社刊载特稿则有李振源之”串街走向系列“ , ”古晋古今系列“ , ”闽潮波
澜系列“ ,温晓和”走进浮罗岸系列“ 。

(四)种族探俗:出于共饮一江水的感情,探讨兄弟民族风俗习惯与反映实境,如蔡宗祥“伊班族历史与民俗” ,
 “砂拉越华族民间信仰” , “民俗探寻” ;沈庆旺“蜕变的山林” ,林青青“砂拉越伊班族的民俗” , “说
唱艺术及其文化色彩”等。

(五)关怀弱势:关怀弱势的原住民,反映其受现代化冲击的困境,如沈庆旺诗集“哭乡的图腾” ,黄泽荣“奴英
的抉摆”夏秋冬“刺青” , “曼索的世界“ ,宣扬种族和谐的有英仪”璀璨的人生“ ,梁放”森林之火“ , 
”龙吐珠“等。

(六)历史反思:以历史真实事件,加以文学想像,以衬托时代特性,如黄顺柳“天地悠悠” ,杨锦扬“晨兴圣歌
” ;梁放“锌片屋顶上的月光” ,凡民“流民”等。

(七)田园讴歌:早期砂州华人多是务农,有不少与土地相关的记载文字,使得许多出身农家砂华文学作,都能以饱
满情感书写田园生活,如华雁“人间有情” ,晨露“荒野里的璀灿。 ”另梦羔子的田园诗,风格独树,被称为砂华
文学界的田园诗人。

(八)雨林美食:以热带特有食材结合民间烹制方法,将别具雨林风味的美食,采用散文笔法书写,为砂华文坛异数
,代表人物为蓝波,著作有“寻找不达大” “砂拉越雨林食谱” 。

(九)自然环保:重视环保题材是砂华文坛特色之一。由于砂州的发展与母亲河拉让江有密切关系,使砂华文人对于
森林滥伐,生态危机,环境恶化及江河污染课题特别敏感,散文著作有林离“水印” ,黄孟礼“情系拉让江” ;诗歌
方面,田思,蓝波,李笙,万川,田风,雁程,蔡羽都有著作,但以田风所著之“环保童诗”最别开生面,还有田思
的学术论著“马华文学中的环保意识。 ”

(十)草木有情:婆罗洲的多元景观,生态,民族,文化是文学上的灵感泉源,在草木花卉方面,各有习性,因此衍
生以草木花卉为主要写作题材的文人,包括黄叶时,蓝波和杨贻钫,著作有黄叶时“有情天地有情人”蓝波“寻找不
达大” ,至于杨贻钫则于报萃撰写特稿“行道树系列”及“雨林果树采风系列”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