焉知舞者止於舞乎?沈厌旺<加威安都>的表现与局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