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鸟天地 

蔡羽作品集
            


  
心事

昨夜的风刮到今晨
带着梦的碎片醒来
被吹乱那发还在额前茫然
窗外的树叶喁喁私语
依稀讨论着我宿醉的心事

在镜前,企图把漫无章法的烦恼梳好
怎么越是理,越是乱
尤其书桌上一夜未合眼的文学
望来一个倦意
暗示一种寂寞潜入
拉网一张
轻轻一罩
我脆弱的情绪无从出口

那一页满满的文字啊
昨夜,风起得正厉害时
被吹皱一纸
我越读竟是越纠结
惯常握笔的手微微颤抖
必须思考却无从思考
在大风世界里
所谓理想,播向何处?
长在哪里?

从书页里
想当年吟啸过的梦有多少
洋洋洒洒
许多握笔拍案的手,痛快过后
今天却在柴米间失去指纹
握不住的旦旦信誓
在逐渐听清风声的耳膜里涣散

悚然想起有人曾说:
这是一条寂寞的一辈子的路!

啊!
我火苗不熄心仍有满腔沸滚不止的水
要洒下篇篇水印继续痛快的吟啸
还有心事家事国事天下事信手拈来
还有振动的生命力不停不息
所以我思考
所以有了一夜的困顿
到今朝
风还在吹着我的发
还在吹着......

13-6-1999,夜雨间歇


风梳着我的发回家



突然脑海浮起一个句子,凄凉而优美。
像骤来的山洪,没有事先招呼,狂风狠狠鞭向城市。满街草树如乱舞群魔,
落叶如雨潇潇,片片洒在我的车窗上。那一刻的感觉,仿佛原先的漫天星群,
都在片刻间被席天卷地的狂风挟走,忐忑因为骤变而在心里颠动。
车轮辗过落在路上的枯枝时,断枝反弹击向车底,劈啪声在我脑海制造恐怖
的意像。长长的路把尽头溶在黑夜里,随时要俯下身吞食我的树貌甚狰狞,
我的不安越是被挑拨得厉害。
好不容易抵达家门,关门的刹那,最后一口风自门缝吹出一声呜呜,恍若硬
要塞一句鬼话来吓唬我。关门后,客厅的静谧,把我接到另一个世界。
家人都睡了,灯也熄去,只留下楼梯旁一盏灯,勉强切开一角亮光。
这不是第一次夜归。自从高二那年初尝夜游的滋味,我开始与夜晚陷入恋爱。
喜欢夜晚猫城的懒猫样,虽然偶尔我会对漆黑感到无助,可是无损我抚摸这
只懒猫的兴致。
也因此,常常夜归,常常迟睡,常常在入寐的一刻实实在在和猫城道晚安。
只是奇怪,这晚站在偌大的客厅,一种寂寞不知从何而来,不客气地钻入我
的五赃六腑。隐约碰触到电视操作后的余温,还洒在空气里,向我说明刚才
的热闹。我的情绪像是一架正在降落的电梯。
眼前的暗,把我熟悉的家具都印上一个神秘的符号,桌子、椅子、吊灯、电
扇......转而化成诡异的刻印,拓在这个我一时无法看透的空间里。
随手掀起门帘一角,看门外那棵像吞过摇头丸的大树依然在狂舞着。屋外的
动和屋内的静,对比得叫我患得患失,茫然不知所从。
寂寞延伸出不知名的忧伤,心情很是耸动不止。
这就叫众人皆醉我独醒吧!
如果不是风声吹奏喧杂的曲子,我当可以听见每户窗口游出的鼾声,可以想
像大家醉倒在周公怀里的景象。
嗯,我独醒。可是独醒就要面对寂寞的随时考量,面对你逆时针而行的报应。
或者说——煎熬。可以醉理应是幸福的,为什么偏要睁大眼睛清清醒醒,落
得怆然茕独。
我的发被沿途的逆风梳乱。那乱发,却又很适时得透露我鱼舟般的感受。这
夜,在漂浮不定的寂寞里,我渐渐睡去,依稀觉得眼角传来山雨。
对了,我脑海浮起的句子,正是——风梳着我的发回家。

稿于13-6-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