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鸟天地 

迟菊作品集
            


  
三 月(致 蜗 牛)



三 月 走 来, 一 阵 风 一 阵 雨, 那 雨 凝 在 彼 此 的 眸 中, 我 忘 了 说 再 见。
手 一 直 挥 呀 挥, 挥 不 去 自 己 心 中 满 满 的 离 绪, 不 知 何 时 我 又 深 深 
让 这 种 无 谓 的 离 愁 泛 滥, 连 叫 自 己 笑 一 笑, 也 觉 嘴 角 凝 住 过 重 的 
雨 云。
情 人 节 时, 我 死 守 在 屋 里, 盼 呀 盼, 把 月 高 高 的 盼 起, 在 窗 外 泠 泠
地 笑 我 的 痴 呆, 然 後, 响 起 你 特 有 的 声 音, 你 说 是 好 消 息 也 是 坏 消 
息, 你 根 本 也 记 不 起 这 一 天 原 本 就 该 属 於 两 个 心 灵 相 通, 彼 此 挚 爱 
着 的 人 好 好 的 相 聚, 你 说 你 要 走 了, 要 走 了?选 在 这 美 好 的 一 天, 告 
诉 我, 你 将 负 桫 远 去。 我 不 知 还 要 说 什 麽?哽 在 喉 上 的 话, 使 得 自 己 
只 好 告 诉 你: 今 天 是 情 人 节。 然 後, 飞 奔 上 楼, 我 想 自 己 一 直 维 持 
着 的 风 度, 一 刹 那 不 知 飞 往 那 里?已 经 管 不 得 那 麽 多 惊 异 的 眼 光, 我 
亮 了 床 头 的 灯, 好 好 哭 了 一场, 想 起 十 八 岁 离 家 那 一 年, 也 背 着 家 人 
这 样 哭 至 天 明。
第 二 天, 我 仍 然 到   博 士 那 儿 报 到, 依 然 扮 演 着 乖 巧, 聪 明 伶 俐 的 好 
助 手, 好 好 的 听 她 吩 咐, 但 我 没 有 心 情 去 作 任 何 一 项 试 验, 我 知 道 如 
果 我 去 切 生 长 点, 我 会 把 手 指 头 切 破, 或 者 把 所 有 的 培 养 液 搞 混, 我 
只 好 告 诉 她, 我 想 洗 马 铃 薯 种 子, 我 自 告 兴 奋 的 神 情, 少 不 得 把 她 吓 
着 了, 是 的, 我 怎 可 能 甘 心 花 长 长 一 个 寒 假 来 学 洗 种 子?但 是 呵, 我 该 
怎 麽 样 说 自 己 无 法 去 思 考, 无 法 作 任 何 一 件 需 要 思 索 的 事?醒 在 湿 湿 
的 晨 早, 我 还 记 得 要 赶 车 子, 却 在 上 了 车 子 後 忘 了 要 去 那 儿?车 掌 着 实 
地 瞪 了 我 一 眼, 才 把 我 瞪 醒, 这 一 日 如 年 般 难 受, 到 草 莓 区, 坐 着, 每 
一 株 都 有 我 深 深 的 感 情, 我 的 日 子, 我 的 青 春, 也 有 我 无 数 的 委 屈, 呵 
责 与 嘲 笑, 你 知 道 我 是 怎 样 地 靠 着 无 谓 的 生 命 去 支 持 自 己 瘫 痪 的 精 神, 
我 也 曾 坐 在 这 里 发 誓 要 离 开 你, 要 背 弃 自 己 的 诺 言, 背 弃 仁 爱, 背 弃 一 
切 我 信 仰 了 二 十 几 年 的 生 活, 可 是 我 总 告 诉 那 棵 棵 看 来 没 有 感 觉 的 一 
花 一 草, 说 了 许 多 人 也 不 懂 的 道 理, 我 想 它 们 了 解 我, 於 是 自 己 越 发 是 
呆 了。
夜 里, 总 是 一 片 凄 清, 不 管 是 开 学 或 假 日, 总 是 一 样 地 摆 着 自 己 难 耐 的 
尊 严, 我 苦 撑 垂 下 来 的 眼 皮, 终 於 又 响 起 你 的 呼 唤, 你 说 你尽可 能 赶 来 看 
我, 我 又 忍 不 住 那 心 中 升 起 浓 浓 的 愁 意。
二 天 後, 我 在 台 北 火 车 站 看 到 你, 穿 着 制 服, 背 着 一 个 大 大 的 橙 黄 色 登 
山 袋, 手 中 各 提 了 小 箱 子 及 棉 被 袋, 看 你, 看 你, 永 远 就 是 看 你, 像 一 只 
无 论 到 那 里 都 是 负 着 屋 子 的 蜗 牛, 我 赶 上 细 数 你 脸 上 的 疲 乏, 你 说 两 天 
後 马 上 赴 沙, 我 点 点 头, 忘 了 要 挽 留 些 什 麽, 那 一 刻 心 中 塞 满 渺 茫, 对 未 
来 对 明 天 对 任 何 一 件 事, 甚 至 彼 此 间 曾 有 的 信 誓, 我 向 来 是 现 实 的, 连 感 
情 也 不 例 外, 我 只 相 信 今 天, 只 相 信 握 在 掌 心 看 得 到 听 得 到 的 一 切。
最 後, 看 着 你 把 行 李 装 好, 其 中 有 一 箱 是 我 的 信, 它 使 行 李 超 重, 你 拿 起 
来 告 诉 我 让 我 带 回 来, 等 你 回 来 再 还 你, 我 绝 然 说 烧 了 吧!带 着 也 是 一 种 无 
法 负 荷 的 重 担, 你 看 看 我, 把 它 东 塞 西 塞 全 部 放 到 手 提 包 中, 我 忍 着 汹 涌 
的 情 绪, 眼 看 着 你 提 了 三 个 手 提 包, 对 你 也 许 不 是 那 真 实 的 重 量, 是 那 一 
封 封 无 形 的 沉 重。
临 走 时, 我 哇 了 一 声, 那 不 听 话 的 泪 水, 惹 得 你 更 是 难 受, 你 说 别 哭, 豆 豆, 
别 哭, 是 的, 不 哭 不 哭, 我 哭 起 来 一 向 难 看, 我 是 想 笑 一 个 送 你 呢!
在 催 了, 催 得 好 急, 我 想 自 己 总 是 一 个 机场 又 一 个 机场 转 来 转 去, 自 己 从 不 
心 酸, 从 不 让 播 音 机 催 了 又 催, 也 许 是 每 一 次 总 只 有 一 个 人, 如 此 无 情 地 
看 别 人 生 离 死 别, 顺 便 讥 笑 别 人 的 痴 呆, 如 今 是 上 天 有 意 也 让 自 己 尝 尝, 
我 还 是 狠 心 把 你 让 了 进 去, 挥 呀 挥, 真 想 把 你 唤 回 来, 可 是 一 切 就 像 梦 一 
样, 你 是 真 得 走 了。
日 子 是 如 许 的 快 速, 你 走 後, 马 上 谈 了 对 这 里 的 感 情, 我 才 发 觉 自 己 不 再 
有 根, 我 并 不 依 恋 这 里, 不 依 恋 家 乡, 我 说 只 有 你 在 的 地 方, 才 是 我 们 的 
家 乡, 远 远 你 寄 来 了 几 封 信 说: 二 天 相 聚 原 来 是 如 此 短 暂, 如 果 连 人 生 也 
是 短 暂 的, 二 天 又 算 得 了 什 麽?
我 是 知 道 了 什 麽 是 等 待, 什 麽 是 相 思, 也 许 一 切 都 是 一 部 无 法 完 成 的 小 说,
我 不 敢 说 你 呀!我 是 无 法 在 家 不 是 家 的 地 方 等 你, 上 天 叫 我 千 里 赶 来 爱 你 一
场, 却 又 叫 你 千 里 离 去, 你 说 两 朵 漂浮不 定 的 萍, 如 何 才 能 牵 牵 拌 拌 地 扎 根 
一 隅?
三 月 了, 总 是 黑 着 一 张 脸 的 春 天, 连 杜 鹃 的 娇 柔 也 挑 逗 不 起 一 丝 春 意, 我 是 
更 爱 四 月 的 菩 提 翻 新, 那 一 年 老 远 叫 你 赶 来 看 一 树 红 嫩, 那 心 形 的 叶 子, 那 
鲜 红 的 欣 欣, 正 像 每 一 对 挚 爱 的 心, 挂 满 了 一 树。
有 一 年, 当 我 还 不 甚 认 识 你 时, 我 躺 在 系 馆 前 的 菩 提 树 下, 看 一 下 午 的 蓝 天, 每 个 人 都 说 我 是 夏 的 女 儿, 是 的, 我 是 夏 的 女 儿, 一 件 牛 仔 短 裤, 短 短 的 头 发, 一 件T衫、 拖 鞋, 这 就 是 园 艺 系 那 个 侨 生 的 缩 影, 帅 帅 地 洒 落 一 地 夏 的 音 讯, 一 个 竹 篓, 曾 引 起 多 少 女 孩 的 议 论, 我 总 是 笑 笑, 一 个 笑 漾 成 一 面, 永 远 让 他 们 猜 不 透 自 己 的 天 地 中 种 着 什 麽?然 後, 你 说 我 像 一 个 弟 弟, 如 果 不 是 那 张 脸, 你 会 以 为 我 真 得 是 街 上 的 小 太 保, 你 说 为 什 麽 不 像 别 的 女 孩 吃 小 小 那 麽 一 点?我 得 意 地 告 诉 你, 在 家 我 是 吃 大 大 的 两 大 盘, 是 的, 我 们 之 间 只 有 一 片 坦 然, 自 始 我 们 就 不 曾 伪 饰, 即 使 吵 嘴 我 们 也 是 五 分 钟 翻 天 覆 地 的 大 吵 一 番, 过 後 总 是 彼 此 笑 着 各 人 所 说 的 气 话, 那 确 是 一 个 美 丽 的 夏 天。
而 後, 我 总 是 在 送 你, 在 火 车 站, 在 公 路 局 车 站, 如 今 是 在 机场, 越 送 越 远, 
你 真 得 像 吉 普 赛 人, 而 我 只 是 逐 草 而 居 的 绵 羊, 我 并 不 想 如 此 呀, 不 想 一 地 
又 一 地, 踏 遍 所 有 的 国 家, 不 知 何 处 是 归 宿?你 知 道 吗?我 也 想 种 一 院 菩 提 呢!如
此 我 是 否 可 以 常 常 邀 你 坐 在 院 中 看 一 树 真 挚 的 心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