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鸟天地 

卉茵作品集
            


  
情 是 深


昨 夜, 错 过 他 的 脸 孔。
总 错 过 许 许 多 多, 前 尘 往 事。
追 着 妹 妹 问:"他 说 了 些 什 麽。"
"他 问 你 去 了 那 儿。"
他 也 关 心 我 的 行 踪。

初 一, 他 应 该 来 拜 年 的。
会 不 会 像 当 初 那 样, 先 来 一 个 电 话, 问:"我 去 你 家 拜 年, 好 吗?"我 的 声 音 
射 回 去,"不 好。"
一 点 一 滴 的 往 事, 连 成 长 长 的 链 子。 思 念 的 手 寻 觅 着 报 复 的 机 会, 而 今, 
我 的 软 弱 了, 感 情 冒 了 出 来, 鞭 挞 着 我。一 种 温 柔 的 痛 楚。

电 话 是 我 先 拨 过 去 的。
那 股 控 制 不 住 的 冲 动, 每 隔 一 分 钟, 拨 同 样 的 号 码, 听 同 样 的 答 案。
"他 不 在 家。"冷 冷 的, 一 桶 水。 
妈 怪 责。"你 又 去 撩 拨 他 做 什 麽?"
我 面 壁 思 过, 撩 拨。
但 我 无 法 解 释 感 情 这 东 西。
十 年 岁 月 的 流 逝, 没 想 到, 思 念 是 旧病复 发。 我 想 听 一 听 他 的 声 音, 问 他: 
近 来 可 好?
问 不 出: 你 可 还 记 得 … …

曲 曲 折 折 地, 电 话 终 於 接 到 我 手 上。 陌 生 的 声 音。 他 说, 十 年 了。
十 年, 仍 然 没 有 一 个 了 结。
我 记 得 他 退 还 了 我 的 相 片, 焚 烧 了 我 的 信 件。 他 说: 我 们 从 头 开 始。
我 遥 头, 不 要。 我 只 要 普 通 的 友 谊。
普 通 朋 友 只 是 见 面 互 相 照 顾。 他 说。
就 那 样 好 了。 我 说。
没 有 一 句 怪 责 我 的 话。 我 看 着 他 离 去。

後 来, 他 一 直 是 我 心 中 摔 不 碎 的 石 像, 却 有 一 颗 破 碎 的 心。 我 伤 了 他。 
而 在 往 後 的 每 一 次 回 想, 我 也 伤 了 自 己。
	
十 四 岁 的 我, 这 样 想: 长 痛 不 如 短 痛。
又 想: 他 不 是 约 过 其 他 女 孩 子 吗? 他 不 是 认 真 的 罢。
又 想: 他 是 认 真 的。 因 为 太 认 真 了, 我 更 加 不 能 拖 延 着 隐 瞒 真 相。
却 将 所 有 的 原 因 藏 在 心 里。 无 论 他 怎 样 逼 问, 我 闭 着 嘴 巴, 摇 头。
十 四 岁, 我 不 懂 得 解 释 逐 渐 成 型 的 性 格。 我 偏 激, 极 端。 不 信 任 不 
需 要 感 情。
但 我 喜 欢 他。
所 以, 不 想 取 走 他 一 丝 一 毫 的 情 意, 因 为 我 无 以 回 报。
我 以 为, 长 痛 不 台 短 痛。
或 许, 一 开 始 就 错 了。

却 用 十 年 的 时 间 兜 圈 子。
回 到 起 点。
他 说:"我 们 从 头 开 始。"
如 果 真 是 个 圆 圈, 起 点 也 就 是 终 点。
	
然 而, 我 的 心 到 底 软 弱 了。
感 情 冒 了 出 来, 鞭 挞 着 我。
	
	9-02-1987
	 刊 於 星 座 副 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