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鸟天地 

林武聪作品集
            


  
心桥,段段连系的

作者:弥心

桥段一

	依然记忆清晰,依然温馨如昨,这个夜晚你我务须永远记得。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开天辟地以来你我最深切的心动就在这一晚。
是的,长久酝酿的无穷无尽,就这样流向你,流向我,流过这道挚手
相握的心桥。雨後的夜空漆黑得高而远;长长的吊桥向前方的深沉
伸展开去,横躺着,让我们的 音缓缓地,静静地与习习冷风一起
抚它入睡。尽管四周冷清幽静,我却是拼了好大好大的勇气才敢怯怯
地握住你那好冷的柔 小手。顿时天地在周遭柔柔地旋转起来,我
竟期期艾艾说不出完整的话,不知是真得天冷呢还是紧张(而我更不
敢窥视你的脸有多红)。呵,十指连心,这麽盈盈相握,这麽惺惺相惜,
一切已然清楚:你我这段心桥,从此便要如此天荒地老,地老天荒连
系下去。

桥段二

	而雨是为我们下的,我知道,今晚的雨是依着音乐的旋律渐渐
飘落的。因为这雨,我们才能撑起一伞温馨,才能叫音乐响自伞面;因
为这雨,我才能鼓足勇气把小小的肩 羞怯地揽在身边,让所有美丽
的梦幻都落实成这一辈子的孤注一掷。於是我们没有了过去,我们只
有现在,我们只有将来。而不管现在或将来,我们也都无须惧怕风雨。
呵,梦幻落实後,就算有风,就算有雨,只要我们一同撑起心的雨伞,
再大的风雨也会霏霏下成音乐雨。

桥三

	山中岁月,到山里去,真的感觉到时日之悠悠。於是总不明白,
为什麽在见不到你的日子里会怅然若失魂不守舍?为什麽在听不到你
的声音时会有长长的思念缠缠绵绵?上山的途中,一路上只见花草树木,
景象万千似有所提示,而我仍是想不通 想不通。及至到了山顶,习习
冷风中见到明月在峰的沉毅气势,心中才豁然开悟:呵,因为这天地间
有一个三月薰风般撩人的,有一个山崩地裂般澎湃动人的,温馨的、美
好的、神圣的、含蕴无穷无尽的字眼……而我珍惜地,小心翼翼地,羞怯
怯地,仍未说出,仍未写出。

桥段四

	是的,肯定自己,我们进而自自然然地肯定彼此的心,这事我其
实早已暗暗肯定。而有那麽一日,当肯定的肯定自你囗中一百巴仙地说
了出来,自你反握我手时的盈盈暖意中传递过来,那一刻呵,你可知道,
我心里是如何剧烈地荡漾着绵绵无尽的甜蜜,荡漾着久久不息的喜悦?呵,
因为我们这般自然的心醉,我们已然奉献一切,已然接受一切。我瞻 前
路,我已无以回头,我心志已然更坚。

桥段五

	无法追溯原因,无法分析得透,为何两颗心会如此相连相系。想着
那次短别後的长相思,想着你因我的一次心烦而失眠一夜,想着你晨早打
电话来与我依依话别时的幽幽怨怨,我便可感觉我在你心中的份量,而我
因此深深地为你心折。我们的缘份来路见不到起点,去路也将没有尽头。既
已启程,不管路上如何崎岖,我们总要走下去;不管路途有多遥远,我们始
终相信,前面会有幸福甜蜜等待我们去开凿。

桥段六

	留意着,留意着要尽量使你高兴,却在不经意间说起了自己及不上他
人,透露了自己的自卑,令你不快,令你对我失 。都怪我不好,但你尽可放
心,原本我只是自量,或许有些自卑,却也不过份自信。却也可以免於夜郎
自大,量己之所能,求己之所应得,就算平庸,又有何怨?而我又何其幸运,
得你待以知心的了解,得你滋润以前所未有的温馨,我岂能自卑,我岂能不
以你为荣?呵,感觉你在我心里的存在,感觉我在你心里的存在,再没有比
这感觉更真实动人了。有了你我的共同存在,尽管天崩,尽管地坼,我复有何
憾 复有何憾?

桥段七

	七上八下是心里的感觉,那时是初次送你一张小卡,一张提着诗印
着玫瑰花蕾的小卡。这麽久了,自那次零乱的心跳以後。因为感觉你这美
丽的心所给予我的暖暖,所以我要继续写给你许多许多暖暖的字句。而一
字一句,你当可发觉,皆出自那颗被你的心温暖着的我的心,有许多心灵
深处的话欲与你分享,而我笨笨的嘴却常常说得不好。可幸文字有着美丽
的丰盈,透过它我们互通灵犀。而我每次都慢慢地,慢慢地思索,思索着要
如何把心里的真话写得又暖又甜时,我心里会更暖更甜。

桥段八

	把我们前生的缘在此生重续後,心桥上战战兢兢的、羞涩美丽的初
次牵手便为我们牵出无尽的牵连,从此我以与你同在为乐,我以你的快乐为
我自己的最大快乐。是的,我有时是噜嗦了些,我有时说了奇奇怪怪的多馀
话,因为误以为你的沉默的穆然代表着不快。对次自己的粗心,我心里抱歉。
我是太急切要让你知道我心里对你的感觉了,我尝试要说出来写出来让你
明了,而每每却都不能尽致淋漓,每每都感到仍有许多许多话还埋在心里。
所以更感觉沉默有时的确如金。呵,相看两不厌,在彼此欣悦的沉默里,我
们更有平静的满足感,更能感受我对你的,你对我的诚心诚意,全心全意,
痴心痴意,至心至意……

桥段九

	久了,久久的,就让我们的心桥故事这样久久的久下去吧。

19.1.1987
星座双周刊


      时间语言
          太阳赖在窗前 表演又亮又热的语言 一寸一寸的风 一蠕一蠕的树叶 沉重地,慢慢地 摇头 大脑搁在窗上 饱受语言烧烤 终于爆裂.我只好 抓起星期周刊 (就要国时了) 抓起海德格哲学 (哦,好像过时很多次了) 沉重地,慢慢地 扇凉 响午过後的中年时期 还亮还热.却最困 最想躺下,最想 遗忘所有的存有与时间: 存有的居所里 只剩荒缪的语言 时间的窗子里 还剩什么呢,除了 荒缪的荒缪? 忍不住,哦,想起 早上的少年时光 啊,真快------- 就干脆盼望吧盼望 完整的月亮 快快,快快在时间的窗前 升起 那时,到了那时----- 咦,月亮为什么不说话?